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開學第一天,我騎著破爛腳踏車來到學校,見識到了美國辣妹的清涼穿著和恐龍妹的大膽自信,同時也交了兩位新朋友。

 

接下來,從台灣來美國上學的我,還會遇到什麼從未體會過的古怪事呢?

 

----------------------------------------------------------------------------------------------------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食堂外的走廊

 

「 ㄆㄧㄚ! 」

 

「 痛! XX的! 誰啊? 是誰在背後彈我耳朵!? 」

 

第一天在美國上學,除了剛剛認識的慶仔和阿Lee學長,我應該沒有其他認識的人才對啊?

 

彈我耳朵的王八蛋該不會是想找我這菜鳥新生的碴,給我下馬威?

 

「 好啊! 老虎不發威,拿我當病貓啊! 讓你瞧瞧吃鹽酥雞長大的台灣人有多可怕! 」身高一百八、人高馬大的我在台灣時從來不怕在學校被人家霸凌,於是,不甘白白被欺負的我握起黃金右拳、準備回頭反擊。

 

可是呢,當我一轉過頭,看到的是...

 

「 哇靠! 」我差點沒嚇到尿褲子!

 

「 Little Chink, you wanna fight? 」彈我耳朵的竟然是個比我還高大(應該有一百九十幾),肌肉也大塊大塊的黑人(一看就知道有去健身房打造),而且他都得逞了還和我挑釁。

 

「 算了啦~ 大星,你是打不過他的...  你要知道『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不想我鬧出人命的阿Lee學長把我拉到一旁。

 

「 我... 我... 就這麼算了嗎? 今天我不弄死他,難道給他弄死我啊? 」我開始狠瞪這個黑人,想要讓他知道我絕不下於他。

 

「 HAHA~ Come on, you wanna kick my ass, come and get it! 」

 

我很生氣,旁人都感覺的出我怒火焚身,但是這個黑人卻笑嘻嘻地,一點也不怕我。

 

最後,隱藏在我體內的動物本能完全大解放...

 

「 阿Lee學長,我們還是閃邊邊... 現在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反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

 

理性思考之後,相比之下如同弱雞的我得知我根本打不過這隻強大的野獸,要求生,那就只有逃命。

 

「 You see that Chink? He has no dxck yo! HAHA~ 」

 

一群黑人在哈哈大笑我這個亡命之徒,但我沒有辦法、也知道我沒有資格阻止他們的取笑。

 

我是忍下來了沒有錯,或許這是個聰明的對策,不過我更清楚這時我的的確確做了個俗辣。

 

這也是我第一次做俗辣...

 

 

 

同日,紐約,學校食堂

 

「 可惡啊! 這口氣我實在嚥不下去!! 」

 

「 別生氣了,誰在這輩子沒被欺負過呢? 尤其是在美國,黑人欺負華人實在是太平常了。 」

 

「 要是我能打得過他的話... 」

 

「 要是你能打得過他!? 除非你有和李小龍一樣強的功夫,或是你的體能要和黑人一樣厲害,不然你做夢! 大星啊~ 冤冤相報何時了... 」

 

其實我很瞭解阿Lee的學長的意思,如果我有黑人一般勁爆的體能,我早是灌籃高手,今天也不光會打嘴砲了。

 

「 讚啦! 美國學校的營養午餐是麥當勞耶~ 」

 

「 是啊~ 速食給你吃到飽,鮮奶、巧克力牛奶也給你隨便喝~ 」

 

美國學校吃的都是台灣所謂的高熱量垃圾食物-- 漢堡、薯條、炸雞、pizza,不過十四歲的我還在喜歡吃麥當勞的年紀,所以我冒喜啦!

