「 我們班的女生怎麼那麼醜啊? 」阿威 又在那邊沒事找事嫌班上的女生醜。

 

「 你以為自己長得很帥嗎? 先照照鏡子吧! 」結果自討沒趣惹了一身罵。

 

剛被分到放牛班的時候,我也是怨嘆本班女生都打不動我的心、引不起我的性慾,甚至還想起義反抗學校用長相來分班的方案。

 

不過自從我拿我的相片比照了電視裡的 澎恰恰蔡頭 後,我終於有了自知之明,我沒有資格當一個那麼挑的男人,因為連我都嫌別人醜,就等於 澎恰恰蔡頭 醜一樣半斤八兩。

 

當然,我們班也是有幾位可愛的女孩子,像 郭保保周婷婷,所以長相分班只是有可能,並不是絕對。

 

那麼,這些女孩們看似正常,為什麼會進放牛班呢? ( 前幾集有特別提過的就不討論了~ )

 

我把她們分了三大類:

 

 

 

虎背熊腰相貌不凡

 

代表女孩-- 小恩大毛

 

我很相信魁武的女性除了體育界外,在日常生活上面對社會大眾,都是不太討喜的一群。

 

母赤木剛憲.jpg

小學女童按照我的夢想與理想,應該要是一群卡娃伊小蘿莉才對,如果我是老師,教的竟然是一堆 母赤木剛憲,我還會對我們台灣的教育界有信(性)心嗎?

 

小恩 跟我很早就認識了,因為以前我和她一塊兒在教會做禮拜,小小年紀的她就在兒童團契裡擔任司琴。

 

「 小恩,妳是內分泌失調、賀爾蒙變調了嗎? 怎麼越來越不像女人啊? 」

 

可是隨著年齡增長,小恩 日漸茁壯,長得比我還高,就算她再多有才華,也抹煞不了膚淺男人歧視的另眼看待。

 

而且 小恩 的個性在教會跟學校裡是判若兩人的,在教會是...

 

「 我好愛好愛耶穌喔~ 弟兄、姊妹,謝謝你們向我傳福音、讓我來到教會、帶領我信主。 」

 

弟兄東、姊妹西的聖潔小羔羊。

 

在學校卻是...

 

「草泥馬個B咧~ B咧~ 更營養老雞排! 買給恁祖媽吃到高潮疊起!! 」

 

飆三字經當吃飯的粗魯小太妹。

 

「 你家 大牛 在學校惡名昭彰,所以我禁止我家 小恩 和你家 大牛 有任何瓜葛。拍謝~ 為了孩子的教育,我講話就是這麼直! 大牛的媽,你真的要多多為你家 大牛 禱告禱告,請求上帝能否讓 大牛 變得像我家 小恩 一樣乖巧如貓~ 」

 

我老媽跟 小恩 她媽都是同教會的教友,有時聊到我在學校常打架的事,小恩 她媽還自誇說她家的 小恩 幸好沒有跟我一塊兒學壞。

 

什麼東東嘛!? 不了解孩子們的父母真是比比皆是!!

 

 

 

「 大牛,你看我的新髮型,口愛嗎? 」

 

「 哇! 我的媽呀!! 求求你待在家裡自修,不要來學校嚇人! 」

 

大毛 的身軀就更大一號了,頂著 小丸子西瓜皮 的髮型的她,搞不懂她在要裝啥可愛,角色扮演摳死不累 是這樣幽默的嗎!?

 

「 嗚... 大牛 你真不懂女人的心... 」

 

大毛.jpg

不過 大毛 的個性和 小恩 正好相反,大毛長江七號 的那位巨無霸女同學一樣,性格很軟弱,只是力氣大而已。

 

力氣大也不是不好,只是 大毛 常不知輕重的跟同學玩,玩到把嬌弱的同學弄痛了,漸漸地 大毛 在班上的地位也就跟瘟神差不多。

 

「 咳! 咳! 」

 

「 大牛~ 聽你咳嗽的好厲害,我替你拍拍~ 」

 

「 不用了! 不用麻煩... 」

 

「 同學之間還講什麼麻煩? 啪!! 」

 

「 咳! 妳這樣根本就是在頂我個肺!! 」

 

曾經我因為感冒咳嗽咳個不停,坐在我旁邊的 大毛 幫我拍拍背,但 大毛 的手勁太大,我差點連肺都被 大毛 拍出來!

