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聽也聽不懂、說也說不出,被黑人彈耳朵欺負,俗辣我茫茫然地渡過了開學第一天。

 

回家想找正妹堂姊問功課,可是堂姊卻懶得理我;想問老爸說我能否回台灣念書,但是老爸卻對我發脾氣。

 

甚至,上學第二天,連路上車子都在不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硬找我親熱...

 

--------------------------------------------------------------------------------------------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上學第二天),紐約,學校附近的馬路口

 

「ㄉㄨㄤ!!!」

 

「ㄠ───」騎著腳踏車的我被一輛紅色跑車撞飛出去,在空中還翻了兩圈,然後「降落」到硬梆梆的水泥地上。

 

「大星~ 大星~ 你還好吧? 你醒醒啊! 小強!」聽到車禍聲,胖子慶仔也健步如飛趕來看個究竟,講話還語無倫次呢!

 

「那a安捏? 我也太衰了吧? 上學第二天就被車撞!?」雖然我嘴裡抱怨著怎麼這麼倒楣,但其實仔細想想,上學與被車撞是兩碼事,根本沒什麼直接關係。

 

「Kid, are you ok?」目睹車禍現場的路人老太太問我。

 

「痛死我啦! 讓我坐在路旁休息一下先...」這時我也顧不得路人老太太聽不聽得懂中文 ( 哪有心思做中翻英啊!? ),我慢慢爬起來,走到行人道上坐下來。

 

回憶剛剛被車撞的瞬間...  我騎著腳踏車要過馬路,明明我有看兩側的來車,怎麼我還會被車撞呢?

 

「Fxxk you! Fxxk you! You motherfxxker ! Why you fxxking no looking!? Stupid fxxking chink assxxle! Oh my car, my fxxking car!!」撞到我的是一個年輕白人,他下車第一件事就是對我用國罵不停地法克來法克去,也不去叫救護車。

 

是我的錯嗎? 意識逐漸模糊的我隱隱約約看到他的車子因為要閃我而撞上馬路中間的行道樹,車頭全毀,也難怪他會這麼生氣。

 

「慘了! 我闖大禍了,我們家要賠錢了!!」

 

「大星,你先別管陪錢的事啦! 你被撞到有沒有事卡要緊,你哪裡痛?」

 

「我... 我的胸口,只要一呼吸就好痛...」

 

「那就是有事囉! 你要不要去醫院啊?」

 

「不了,我家沒錢讓我看醫生,何況我或許還要賠人家車,我想我回家睡一覺就會好了。」

 

「靠! 神經病啊你!? 這可不是打籃球扭到而已啊!!」

 

「Fxxk you! You fxxking son of bxxch! You should fxxking pay back the new car to me!!」撞我的白人仍然在對我狂罵中。

 

「看X娘咧! 撞到人,你是在罵三小啊!? 看!!」聽到我被罵的慶仔,火大地跟那撞我的白人對罵起來。

 

「慶仔,我忽然有種感覺... 你的台灣國罵讓我有回到故鄉的fu呢......  不! 我不是要說這個,我是想說,怎麼好像我在白人的眼裡及心中,死活連他們養的黃金獵犬都不如啊?」

 

「ㄡ ㄧㄣ~ ㄡ ㄧㄣ~」救護車聲。

 

「路人老太太call救護車來了,不管怎樣,你先去醫院急救在說。」

 

「可是...」

 

「我X! 沒可是啦! 你沒照鏡子不知道,你現在的模樣幾乎是快要奄奄一息了,金錢誠可貴、生命價更高,兄弟,我家還算有錢,沒錢我借你啦~」

 

「Fxxk you! OOXX...」撞我的白人,嘴不停歇,都不會累的。

 

「你他X的! 怎麼還在礁啊? 你撞死人了,知不知道!?」

 

「死胖子,我還沒死,你不要烏鴉嘴......」

 

講實話,我的胸口痛到也讓我覺得事態比我想像中嚴重、非同小可,因此我也開始有「我死定了」的負面思考。

 

媽呀! 我還不想死呀! 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完成......