 

「 美國也太奢侈了吧! 錢這麼花,政府不怕有一天破產喔? 」

 

「 哈哈~ 你在跟我說笑嗎? 美國有錢死了! 到你掛了那一天,美國也不可能會破產的~ 」

 

( 事實上,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美國已經在舉債,失業率更是高到十趴... )

 

「 YO! What are you doing, Kid!? 」

 

「 No! No! I... I just... 」

 

當我吃得正爽,忽然聽到有位校警正大吼著一位中國學生,接著受驚的中國學生拔腿就跑,校警當然就追啊追! 」

 

「 哎喲喂呀!! 」

 

跑著跑著的中國學生摔倒了,他書包裡的東西通通撒了一地,至於裡頭的東西,是十幾瓶牛奶。

 

「 嗯~ 警察抓小偷的戲碼當配菜,不錯不錯~ 」( 廣東話) 食堂裡的華人都當喜劇上演、欣賞好戲。

 

「 太誇張了吧! 雖然說牛奶喝到飽,但也不用著幹這麼多牛奶回家吧!? 有這麼想喝牛奶嗎? 乾脆養條乳牛算了~ 」

 

幸災樂禍的我也抱著期待的心情想看結局是否給我個精彩、給觀眾有個交代。

 

「 Mr. 校警,饒命啊! 我家才剛剛好不容易從福州來,爸媽老邁又生病、弟妹年幼且挨餓,帶這些牛奶回家當做三餐,是我這做長子兼大哥唯一能盡的孝心和責任...  有沒有人會講英文,幫我翻譯一下啦! 」

 

「 牛奶人 」幾乎要跪拜地哀求著校警放他一馬,並說著他甘苦的處境。

 

「 唉......... 」

 

而我,聽完牛奶人的處境,就算他是在灑狗血,但我已笑不出來了......

 

 

 

同日,紐約,學校教室

 

「 Please say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 where do you come from and what do you like to do. 」

 

「 喂! 老師在供瞎米? 」

 

「 老師是要我們自我介紹啦! 輪到你囉~ 」

 

「 麥麥麥... ㄋㄟㄋㄟ姆一一一死... King Kong.... 愛愛愛康康孵...... 」

 

「 哇哈哈哈!!! HAHAHA~ 」

 

「 天啊! 大星~ 你連最基本的英文都不會喔? 在台灣沒有學過嗎? E.S.L第一級的英文應該和台灣國中念的差不多吧? 還有,你的英文名字叫 King Kong,真是太適合你了,人如其名啊! 」( E.S.L = English Second Language = 雙語課程 )  

 

英文課,老師叫我們自我介紹,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緊張的關係,我一念起英文就結巴得厲害,弄得全班快笑破肚皮了。

 

「 King Kong, can you read this page for me, please? 」

 

「 啊? 嗯... I...I...I... don't know~ 」

 

「 I say, can you read this page for me, please? 」

 

「 哪泥? me no... no... understand, so.. sorry! 」

 

「 Oh my god... you let me crazy! 」

 

「 哇哈哈哈!!! HAHAHA~ 」

 

地理歷史課,老師問我什麼,我也只會回答我不知道,所以老師被我搞得快抓狂,也因此,我當場成了班上的開心果...

 

「 叭啦叭叭叭~ 卡卡嗚啦啦~ 」老師在講台上認真教課,但對我而言,卻是對牛彈琴,我已經很努力在聽了說,可惜這些英文從耳朵傳到腦子後,都變成一堆解讀不出來的外星語言。

 

「 老師,我不懂英文耶~ 你能不能用中文上課啊? 」

 

「 你不會英文? 一句也不懂? 」(廣東國語)

 

生物課,老師是一位香港人,但她中文講得我還可以聽得懂,而且班上也全是華人,所以我勇於發言,要求老師能用中文講課。

 

「 懂一點點而已啦~ 我會說 yes or no and I don't know 還有 no understand 喔~ 」

 

「 哇哈哈哈!!! HAHAHA~ 」

 

奇怪? 其他同學笑屁啊!? 甚至我發覺每一堂的同學都會笑我。

 

「 看! 笑三小啊!? 你們剛來美國的時候,不要跟我說你們就已經會講英文了!! 」雖然我真的很想破口大罵,但又不敢惹事生非,只有選擇默默地碎碎念。

 

怎麼來美國的人,都沒同理心啊!?

 

 

 

同日晚上,紐約,大伯家

 

「 阿季~ 我能向妳請教一下地理歷史作業嗎? 」

 

今天上的所有課裡面,地理歷史是我最頭疼的一門(其實我讓老師的頭更疼~),一來老師講課聽不懂;二來課本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廢話!)看不懂;三來不懂的英文單字太多了,又查字典又背單字,腦袋瓜哪有空間再記老師教什麼啊!

