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 我的橡皮擦呢? 借我擦一下! 」

 

「 喂! 這是我的手啦! 」

 

「 疲勞嗎? (想擦嗎?) 」

 

「 XX馬力夯!! 」

 

「 我讓你睡! (我讓你擦!) 」

 

............................................................

 

............................................................

 

「 喂! 這是我的手! 」

 

有天上課時,我忽然在這樣性暗示的廣告春夢中驚醒,發現我正抓著坐在我旁邊的 大毛 的手磨蹭。

 

「 老師! 大牛 他變態啦! 亂摸人家的手! 」

 

長江七號 的那位巨無霸女同學一樣大支的 大毛,掐住我的脖子跟老師控告說我侵犯她的個人第一次... 牽手。

 

「 咱們有話好說,慢慢說。先放手好嗎? 我快... 不能呼吸了... 」

 

「 同學,冷靜點,牽手並不會讓妳生小孩的。 」

 

接著,我喜歡 大毛 的抹黑就這樣謠傳了一個多星期...

 

「 拜託! 大牛 你想要串紅,也不用找 大毛 跟你鬧誹聞吧!? 」

 

在那個星期裡,雖然我的人氣破了表,但多數是嫌我墮落、指責我是隻連 大毛 也想吃的禽獸,少數是...

 

「 大牛~ 兄弟我祝福你和 大毛 這一對曠世佳偶,生一個不嫌少、兩個恰恰好~  」

 

 

 

至於我會這麼天兵,原因是我在春夢裡夢到了一位女孩,她不是 露半球大奶瑤、不是 c字褲安心亞、也不是放牛班最可愛的 郭保保,而是九班裡我迷戀已久-- 我的有紀

 

九班的漂亮美眉是量產的,情竇初開的放牛班男孩也顧不了對 郭保保 的忠誠,漸漸拜倒在九班美眉的傾城傾國,渴望有一天能為美眉以身相許,就算要我們為咩捐精淫天下也在所不惜。

 

 

 

首先,我要推的第一位美眉,乃 我的有紀:

 

「 『 不要 』碰我! 噁心的臭男生!! 」

 

「 大牛,我覺得你的品味有點...  你的有紀 好像是個T,人家喜歡磨豆腐,你偏偏要給人家鑫鑫腸,怎麼想這都太惡劣了吧? 」 

 

我的有紀 她留著短髮,個性有點像小男生,脾氣蠻兇的,因此在當時很少有男生敢接近她,更別說喜歡她了。

 

「 呿! 你日本片看太少了,你沒聽過: 『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  』,女人只要爽了,任何事都會就範的。 」

 

不過 我的有紀 幸運的是,大牛 我乃內行人也,每天都在更新日本偶像資訊的我,老早就察覺九班的這位小女生跟我偷偷買的寫真集裡的 內田有紀 有明星臉,而且還真不是普通的像!

 

「 『 火車便當 』是平等體位中,採站立姿勢的一種,其奧妙之處在於做愛的同時,可以訓練腰力及臂力,可謂一舉三得。 這個招式是指男方站著,女方則用腳夾住男方的腰,男方抱著女方,女方雙手交叉纏著男方的脖子,女方上半身處騰空狀態。其貌有如火車上在販賣便當的小販一般,故得其名。 」

 

雖然 鳥蛋 一直熱心地在跟我示範 火車便當、誠心希望有朝一日我能爐火純青的運用此技為本放牛班發光發熱,可是小學生的我才沒像 鳥蛋 那麼下流:

 

我要的不多,無非是一點點溫柔感受,

 

我要的真的不多,無非是體貼的問候,

 

親切的微笑,真實的擁有。

 

喔~ 告訴我~ 喔~ 告訴我~

 

( 浪漫吧? 有沒有感動到? )

 

 

 

謎之音:

 

我要的不多,無非是赤裸裸共枕而眠,

 

我要的真的不多,無非是再磨擦個兩下,

 

輕輕地九淺一深,真實的高潮。

 

喔~ 讓我進~ 喔~ 讓我出~

 

( 酥湖了嗎? 夠了! 該停止18禁的話語,點到為止。)

 

 

 

當時我的溝女攻略是:

 

「 牢牢地記住我吧! 我要讓你刻骨銘心,嘿嘿~ 」

 

輪到九班當糾察隊的那個星期,我會刻意走到他們班門外,邊走邊吃的徘徊,不然就是在走廊上一直奔跑,然後等著 我的有紀 記我的名字。

 

「 好消息,大牛~  你的友紀 在她的 死亡筆記本 裡寫滿了你的名字,乍看之下,還以為你們有深仇大恨呢~」

 

而我在九班裡也安排了奸細 阿土 (我鄰居),當他告訴我說我被 我的有紀死亡筆記本 裡記滿了名字,剎那間真是爽啊! 因為 我的有紀 終於記住我的名字了,就算這堆名字讓我被老師罰掃廁所掃到留級我也甘願!