 

 

 

同日近傍晚,紐約,救護車內

 

「ㄡ ㄧㄣ~ ㄡ ㄧㄣ~」救護車聲。

 

「我想我還是回家好了。I... I... I want to go... go home.」躺在擔架上的我想坐起來。

 

「Hey! Don't move, lie down.」

 

「I'm ok啦! Ju...ju... just go home sleep sleep, will be 咕咕咕的~」

 

「NO,no,no! You can not go home, I'm gonna wrapping you, because you still wanna move.」

 

生平第一次坐救護車的滋味很難過不好受(又是廢話!),而且說真的,我也不算是「坐」救護車,我是被綁在擔架上,脖子也拴了不知啥東西,無法動彈地被「抬」進救護車。

 

 

 

同日近傍晚,紐約,醫院急診室

 

「Please say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 and where do you come from.」

 

「哈哈~ 護士阿桑妳這句我有在學校學到,妳是叫我自我介紹對吧?  I come from Taiwan, no China, Taiwan is my country! 叭啦叭叭叭......  不對啊! 這時還自我介紹幹嗎? 快幫我急救啦!」

 

「I can not listen your language, you come from Taiwan, so you speak Taiwanese, right?  I'm calling someone help you.」

 

「啊? 我聽無啦!  喂! 別走啊妳!! 救命啊!!! 」

 

進了醫院急診室的我,並沒有馬上受到急救的「服務」,一開始有個白人護士阿桑問我一大串東西,但我想我應該都是答非所問。

 

 

 

「What's up! 現在感覺如何? 不要意外我為什麼會講台語,告訴你好了,因為我是我阿公阿嬤帶大的,而且,我還會說些Japanese喔! 亞美蝶、一哭呦~」(台語英文混雜) 護士阿桑離開後,我等了大約半小時,才有一位會講台語的ABC年輕男醫生過來問我傷勢。

 

「醫生,我幹嘛要知道你的身世背景? 不要開玩笑了,正經點...  我呼吸困難... 快救救我... 」他講台語,但我卻用中文回答。

 

「拍謝ㄋㄟ~  我只會講台語,不會講Mandarin。 Wait! See you soon~ 」(台語英文混雜) 台語醫生不想與我雞同鴨講,只好離開去另外找別人幫忙。

 

「啊? 怎麼又走了? 這裡有垂死掙扎、瀕臨死亡的重傷者急著救啊! 救命啊!! 」

 

慚愧、心虛啊! 雖然我認為台灣是我的國家,可是我的台語卻零零落落及會罵髒話而已。

 

此時,我還真痛恨我在台灣念的小學、國中沒有母語課程,感嘆失敗的國民洗腦式教育。

 

 

 

「小朋友,你講漢語嗎?」

 

「漢語? 對對對! 我說中文!」

 

又等了半小時,終於有一位中國女醫生幫我翻譯,看來我應該傷不致死,大家才會對我這麼悠悠哉哉...

 

「醫生阿姨,我等了這麼久,你們怎麼還不救我? 這裡不是急診室嗎?」

 

「誰是你阿姨啊? 不要亂認! 就算這裡是急診室,也不能隨便救你啊~」

 

「這什麼邏輯啊!?」

 

「哎呀! 就是說,你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是未成年沒錯吧? 所以必須要有家屬或監護人簽字同意,我們才能給你急救。」

 

「這款代誌我聽都沒聽過! 你們不知道什麼叫人命關天嗎?」

 

「我也沒辦法,凡事得按照程序來嘛~ 現在你先要告訴我們說你家住哪,還有怎麼連絡到你的家屬。」

 

「我剛剛不是已經跟那位護士阿桑說過了嗎? 怎麼還要再身家調查啊?」

 

「你還敢說!? 你的英文很難有人會聽得懂好不好! 你還要多學學英文,小朋友~  對了~  你有沒有保險? 用哪一家的保險?」

 

「我剛來美國... 我想我們家應該沒有錢讓我投保......」

 

「你沒有保險!? 嗯... 那醫藥費不便宜喔~」

 

這位醫生阿姨真的很機車,可是因為她是醫生,身為傷患、被綁在擔架車上的我,生死大權掌握在她手裡、任她宰割,我又能對她怎樣呢'? 唉...

 

「醫生阿姨,我一呼吸,胸口就痛的不得了... 不能再等啦!」

 

「忍著忍著... 你是男孩子,勇敢點~ 不然這樣好了,我看你肩膀和膝蓋上有擦傷,我先幫你擦擦藥。」醫生阿姨拿起棉花棒、紗布、碘酒和剪刀...