 

所以囉,不明白的地方,當然要不恥下問,何況我堂姊法蘭西絲又是個正妹大學生來著,有現成的正妹當家教,在男人的生命中可遇不可求啊!

 

「 不好意思,大星底迪~ 我大學的homework也很忙耶,I really don't have time,不然這樣好了,我借你一樣東西,you use that to do your homework~ 」

 

「 喔... 好吧... 」被斷然拒絕的我好失望。

 

「 你是要study globe, right? 這tellurion借你,希望可以help到你~ 」

 

「 .......... 」

 

我無言了,用地球儀就能做地理歷史作業?

 

美國長大的因仔做功課的方式可真是一絕啊! 今天我算是長見識了。

 

「 爸~ 這地球儀我轉了老半天,作業裡的答案還是轉不出來呀? 」

 

「 那就盡量轉囉~ 轉到你會為止,你堂姐可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高材生,她教你這台灣蠢材的念書方式就肯定是對的啦! 」

 

「 可是,我怎麼想,都覺得法蘭西絲是在敷衍我... 」其實傻瓜都看得出來堂姊根本就懶得教我,但老爸卻假裝比傻瓜還傻、視若無睹。

 

「 老爸,我們回台灣好不好? 讓我回台灣念書,在美國同時追好幾條兔子,對我來說,太累了... 」

 

「 你在說什麼喪志話啊!? 你老子我四十多歲,一把年紀了在倉庫打工搬東搬西,我比你更累!! 你再說一次想回台灣,小心我揍你喔!!! 」

 

「 .......... 」

 

我被老爸嚇得呆若木雞、不敢回話,因為這是老爸第一次說要揍我,以前從來沒有過......

 

 

 

隔天放學後,紐約,學校大門口

 

「 大星~ 來我家玩吧~ 」住在學校附近的慶仔要我放學去他家玩。

 

「 不了~ 我要回家看書,免得我老爸又幹礁。 」

 

昨晚被老爸罵得驚魂未定的我,覺得還是早回家複習功課,不要在外逗留。

 

「 我看你是回家看A書吧? 」

 

「 去你的! 真的啦~ 我要趕快回家唸書,今天上了一整天的課,跟昨天一樣,我什麼也沒搞懂。 而且,我尿急兼想大號,非得回家不行啦! 」

 

「 這我瞭解,學校裡的廁所髒到不能髒了... 嘔!! 想到就想吐!!! 我也不敢上說,怕沾到哪裡,哪裡就潰爛。 」

 

話說美國學校的廁所好像都沒人在打掃的( 不像台灣的學校會硬性規定學生自己用的廁所自己清乾淨,不做的話還會因不服從師長而扣操行分數! ),甚至馬桶和小便池裡的屎尿也不用有人去沖,所以多到都滿出來。( PS: 吃飯的時候,請不要看這段... )

 

「 好吧~ 你不是有騎腳踏車嗎? 那你載我一程好了,我懶得走路回家~ 」

 

「 你確定? 你確定我的不用鎖的霉鏽號可以載你這頭重物? 」

 

「 哇靠! 你這鐵馬也太酷了!! 算了,我不想壓垮你的愛駒,我稍微辛苦點走路回家。 拜拜~ 」

 

「 嗯! 明天見囉~ 」

 

就在我騎著霉鏽號,騎離學校沒過兩個路口...

 

「 ㄉㄨㄤ!!! 」

 

咦? 我聽到車禍的聲音,誰出車禍啦?

 

該不會是剛認識的好兄弟慶仔?

 

「 大星~ 大星~ 你還好吧? 你醒醒啊! 小強! 」

 

慶仔你說話幹嘛語無倫次啊? 不過你說話很有精神,出車禍的不是你就好了~

 

 

 

「 唉呦! 好痛─── 」忽然我感到身體很痛。

 

不對喔! 是我,原來是我被車撞了?

 

-----------------------------------------------------------------------

 

下集預告:

 

那a安捏?