 

 

 

我還佔了一項優勢是:

 

我和 我的有紀 都是放學同一條路回家 ( 每天我等放學,就像在等破處一樣急! ),所以我清楚 我的有紀 的家位於何方,於是我就跟 阿土 討論計畫:

 

「 你覺得我買包洋芋片、兩瓶汽水,衝上去 我的有紀 她家好不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小六的我,追女生想到的也只有這種程度...

 

「 幹! 人家會覺得你是痴漢吧! 光看你的長相就很有說服性了~ 」阿土 吐槽

 

「 靠! 我只是找她溝通溝通、聊聊天,粉單純的... 」我依然堅持我的策略。

 

「 少來了,而且人家會讓你進去... 進去她家門才有鬼! 還通一通咧!? 」阿土 不以為然。

 

「 哼! 得不到,我也要把她毀了! 」得不到他人的認同,於是我惱羞成怒。

 

「 你想怎樣? 你要怎麼個毀法? 」阿土 好奇地問。 

 

「 如果她家門沒關,我要去偷看她洗澡! 」我精蟲上腦中...

 

「 噗ㄘ~ 我建議你霸王硬上勾還比較爽... 快、幹... 脆! 不過我想你這小孬孬根本就沒那個膽! 嘻嘻~ 」阿土 一付不屑地恥笑著我。

 

「 怎麼辦啦? 我好想跟 我的有紀 講講話喔! 讓她狠狠罵我兩句、踩我也行! 」我已語無倫次。

 

「 我真的覺得你是M體質(被虐狂)的變態! 」阿土 對我搖搖頭,看來已懶得再跟我廢話。

 

結果隔天,阿土 這大嘴巴把我想偷看 我的有紀 洗澡的抉擇傳了出去,害我的邪念公諸於世、九班女生聯合鄙視我,連我到 阿土 他家玩時,阿土他媽 都來問我:

 

「 大牛,聽說你交了個小女朋友是嗎? 」

 

「 還沒啦~ 只是想,並沒交到... 」

 

「 但不可以偷看人家洗澡喔! 在作奸犯科的同時,請先想想你的爸媽和她的爸媽,好嗎? 」

 

直到最後畢業,我還是沒跟 我的有紀 講上一句話...

 

嗚嗚... 都已經沒有競爭對手跟我搶了,而且家又住的那麼近,為瞎米我就是沒有膽子...

 

X的! 我真窩囊!

 

 

 

 

 

第二位美眉則是把 小娘娘秋龜 都能迷倒的 阮咪咪:

 

「 我也要玩~ 我也要玩~ 」

 

阮咪咪 是我青梅竹馬的童年玩伴,每當她補習完回家時,都會經過我和 阿土 住的巷子,如果正好我和 阿土 在巷子裡打躲避球,阮咪咪 就會過來參一咖,與我們打打鬧鬧。

 

阮咪咪 就是那種很容易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女生,她也是唯一會跟我們放牛班男孩玩在一起的九班傻咩。

 

「 妳能不能淑女一點啊? 妳頭髮怎麼不綁起來呢? 」阮咪咪 不屬於那種美艷型的,有時頭髮也不紮的就到外頭壓馬路。

 

「 要你管? 這是造型和個人風格~ 」其實 阮咪咪 的臉蛋長得還挺不錯,她笑起來甜甜的、生氣起來有夠勾椎,但她就是不大在乎自己的外表打扮。

 

「 妳這樣披頭散髮的,好像是剛被強X過... 」所以她的邋遢常被我們虧。

 

「 別跑! 我要打你! 」然後接著就是上演一陣追打。( 當時能被一個美眉追打,算是一種享受,證明你有馬子啦~ )

 

 

 

也許是因 阮咪咪 的隨和,不會排斥歧視念放牛班的壞孩子,所以我們放牛班男孩都很喜歡 阮咪咪,覺得她就好像慈悲的小天使一樣,包容著我們的腐敗,允許著我們亂來。

 

不過,放牛班女孩受到九班美眉的外侵,自而然地 阮咪咪 也受到了嫉妒:

 

「 靠! 阮咪咪 又來做什麼? 她又不是我們班的,進來我們班教室幹嗎? 」鄭海霞小恩 首先發難...