 

「喂! 醫生阿姨,你幹嘛剪我的卡其褲和白襯衫啊? 這是我媽特地買給我到學校穿的新衣服耶! 老媽還說,上學要穿整齊漂亮點,不要丟台灣人的臉...」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 你的衣服和褲子因為摔在地上都磨破了,而且又髒,這樣會細菌感染,引起破傷風的。」

 

「可是...」

 

「沒可是啦! 哎喲~ 你穿三角小內褲喔? 你是因為這才不好意思的嗎? 美國男人的內褲都是穿四角褲的,你穿三角,真的很不man... 挺像個大姑娘的~  哈哈~」

 

「好好好! 醫生阿姨妳閱人無數...」

 

穿三角內褲的男人等於娘娘腔? 醫生阿姨一竿子罵翻整個台灣的小學、國中男生。( 文化差異啊! 十幾年前,我才不信台灣會有小學生或國中生穿四角內褲...)

 

「好了~ 藥擦完了,我也該走去忙別的事,小朋友你在這裡乖乖地別動喔~」

 

「休蛋幾咧! 別走啊!!」

 

「怎麼? 又有什麼事啦? 小朋友你這樣煩很不乖喔! 醫生不只你一位病人要醫呢!」

 

「給我條毯子蓋蓋啦! 你要我只穿條三角內褲在這裡晾著喔?」

 

「對喔~ 我忘了,抱歉~」

 

----------------------------------------------------------------------------------------

 

下集預告:

 

說話比康康還龜速的盛X如之客串旁白: 「潘大星小朋友到底被撞成哪付德性? 是生? 是死? 在醫院裡又還會發生怎樣令人瞠目結舌的事呢?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聽也聽不懂、說也說不出,被黑人彈耳朵欺負,俗辣我茫茫然地渡過了開學第一天。

 

回家想找正妹堂姊問功課,可是堂姊卻懶得理我;想問老爸說我能否回台灣唸書,但老爸卻對我發脾氣;甚至上學第二天,連路上車子都未經過我的同意,就硬找我親熱……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初 (上學第二天),紐約,學校附近的馬路口 

 

「ㄉㄨㄤ――!」車禍撞擊聲。

 

「ㄠ───」騎著腳踏車的我被一輛紅色跑車撞飛出去,在空中還翻了兩圈,然後「降落」到硬梆梆的水泥地上。

 

 

 

紐約-8-72.jpg  

 

 

 

「大星~大星~你還好吧?你醒醒啊!小強!」聽到車禍聲,胖子慶仔也健步如飛地趕來看個究竟,講話還語無倫次呢!

 

「那A安捏?我也太衰了吧?上學第二天就被車撞!」

 

雖然我嘴裡抱怨著怎麼這麼倒楣,但其實仔細想想,上學與被車撞是兩碼事,根本沒什麼直接關係。

 

Kid, are you ok?目睹車禍現場的路人老太太問我。

 

「痛死我啦!讓我坐在路旁休息一下先……」

 

這時我也顧不得路人老太太聽不聽得懂中文 (哪有心思做中翻英啊),我慢慢爬起來,走到行人道上坐下來,回憶剛剛被車撞的瞬間……

 

我騎著腳踏車要過馬路,明明我有看兩側的來車,怎麼還會被車撞呢?

 

Fxxk you! Fxxk you! You motherfxxker! Why you fxxking no looking? Stupid fxxking chink assxxle! Oh my car, my fxxking car!

 

撞到我的是一個年輕白人,他下車第一件事就是對我用國罵,不停地法克來法克去,也不去叫救護車。

 

是我的錯嗎?意識逐漸模糊的我,隱隱約約看到他的車子因為要閃我而撞上馬路中間的行道樹,車頭全毀,也難怪他會這麼生氣。

 

「慘了!我闖大禍了,我們家要賠錢了!」我皺著眉頭,擔憂地說。

 

「大星,你先別管賠錢的事啦!你被撞到有沒有事卡要緊!你哪裡痛?」慶仔慌張地問我。

 

「我……我的胸口,只要一呼吸就好痛……」我摸著我的胸口、喘著氣。

 

「那就是有事囉!你要不要去醫院啊?」慶仔更慌張了。

 

「不了!我家沒錢讓我看醫生,何況我或許還要賠人家車……我想,我回家睡一覺就會好了。」

 

「靠!神經病啊你!這可不是打籃球扭到而已啊!」

 

Fxxk you! You fxxking son of bxxch! You should fxxking pay back the new car to me!撞我的白人仍然在對我狂罵中。