 

上學第二天就被車撞,我也太衰了吧!?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開學第一天,我騎著破爛腳踏車來到學校,見識到了美國辣妹的清涼穿著以及恐龍妹的大膽自信,同時也交了兩位新朋友。

 

接下來,從台灣來美國上學的我,還會遇到什麼從未體會過的古怪事呢?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初(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食堂外的走廊

 

「ㄆㄧㄚ!」我耳朵被彈的聲音。

 

「痛!XX的!誰啊?是誰在背後彈我耳朵?」

 

第一天在美國上學,除了剛剛認識的慶仔和阿Lee學長,我應該沒有其他認識的人才對啊?

 

彈我耳朵的王八蛋,該不會是想找我這菜鳥新生的碴、給我下馬威的吧?

 

「好啊!老虎不發威,拿我當病貓啊!讓你瞧瞧吃鹽酥雞長大的台灣人有多可怕!」身高一百八、人高馬大的我,在台灣時從來不怕在學校被人家霸凌,於是不甘白白被欺負的我握起黃金右拳,準備回頭反擊。

 

可是,當我一轉過頭看到的是……

 

「哇靠!」我差點沒嚇到尿褲子!

 

Little Chink, you wanna fight?彈我耳朵的竟然是個比我還高大(大概有一百九十幾)、肌肉也大塊大塊的黑人(一看就知道有去健身房打造),而且他都得逞了還跟我挑釁。

 

「算了啦~大星,你是打不過他的……你要知道『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啊!」不想我鬧出人命的阿Lee學長硬把我拉到一旁。

 

「我……我……就這麼算了嗎?今天我不弄死他,難道給他弄死我啊?」我開始狠瞪這個黑人,想要讓他知道,我絕不下於他!

 

HAHA~ Come on, you wanna kick my ass, come and get it

 

我很生氣,旁人都感覺得出我怒火焚身,但這個黑人卻笑嘻嘻的,一點也不怕我。

 

最後,隱藏在我體內的動物本能完全大解放……

 

「阿Lee學長,我們還是閃邊邊……現在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反正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幾經理性思考之後,相比之下如同弱雞的我,知道自己根本打不過這隻強大的野獸,要求生,那就只有逃命。

 

You see that Chink? He has no dxckyo! HAHA~

 

一群黑人在哈哈大笑我這個「亡命之徒」,但我沒有辦法,也知道自己沒資格阻止他們的取笑。

 

我是忍下來了沒有錯,或許這是個聰明的對策,不過我更清楚這時的我,的的確確做了個俗辣

 

這也是我第一次做俗辣……

 

 

 

同日,紐約,學校食堂

 

「可惡啊!這口氣我實在嚥不下去!」俗辣的我用生氣來掩飾自己。

 

「別生氣了,誰這輩子沒被欺負過?尤其是在美國,黑人欺負華人太平常了。」Lee學長搖搖頭,雙手一攤,表示無可奈何。

 

「要是我能打得過他的話……」我不服氣地說。

 

「要是你能打得過他?除非你有和李小一樣強的功夫,或是你的體能要和黑人一樣厲害,不然你做夢!大星啊~冤冤相報何時了……」阿Lee學長苦笑著。

 

其實我很了解阿Lee學長的意思,如果我有黑人一般勁爆的體能,我早是灌籃高手,今天也不會光打嘴砲了。

 

「讚啦!美國學校的營養午餐是麥當勞耶~」我訝異又興奮。

 

「是啊~速食給你吃到飽,鮮奶、巧克力牛奶也給你隨便喝~」阿Lee學長一一指著學校食堂裡的「好吃『美』食」。

 

美國學校吃的都是台灣所謂的高熱量垃圾食物,如:漢堡、薯條、炸雞、Pizza,不過十四歲的我還在喜歡吃麥當勞的年紀,所以我冒喜啦!

 

紐約-7-72.jpg  

 

「美國也太奢侈了吧!錢這麼花,政府不怕有一天破產喔?」我問阿Lee學長。

 

「哈哈~你在跟我說笑嗎?美國有錢死了!到你掛了那一天,美國也不可能會破產的~」阿Lee學長笑我問了個傻問題。

 

( 事實上,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美國已經在舉債,失業率更是高到十趴…… )

 

YO! What are you doing, Kid

 

No! No! I... I just...

 

當我吃得正爽,忽然聽到有名校警正大吼著一個中國學生,接著受驚的中國學生拔腿就跑,校警當然就追啊追!