 

「 討厭! 我們班男生都被她搶光了! 」花癡木瓜 感到她的地位受了威脅。( 事實上,木瓜 根本沒有地位! )

 

但沒關係,阮咪咪 有男生們的義氣相挺:

 

「 阮咪咪 好像我妹的芭比娃娃喔! 」宅男小德 用一股奇怪的眼神盯著 阮咪咪

 

「 幹! 妳嫉妒人家比妳受歡迎是不是!? 」阿威 生氣地酸公開愛慕他的 木瓜

 

連小娘娘、第三性的 秋龜 都說:

 

「 阮咪咪 她好口愛喔~ 我覺得我喜歡上她了... 」

 

秋龜 說他喜歡上了 阮咪咪 時,我像小便時地顫抖了兩三下,同時也為 秋龜 感到高興,原來 秋龜 也是會喜歡女生的。

 

於是我們的小菊花就像買到了安全保險一樣放心,只要 秋龜 一句話,我們絕對幫他把 阮咪咪 弄到手,甚至都已經有綁架逼婚的打算。

 

由於天時地利人和,我有私下問過 阮咪咪 說她喜不喜歡 秋龜阮咪咪 跟我說:

 

「 我也喜歡 秋龜 啊~ 」

 

郎有情,妹有意,兩人彼此喜歡本是一樁幸運又美好的事,可是 秋龜 的異性戀愛會那麼順逐嗎?

 

「 妳連三班那小娘娘也喜歡喔? 」

 

「 寧缺勿濫啊! 孩子~  在妳身旁有個更好、更有『 能力 』的男人妳沒察覺到嗎? 」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妳面前,妳卻不知道我愛妳... 」

 

果然,就是有人愛搞破壞,九班裡的 機巴陳機巴柯 也是喜歡 阮咪咪 的痴漢,他們倆每天巴在 阮咪咪 後面,說好聽點是苦口婆心勸 阮咪咪 回頭是岸,說難聽點則是耍手段的兩隻發情公狗。

 

「 還是算了... 我和 阮咪咪 當好姊妹就OK了。 而且我發覺... 比起 阮咪咪 的口愛,我更喜歡 大牛 你的強壯ㄋㄟ~ 」

 

當然,秋龜 的戀愛失敗也不能全怪別人,我們都給小倆口製造機會了,秋龜 卻始終沒行動,根據我的推理,秋龜 可能是對自己的性傾向終於恍然大悟吧!

 

 

 

後來,我因為一件事把 阮咪咪 惹火到都不跟我講話:

 

有一天和往常一樣,我帶著 阿展哥 去鬧九班女生:

 

「 阮咪咪,過來過來~ 」

 

「 怎樣? 什麼事? 」

 

「 碰! 」

 

當時我們班最愛帶著 阿展哥 去找九班女生講話,講到一半時,我們會推 阿展哥,讓她跟九班女生撞在一起。 ( 很幼稚吧? )

 

「 哎呀! 大牛! 你... 」阮咪咪 話不多說,氣到要跟我拼命、失去理智的對我猛捶。

 

然後我看情況不對,阮咪咪 似乎是真的生氣了,我猜是在我把 阿展哥 推向她的時候,阿展哥 有親到她,不然就是 阿展哥 ㄎㄧ ㄑㄧㄡ的那一塊有頂到她還是怎樣。

 

從那天起,阮咪咪 都不再跟我講話,也不到我家的巷子找我和 阿土 玩了。

 

就醬子一直到畢業典禮那天...