 

X娘咧!撞到人,你是在罵三小啊?看!」聽到我被罵的慶仔,火大地跟撞我的白人對罵起來。

 

「慶仔,我忽然有種感覺……你的台灣國罵讓我有回到故鄉的Fu呢……不!我不是要說這個!我是想說,怎麼好像我在白人的眼裡及心中,死活連他們養的黃金獵犬都不如啊?」

 

坐在行人道上的我突然覺得好累,於是躺了下來。

 

「ㄡ ㄧㄣ~ ㄡ ㄧㄣ~」救護車聲。

 

「路人老太太Call救護車來了。不管怎樣,你先去醫院急救再說。」慶仔拉著我的腳,想要硬拖我去醫院。

 

「可是……」

 

「我X!沒可是啦!你沒照鏡子不知道,你現在的模樣幾乎是快奄奄一息了!金錢誠可貴,生命價更高啊!兄弟,我家還算有錢,沒錢我借你啦~」

 

Fxxk you! OOXX...撞我的白人依然嘴不停歇,都不會累的。

 

「你他X的!怎麼還在啊?你撞死人了,知不知道?」慶仔與他二度嘴戰。

 

「死胖子,我還沒死!你不要烏鴉嘴……」本來眼睛準備瞇上、或許要不醒人事的我,被慶仔這句話弄得昏不下去、死而復生。

 

講實話,我的胸口痛到也讓我覺得事態比我想像中嚴重、非同小可,因此我也開始有「我死定了」的負面思考。

 

媽呀!我還不想死呀!我還有好多事沒有完成……

 

 

 

同日近傍晚,紐約,救護車內 

 

「ㄡㄧㄣ~ ㄡ ㄧㄣ~」救護車聲。

 

「我想我還是回家好了。I... I... I want to go... go home.」躺在擔架上的我想坐起來。

 

Hey! Don't move, lie down.醫務員把我壓著說。

 

I’m ok啦!Ju...ju... just go home sleep, sleep will be咕咕咕的~我試著抵抗醫務員的「壓制」

 

No, no, no! You can not go home, I'm gonna wrapping you, because you still wanna move.

 

醫務員把我「推倒且綁著」,當下我還真怕他當醫務員是因有SM的「性」趣。

 

生平第一次坐救護車的滋味,很難過、不好受(又是廢話),而且說真的,我也不算是「坐」救護車,因為我是被綁在擔架上,脖子也拴了不知啥東西,無法動彈地被「抬」進救護車的。

 

 

 

同日近傍晚,紐約,醫院急診室 

 

Please say your name, how old are you and where do you come from.一位護士阿桑拿著紙筆,邊寫邊問。

 

「哈哈~護士阿桑,妳這句我有在學校學到!妳是叫我自我介紹,對吧?I come from Taiwan, no China, Taiwan is my country! 叭啦叭叭叭……對啊!這時還自我介紹幹嗎?快幫我急救啦!」

 

I can’t listen your language, you come from Taiwan, so you speak Taiwanese, right? I'm calling someone help you.

 

護士阿桑搖搖頭,走了。

 

「啊?我聽無啦! 喂!別走啊妳!救命啊!」

 

進了醫院急診室的我,並沒有馬上受到急救的「服務」。一開始有個白人護士阿桑問我一大串東西,但我想,我應該都是答非所問。

 

 

 

What's up? 現在感覺如何?不要意外我為什麼會講台語!告訴你好了,因為我是我阿公阿嬤帶大的,而且,我還會說些Japanese喔!亞美蝶一哭呦~」(台語英文混雜)

 

護士阿桑離開後,我等了大約半小時,才有這位會講台語的ABC年輕男醫生過來問我傷勢。

 

「醫生,我幹麼要知道你的身世背景?不要開玩笑了,正經點……我呼吸困難……快救救我……」他講台語,但我卻用中文回答。

 

拍謝ㄋㄟ~我只會講台語,不會講MandarinWaitSee you soon~(台語英文混雜)

 

台語醫生不想與我雞同鴨講,只好離開,另外找別人幫忙。

 

「啊?怎麼又走了?這裡有垂死掙扎、瀕臨死亡的重傷者急著救啊!救命啊!」

 

慚愧、心虛啊!雖然我認為台灣是我的國家,可是我的台語卻零零落落以及會罵髒話而已。

 

