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5451_658893324149631_1090882341_n.jpg

除夕那天,我上班的時候,接到姑姑從家裡打來的電話,她說奶奶的腳開始變冰涼了,叫我趕快趕回家看奶奶最後一面。

我趕回家後,和奶奶說:「奶奶,今天是除夕夜,大家都要回家吃年夜飯,祝您新年快樂,您要發紅包給我呢~」

奶奶聽完,呼吸越來越大聲,且嘴巴張得好大,我想奶奶並不是呼吸有困難,而是想要用力的呼吸、努力的活下去,等著我們大家都回家。

奶奶在故鄉山東有個弟弟,我們打電話給他說些奶奶的情況,奶奶的表情就變平順了。

加上我們大家也都回家吃團圓飯了,奶奶似乎也心安了。

 

半夜,奶奶的嘴巴好像有痰,呼吸聲就變得更大聲了,而且很奇怪,又像是在跟我講話、想要交代些什麼。

就這樣,到了隔天,大年初一(台灣時間的初二回娘家)......

奶奶的左手一直想伸出棉被,想要我去牽著她,然後從美國時間下午一點二十三分開始,奶奶的呼吸漸漸微弱。

我和奶奶說:「奶奶,我還要摸您的手手啊!」

奶奶吐了一口氣,我以為她就這麼走了,後來又再吐了兩口,下午一點三十八分,奶奶去了天國。

 

奶奶,我們以後就在天國再見了喲~

今天,奶奶您是不是要先回山東的老家找老老爺他們啊?

玩得開心喔~

下輩子我還要做奶奶您的孫子,我保證,我會乖很多很多。


    全站熱搜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