 

「 阮咪咪 妳還在生氣嗎? 我們都要畢業了耶~ 」

 

「 哼! 」

 

「 哎喲~ 我的制服給妳簽名啦! 妳就大人不記小人過~ 」

 

「 好吧~ 那就原諒你~ 」

 

我低聲下氣求著 阮咪咪 在我的制服上簽名做紀念,然後我們倆才和好。

 

現在想起來,小朋友吵架冷戰,還真是浪費可以享受友情的歲月時光。

 

 

 

 

 

第三位美眉是 芃哥 的誹聞女友 思儀小姐:

 

思儀小姐 的商標就是一雙大眼睛、個高腿長、打扮時髦,成熟的不像一個處女... 不不不! 是不像一個小學生。

 

我們會知道有 思儀小姐 這一號人物,都是因為 芃哥 老是跟我們吹說他以前班上有個咩很正,而且那個正妹還願意給 芃哥 上。

 

「 你少來了! 要上也是我上,輪不到你! 」

 

「 操! 離她遠點,她是我的女人,小心我叫我哥騎摩托車撞你! 」

 

「 小芃子,你竟敢勾引朕的愛妃!? 來人! 鍘! 」

 

對啊! 再怎樣也輪不 芃哥 這俗仔,九班裡本來就有 芃哥 他以前班上的死對頭 機巴強 在跟他搶女人,本班則有會威脅耍流氓的 鳥蛋,最天的還有 阿展哥 來亂。

 

「 其實她是喜歡我的,她就坐在我的前面,她常常會刻意轉過頭來找我講話。 」甚至連 阿土 都會這麼跟我唬爛。

 

「 你也自我感覺太良好了! 你對得起天地良心嗎!? 閉嘴!! 」結果當然少不了我的吐槽。

 

 

 

有一天,芃哥 幾乎為 思儀小姐機巴強 打了起來,討厭的是還把我們也牽連進去:

 

「 兄弟們,等一下跟我去一趟九班! 」

 

「 機巴強,今天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要用跆拳道挑戰你的空手道,我贏了後,思儀小姐 就歸我。 」

 

芃哥 把我們拉到九班去衝人場當圍事,因為號稱學過跆拳道的 芃哥 要跟號稱學過空手道的 機巴強  PK,贏了就可擁有 思儀小姐 的享用權。( 都什麼時代了,還用暴力搶娘兒們? )

 

結果打架從沒贏過的 芃哥 沒兩下就被KO...

 

「 今天北方拳... 輸給南方拳了! 」

 

「 你錯了,不是南北拳的問題,是你的問題。 」

 

「 放牛班的兄弟們,上! 為我報仇!! 」

 

X的! 原來叫我們來,是怕打輸,然後叫我們人多勢眾欺負人喔!?  太孬了吧!

 

好吧! 就算不看情面,扁九班這回事,我們早就在等這機會等得雨雨風風花花葉葉年年暮暮朝朝。

 

機巴強 也只不過是個抗壓性低的小學生,並不是整天打打殺殺、看過場面的 釋小龍小朋友,被我們幾個不良小學生圍起來,免不了發生尿濕褲子的反射動作。

 

「 我最討厭愛打架的粗暴男生了! 」 

 

忽然 思儀小姐 在教室裡冒出這句話,走廊上的我們聽了也打不下去,畢竟我們以後還想做人、跟九班美眉造人......

 

 

 

雖然 思儀小姐 的追求者眾多、芃哥 的情敵再多,但都敵不過附近念國中的一位學長,故事是這樣的:

 

思儀小姐 跟一個叫 W 的女生原是好朋友,好到倆可以袒裎相對、一塊兒共浴。

 

後來 思儀小姐W 都同時喜歡上一位念國中的學長,兩位女生則約定要公平競爭。

 

「 你們知道 W 髒死了嗎? 她那裡是條下水道耶~ 」

 

結果 W 贏得學長的歡心,不過 W 跟學長開始交往後,思儀小姐 嫉妒心作祟,便到處中傷 W 是個「 破麻 」

 

那時小女生很喜歡傳小紙條,思儀小姐 偷偷給學長一張小紙條寫說:

 

「 W 很賤,跟XXX也有在一起,我勸你還是跟 W 分了。 」

 

這張紙條當然是白目學長拿給 W 看,W 才知道的,接著爭風吃醋的兩個女人就翻臉啦!

 

由於 思儀小姐 的形象維持得比較正派,W 則是個小太妹,大家要相信誰是正義,當然是 思儀小姐 囉~

 

最後hold不住的 W 就被大家排擠,只好轉學,思儀小姐 也如願以償的投懷送抱給學長。

 

( 這些也都是 W 告訴我們的片面說詞,真實性已不可考,反正這些人關係弄得很亂就是了! )

 

沒錯! 這種 花系列玫瑰瞳鈴眼 的情節在我小學裡就已經上演過了,思儀小姐 不愧是耍心機的教科書,就算她要抗衛自己的愛情、把握自己的真命天子,但在小學就懂得玩這套... 真的是太超過了!