 

「哎喲喂呀!」

 

跑著跑著的中國學生摔倒了,他書包裡的東西通通散了一地;至於裡頭的東西,是十幾瓶牛奶。

 

嗯~警察抓小偷的戲碼當配菜,不錯不錯~(廣東話) 食堂裡的華人都當喜劇上演,欣賞好戲。

 

「太誇張了吧!雖然說牛奶喝到飽,但也不用著幹這麼多牛奶回家吧?有這麼想喝牛奶嗎?乾脆養條乳牛算了~」

 

幸災樂禍的我也抱著期待的心情,想看看結局是否能給我一個精彩、給觀眾一個交代。

 

Mr.校警,饒命啊!我們家好不容易才剛從福州來,爸媽老邁又生病,弟妹年幼且挨餓,帶這些牛奶回家當三餐,是我這做長子兼大哥唯一能盡的孝心和責任……有沒有人會講英文?幫我翻譯一下啦!」

 

「牛奶人」幾乎是跪拜地哀求著校警放他一馬,並說著他甘苦的處境。

 

「唉……」

 

而我,聽完牛奶人的處境,就算他是在灑狗血,我也已笑不出來了……

 

 

 

同日,紐約,學校教室

 

Please say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where did you come from and what do you like to do.老師說。

 

「喂!老師在供瞎米?」聽不懂的我問慶仔。

 

「老師是要我們自我介紹啦!輪到你囉~」慶仔說。

 

「麥麥麥……ㄋㄟㄋㄟ姆一一一死……King Kong……愛愛愛康康孵……」

 

「哇哈哈哈! HAHAHA~

 

「天啊!大星~你連最基本的英文都不會喔?在台灣沒有學過嗎?E.S.L第一級的英文應該和台灣國中唸的差不多吧?還有,你的英文名字叫 King Kong?真是太適合你了,人如其名啊!」

 

E.S.L = English Second Language =雙語課程

 

英文課,老師叫我們自我介紹,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緊張的關係,我一唸起英文就結巴得厲害,弄得全班快笑破肚皮了。

 

King Kong, can you read this page for me, please?」老師問我。

 

「啊?嗯…… I...I...I... don't know~聽不懂的我,只好據實回答「我不知道」。

 

I say, can you read this page for me, please」老師以為我在開玩笑。

 

「哪泥?me no... no... understand, so… sorry」我無法用英文解釋,所以繼續回答「我不知道」。

 

Oh my god... you let me crazy!」老師抱著頭、抓抓頭皮。

 

「哇哈哈哈! HAHAHA

 

地理歷史課,老師問我什麼,我也只會回答「我不知道」,因此老師被我搞得快抓狂,而我當場也成了班上的開心果……

 

「叭啦叭叭叭~卡卡嗚啦啦~」老師在講台上認真教課,但對我而言,卻是對牛彈琴。我已經很努力在「聽」了說,可惜這些英文從我耳朵傳到腦子後,都變成一堆解讀不出來的外星語言。

 

「老師,我不懂英文耶~你能不能用中文上課啊?」

 

「你不會英文?一句也不懂? 」(廣東國語)老師問我這句的時候,看起來她比我還懊惱。

 

生物課,老師是一位香港人,她中文講得我還可以聽得懂,而且班上也全是華人,所以我勇於發言,要求老師能用中文講課。

 

「懂一點點而已啦~我會說『Yes or noand I don't know』,還有『No understand』喔~」我用自以為古椎的微笑、自豪地說。

 

「哇哈哈哈!HAHAHA~」

 

奇怪?其他同學笑屁啊!甚至我發覺每一堂的同學都會笑我。

 

「看!笑三小啊!你們剛來美國的時候,不要跟我說你們就會講英文了! 」雖然我真的很想破口大罵,可是又不敢惹事生非,只有選擇默默地碎碎唸。

 

怎麼來美國的人,都沒同理心啊!

 

 

 

同日晚上,紐約,大伯家

 

「阿季~我能向妳請教一下地理歷史作業嗎?」

 

今天上的所有課裡面,地理歷史是我最頭疼的一門其實我讓老師的頭更疼~);一來,老師講課聽不懂;二來,課本全是密密麻麻的英文(廢話!)看不懂;三來,不懂的英文單字太多了,又查字典又背單字,腦袋瓜裡哪有空間再記老師教什麼啊!