 

「 大毛,拜託妳輕一點好不好? 手拉手跳舞,並不是要妳扯我胳臂!? 」

 

「 了解~ 甩─── 」

 

「 哎喲喂呀! 妳送我『 拋出式原爆固定 』幹嗎? 痛...... 」

 

更誇張的,運動會上我們這年級要跳 青蘋果樂園紅蜻蜓 的自編土風舞,肖導師 強迫我去做 大毛 的舞伴,然後我跟 大毛 手拉手跳啊跳,一個蠻力,我整個被 大毛 甩了出去、摔了狗吃屎! ( 我不懂為啥學校要叫我們在運動會上跳土風舞,而且運動會前的幾個星期還命令我們預演個好幾次! 校長 真的有怪癖! )

 

 

 

先天隱疾體弱多病

 

代表女孩: 馬夫人

 

每次在翻畢業紀念冊的時候,我旁邊要是有別人,都會說我們班的 馬夫人 真是位大正妹來著,在當時一定讓男生們哈死了。

 

其實不然...

 

只看長相,我是覺得 馬夫人 的下巴似乎長了點,但如果接受範圍比較廣,尤其是愛好賽馬遊戲的朋友,會覺得有付馬臉的 馬夫人 是一頭駿馬,雄赳赳氣昂昂,也是會讓你想要「 買了 」 的美眉。

 

可是,小六時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讓 馬夫人 的青春整個從彩色變成了黑白...

 

「 嗚... 嗚... 」

 

上課上到一半的時候,馬夫人 忽然在那邊喃喃自語。

 

「 馬同學,上課不要講話! 」

 

「 碰! 」

 

陳班導 才剛罵完 馬夫人 一句,馬夫人 從椅子摔到地上,手腳一直在抽蓄著。

 

「 沒那麼誇張吧! 只不過被 陳班導 罵而已,打擊有那麼大嗎? 誰沒被罵過!? 別裝了好不好... 」

 

原本我以為 馬夫人 是在演戲什麼的,但我們怎麼叫她都沒有反應,最後她甚至還口吐白沫。

 

「 大家不要碰她! 她可能了感染罕見病毒!! 」

 

這時嚇呆的 陳班導 才發現情況不妙,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過來救命。

 

隔天,陳班導 告知大家說 馬夫人 原來有先天性癲癇,有可能隨時發作,交代些緊急處理的方式,要我們以後多注意些 馬夫人

 

「 馬夫人! 妳怎麼沒戴口罩來上學!? 妳也想想和妳同班的同學好不好? 」

 

「 老師,我要求換座位,我不要坐在馬夫人旁邊,我怕死... 」

 

「 健康就是財富,為了我寶貴的財產,從今以後,妳走妳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們... 還是別當朋友了。 」

 

後來 馬夫人 沒有再發病了,然而不知道哪個缺德鬼造謠說癲癬會傳染,使我們都不敢靠近她,什麼 馬夫人 的姐妹淘,全數離棄,什麼結拜換帖,全是狗屁!!

 

馬夫人.jpg

我想 馬夫人 自己也沒想到,小學生涯竟然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小朋友也是很現實的......

 

 

 

性格問題價值偏差

 

代表女孩: 阿容姐黑伶

 

阿容姐 是學校辦的識字比賽的第二名 ( 第一名是冤家路窄的九班 衛會長 ),任何筆畫超多、歪七扭八、我懷疑根本不是國字的國字,阿容姐 都能叫得出聲音,這反而讓我害怕 阿容姐 平時到底看的是什麼樣的書。

 

肖導師 也公開承認說我們班上最聰明的是 阿容姐,不過這不是我佩服的重點。

 

fkssjjdi.jpg

我佩服 阿容姐 的是她的勇氣和伶牙俐齒...

 

「 風紀股長,妳怎麼可以亂記我的名字? 妳的執法矯枉過正,沒有彈性的嗎!? 風紀應該是要同學不要吵鬧,而不是逼同學連話都不要講。 這是學校不是監獄耶! 」

 

哇靠! 聽了少女訟師 阿容姐 的一番理直氣壯,我覺得我之前被風紀股長定的罪都是汙衊,還要受 肖導師 藤條的刑罰,使我人生留下不堪回首的前科,假如沒有 阿容姐 的翻案,我都不知道我是冤枉的呢!

 

「 老師,我不同意妳的看法... 三民主義是民主、民權、民生,學校也應是以學生為主,不是老師說了就算! 」

 

本班裡敢不斷地誠實說出對暴君 肖導師 的想法,就算被 肖導師 幹礁還敢再頂回去的,也只有 阿容姐,所謂不怕體無完膚、死無全屍的革命女先烈,大概就是像 阿容姐 這麼猛吧!? 