 

 

 

不過可憐的是我們 芃哥 呀!

 

芃哥 知道他的紅線另一頭是斷掉的時候,那天正好下著大雨...

 

「 大家不要管我,我必須要做一件事! 」情緒極不穩定的 芃哥 突然冒出這句話。

 

然後 芃哥 抬著不知哪來的錄放音機衝去操場淋著雨,並對四樓的九班大唱:

 

「 最愛妳的人是我! 妳怎麼捨得我難過! 」

 

好一個痴情男子呀! 但愛情是不能強求的,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芃哥 都唱破了喉嚨,錄音帶的A面也播放到了B面,思儀小姐 連從教室出來瞄一下都沒有。

 

「 靠什麼夭呀!? 」

 

「 貓叫春都比你好聽! 」

 

「 你再這樣淋雨會得淋病的! 」

 

幸災樂禍的同學才不管 芃哥 的死活,我們都交不到女朋友了,當然也不希望 芃哥 交到囉! 所以我們就落井下石的嘲諷著 芃哥鳥蛋 還拿垃圾丟他。

 

於是 芃哥 這份還未開始的初戀,就這麼草草結束,而戀愛談不成的 芃哥,個性也越來越偏激,給我們出了不少亂子...... ( 請看第六篇 出亂子的芃哥 )

 

 

 

 

 

咳~

 

九班裡當然不是只有這三位美眉,但都怪兒時的我魅力太差、長得噁爛、又不用功,所以我不但不認識,連相關八卦都狗仔不到。

 

對不起各位看倌了~

 

 

 

 

坐在下方中間的就是 我的有紀

 

 

 

 

下方右邊是 阮咪咪,上方左邊數過來第二個是 思儀小姐

 

 

 

 

這是九班美眉們

 

 

 

後續發展:

 

1. 由於小小的夢想還是在心底,畢業後的十年,我連絡上了 阮咪咪,請 阮咪咪 幫忙喬一下我跟 我的有紀 能不能有個進展。結果 阮咪咪 跟我說 我的有紀 現在在念幼保系功課很忙,也完全忘了我是誰,所以不好給她的msn,並且勸我死心。後來,我又叫 阿土 幫我搞定,但這該死的 阿土 竟然... 竟然傳了張剛洗完澡的 我的有紀 的照片。( 沒有露點啦!  但至於怎麼樣,請自行推斷想像,我再說下去我會哭的... )

 

2. 有一次跟 阮咪咪 出去吃飯敘舊的時候,阮咪咪 的男友( 也就是 機巴陳,真不知他們怎麼會交往? ),一直打電話來查勤,讓我覺得真他X的煩。還有一次,機巴陳阮咪咪 的msn帳號跟我說不要打擾他和他女友在網上聊天的時間,叫我在晚上八點以後跟週末都不要敲 阮咪咪 的msn。( 真的很機巴,對吧? )  阮咪咪 還跟我說 機巴陳 常會進入她的email帳戶,刪除男生發來的email。更奇怪的是,他們竟然還在交往中!?

 

3. 聽 阮咪咪 說現在的 思儀小姐 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知識份子,又有很帥的男友,前途不但無量,愛情也幸福滿分,哪會理我們這種咖啊! 阮咪咪 也說她跟 思儀小姐 都談不上話,感嘆友情並不是真永遠。

 

 

 

PS:

 

文裡常出現的 阿土 是我的鄰居、也是我的兒時玩伴之一。

 

小時候他就像是 鹿鼎記 裡 韋小寶 旁邊的 多隆 一樣 ( 不是小說的 鹿鼎記,是 周星馳 演的 鹿鼎記 ),時常莫名其妙的出賣我,雖然都無傷大雅,但沒做心理準備的我都會被他弄得很頭疼就是了。

 

就跟我另一個兒時玩伴 阿達 差不多... 賤意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 請看第九篇 盡情使壞痞子霖 )

 

現在 阿土 倒好啦,醫學系的帥哥浪子,換女朋友當性趣在換,還說上學就兩件事-- 唸書和泡馬子,超讓人眼紅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派大猩&野狗阿徹 的頭像
派大猩&野狗阿徹

你們鬼哥の三貓流的某一年夏天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