此時,我還真痛恨我在台灣唸的小學、國中沒有母語課程,感嘆失敗的國民洗腦式教育。

 

 

 

「小朋友,你講漢語嗎?」

 

「漢語?對對對!我說中文!」

 

又等了半小時,終於有一位中國女醫生幫我翻譯,看來我應該傷不致死,大家才會對我這麼悠悠哉哉……

 

「醫生阿姨,我等了這麼久,你們怎麼還不救我?這裡不是急診室嗎?」

 

「誰是你阿姨啊?不要亂認!就算這裡是急診室,也不能隨便救你啊~醫生阿姨兩手插腰,似乎想用多點肢體語言來故作俏皮。

 

「這什麼邏輯啊?」我一臉惶恐。

 

「哎呀!就是說,你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是未成年,沒錯吧?所以必須要有家屬或監護人簽字同意,我們才能給你急救。」

 

這款代誌,我聽都沒聽過!你們不知道什麼叫人命關天嗎?」我快被醫生阿姨的「黑色幽默」(?)嚇到當機

 

「我也沒辦法,凡事得按照程序來嘛~現在你先要告訴我,你家住哪?還有怎麼連絡到你的家屬……」醫生阿姨擺出事不關己的欠揍嘴臉。

 

「我剛剛不是已經跟那位護士阿桑說過了嗎?怎麼還要再身家調查啊?」

 

「你還敢說!你的英文很難有人聽得懂,好不好!你還得多學學英文,小朋友~對了,你有沒有保險?用哪一家的保險?」

 

「我才剛來美國……我想,我們家也沒有錢讓我投保……

 

「你沒有保險!嗯……那醫藥費不便宜喔~」醫生阿姨嘟著嘴巴,好像她比我還擔心醫藥費的事。

 

這位醫生阿姨真的很機車,可是她是醫生,身為傷患、被綁在擔架車上的我,生死大權都掌握在她手裡、任她宰割,我又能對她怎樣呢?唉……

 

「醫生阿姨,我一呼吸,胸口就痛得不得了……不能再等啦!」

 

「忍著忍著……你是男孩子,勇敢點!不然這樣好了,我看你肩膀和膝蓋上有擦傷,我先幫你擦擦藥。」醫生阿姨拿起棉花棒、紗布、碘酒和剪刀……

 

「喂!醫生阿姨,妳幹麼剪我的卡其褲和白襯衫啊?這是我媽特地買給我到學校穿的新衣服耶!老媽還說,上學要穿整齊漂亮點,不要丟台灣人的臉……」醫生阿姨剪起我的新衣服,但我不想讓她剪。

 

「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你摔在地上時,把你的衣服和褲子都磨破了,而且又髒,這樣會細菌感染,引起破傷風的。」醫生阿姨語氣加重,以恐嚇的方式逼我就範。

 

「可是……」

 

「沒可是啦!哎喲~你穿三角小內褲喔?你是因為這才不好意思的嗎?美國男人的內褲都是穿四角褲的,你穿三角,真的很不Man……挺像個大姑娘的~哈哈~」醫生阿姨露出女人輕視男人、讓男人沒有尊嚴的嘲笑。

 

「好好好!醫生阿姨,妳閱人無數……」

 

穿三角內褲的男人等於娘娘腔?醫生阿姨一竿子罵翻整個台灣的小學、國中男生。

 

(文化差異啊!十幾年前,我才不信台灣會有小學生或國中生穿四角內褲……)

 

「好了~藥擦完了,我也該去忙別的事了。小朋友,你在這裡乖乖地別動喔~」藥一擦完,醫生阿姨就想轉頭閃人。

 

休蛋幾咧!別走啊!」看她想閃,我緊張地試圖阻止。

 

「怎麼?又有什麼事啦?小朋友你這樣煩很不乖喔!醫生不只你一個病人要醫呢!」醫生給傷患臉色,這什麼恐龍醫院啊?

 

「給我條毯子蓋蓋啦!妳要我只穿條三角內褲在這裡晾著喔?」我幾乎要被氣哭了。

 

「對喔~我忘了,抱歉~」醫生阿姨伸出舌頭回眸一笑,我的當機狀態也直逼死機……

 

 

 

 

 

下集預告:

 

說話比康康還龜速的盛X如之客串旁白: 「潘大星小朋友到底被撞成哪副德性?是生?是死?在醫院裡又還會發生怎樣令人瞠目結舌的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