 

「 男人就是要有擔當,你不懂嗎? 你這麼偷懶,以後長大怎麼養得活你的老婆小孩,或孝順妳的父母? 」

 

阿容姐 當然也不會放過我們放牛班裡的渾球,像我曾跟 阿容姐 分配到掃同一座樓梯,我打混隨便亂掃,阿容姐 便把我罵的讓我自覺我是可恥到家的畜生不如。

 

阿容姐 就是因為太過強勢的關係,什麼事都要爭,不吃虧也不願理虧,所以人緣在班上搞得很糟。( 還有些關於 阿容姐 的神話,請看第二十四篇 與九班的恩怨情仇: 給我一個乾淨的選舉! )

 

 

 

黑伶 的皮膚很黑,我們因此叫她 黑伶,但她的傳奇不是這個。

 

黑伶 是全班唯一不會被男生找麻煩的女生,而且能跟男生打成一片。

 

為什麼?

 

就因為她是個A片通...

 

黑伶.jpg

由於 黑伶 她們家是開錄影帶出租店,港劇、日劇、陽具,應有盡有,想看什麼,她家都有辦法A到。

 

「 喂! 來我家看 滿清十大酷刑 和 大唐十二行房 ! 」

 

黑伶 尤其喜歡找班上的同學去看極誇張搞笑的香港三級片,好片要與好朋友分享,像 黑伶 那麼罩就對了~

 

多虧有這位夠義氣的俠女,在那個時候,讓我們這些小學生可以有管道看到A片,實在是三生有幸、七世修來的福氣。

 

可是,在我們那被稱作亂世的放牛班,A片也分成了兩大派系,一派是 黑伶 領軍的香港和台灣的三級國片,另一派是 鳥蛋 帶頭的日本和歐美真槍實彈的AV:

 

「 平常口口聲聲說愛台灣的,怎麼崇洋媚外支持起外國小電影呢? 」

 

「 靠! 我為台灣人意淫欺壓我們的日本鬼子和美國金絲貓,難道 鳥蛋 我錯了嗎? 」

 

唉... 連這個也要吵......

 

說實在的,兩派各有優缺,我也覺得 鳥蛋 的片都是從頭幹到尾的,一點劇情也無,有時也會膩的,而 黑伶 的片,女主角的品質常是很糟的,濃妝豔抹、頭髮吹半屏風、肚子還有贅肉,像極了現在的 如花

 

「 郭保保,讓我捏一下ㄋㄟㄋㄟ,看妳發育的如何ㄋㄟ~ 」

 

「 黑伶,摸完後,記得和我分享感覺ㄋㄟ~ 」 

 

「 當然~ 不過... 大牛,你的小屁屁要讓我刷兩下,或是... 要讓我把玩蛋蛋ㄋㄟ? 」

 

還有,黑伶 可能被A片影響,平時的行為舉止也和其他女生不太一樣,像她會對女同學使出 抓奶龍手,還作勢對男同學使出 猴子偷桃,並用墊板給我們的小屁屁刷卡。

 

有一次,我真的被 黑伶 嚇到:

 

我因為在樓梯不知道被哪個混蛋推下來,膝蓋受傷沒有參加朝會,同時 黑伶 也因為身體不舒服沒有參加...

 

「 大牛,妳摸摸我的胸,我心跳得好快喔~ 」

 

教室裡只有我和 黑伶 兩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黑伶 這句話是暗示大男人的我要撲上去天雷地火、一發不可收拾嗎?

 

還好,那時我把持住了! 很現實的原因,因為 黑伶 的臉蛋跟身材提醒我做個守法的優良公民,我不能對不起我的爸媽、郭保保我的有紀

 

「 翻過來都一樣啦! 」

 

當我向 鳥蛋 吐此攤苦水的時候,鳥蛋 罵我為啥要放棄這個破處、成為放牛班上第一位真男人的好機會。

 

對吼~  我那時怎麼沒想到!?

 

 

 

 

 

 

這群女孩我不會說誰是誰的,別問我...

 

 

 

 

我找到一張 阿煩 在背後對 阿容姐 比中指的畫面,一山不容二虎,正義使者不能同時有兩位,可見 阿煩 又多恨 阿容姐。 ( 阿煩 是誰? 你們不得不看第二十篇 不演主角我也可以紅 )

 

 

 

PS:

 

再聲明一次,我們這放牛班的種種惡行及思想,小朋友千萬不要學、也不要模仿、更不要嘗試,笑笑就好。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