 

所以囉,不明白的地方當然要不恥下問,何況我堂姊法蘭西絲又是個正妹大學生來著,有現成的正妹當家教,在男人的生命中,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不過堂姊說:「不好意思,大星底迪~我大學的homework也很忙耶I really don't have time。不然這樣好了,我借你一樣東西,you use that to do your homework~」

 

「喔……好吧……」被斷然拒絕的我,好失望。

 

「你是要study globe, righttellurion借你,希望可以help到你~」拒絕我的堂姊「很漂亮地」說。

 

我無言了,用地球儀就能做地理歷史作業?

 

美國長大的囝仔做功課的方式,可真是一絕啊!今天我算是長見識了。

 

「爸~這地球儀我轉了老半天,作業裡的答案還是轉不出來呀?」我向老爸說明我對作業的無能為力。

 

「那就儘量轉囉~轉到你會為止!你堂姐可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高材生,她教你這個台灣蠢材的唸書方式,就肯定是對的啦!」剛下班的老爸看來不太想理我地說。

 

「可是我怎麼想,都覺得法蘭西絲是在敷衍我……」坦白說,就連傻瓜都看得出來,堂姊根本就懶得教我,但老爸卻假裝比傻瓜還傻,視若無睹。

 

「老爸,我們回台灣好不好?讓我回台灣唸書!」我拉著老爸的衣服向他拜託。

 

「你在說什麼喪志話啊?你老子我四十多歲,一把年紀了還在倉庫打工搬東搬西,我比你更累!你再說一次『想回台灣』,小心我揍你喔!」老爸火大。

 

「……」

 

我被老爸嚇得呆若木雞、不敢回話,因為這是老爸第一次說要揍我,以前,從來沒有過……

 

 

 

隔天放學後,紐約,學校大門口

 

「大星~來我家玩吧~」住在學校附近的慶仔要我放學去他家玩。

 

「不了~我要回家看書,免得我老爸又幹礁。」

 

昨晚被老爸罵得驚魂未定的我,覺得還是早點回家複習功課較好,不要在外逗留。

 

「我看你是回家看A書吧?」慶仔一副懷疑的表情。

 

「去你的!真的啦~我要趕快回家唸書。今天上了一整天的課,跟昨天一樣,我什麼也沒搞懂。而且我尿急兼想大號,非得回家不行啦!」我開玩笑地推了慶仔一下,但是他不動如山,因為他很胖。

 

「這我了解,學校裡的廁所髒到不能再髒了……嘔!想到就想吐!我也不敢上說,怕沾到哪裡,哪裡就潰爛。」慶仔捏著喉嚨、做出要吐的樣子。

 

話說美國學校的廁所,好像都沒人在打掃(不像台灣的學校會硬性規定學生自己用的廁所自己清乾淨,不做的話,還會因不服從師長而扣操行分數)甚至馬桶和小便池裡的屎尿也沒人去沖,所以多到都滿出來。PS: 吃飯的時候,請不要看這段……)

 

「好吧~你不是有騎腳踏車嗎?那你載我一程好了,我懶得走路回家~」慶仔說。

 

「你確定?你確定我的不用鎖霉鏽號可以載你這頭重物?」我和慶仔走到了我停腳踏車的地方。

 

「哇靠!你這鐵馬也太酷了!算了,我不想壓垮你的愛駒,我稍微辛苦點,走路回家好了。拜拜~」慶仔看到我的霉繡號後便死了心。

 

「嗯!明天見囉~」我和慶仔互道再見。

 

就在我騎著霉鏽號、離學校沒過兩個路口時……

 

「ㄉㄨㄤ!!!」

 

咦?我聽到車禍的聲音,誰出車禍啦?該不會是剛認識的好兄弟慶仔?

 

「大星~大星~你還好吧?你醒醒啊!小強!」

 

慶仔,你說話幹麼語無倫次啊?不過你說話很有精神,出車禍的不是你就好了~

 

「唉呦! 好痛─── 」忽然我感到身體很痛。

 

不對喔!是我,原來是我被車撞了!

 

 

 

下集預告:

 

A安捏?上學第二天就被車撞,我也太衰了吧!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