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格~ 葛格~ 起床的時間早到了,不要賴床了啦!」

 

今天奶茶哥哥睡了好久好久,一直沒有起床。

 

我和燒仙草原以為哥哥只是懶惰蟲作祟而已。

 

可是,無論我們怎麼呼叫哥哥,哥哥動也不動,都沒有回應我們,甚至連個打呼聲都沒。

 

「葛格~ 你怎麼了? 醒一醒嘛!」

 

「喵嗚!  馬麻! 馬麻!!」

 

我們在洞穴裡大哭大叫,希望剛剛出去找食物的馬麻能聽到我們的哭聲馬上回家看看哥哥究竟是怎麼回事。

 

「奶茶? 奶茶? 聽見馬麻的聲音了嗎?」

 

馬麻在哥哥身上聞了聞、摸了摸,發覺哥哥沒有氣息,身體也冷冷硬硬的。

 

「你們的奶茶哥哥要去天堂玩了,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回家~」

 

天堂? 雖然我還是隻小幼貓,但我瞞著馬麻已經知道,去了天堂表示死翹翹的意思......

 

 

 

最近哥哥的眼睛生病生得越來越嚴重,就算把眼屎清掉了,但等一下又會有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多,還流些黃黃像鼻涕的東西,並且不時地會咳嗽打噴嚏。( 聽說貓大呆哥哥以前也是這麼嚴重... )

 

因此眼睛被糊住、看不清楚的哥哥,漸漸地不大愛動,也不和我一塊兒玩摔角、欺負燒仙草了。

 

我也發覺哥哥一天比一天瘦,本來他是我們三隻小幼貓裡最胖的說。

 

「葛格,你怎麼不來喝貓奶呢?」

 

「呼嚕~ 呼嚕~ Zzzz」

 

本來搶奶搶得很帶勁的哥哥也不來搶了,我和燒仙草在喝貓奶,哥哥卻在一旁呼呼大睡,似乎睡覺貓生一樣。

 

「葛格~  馬麻說,今天我們大家都得學會吃貓乾乾!」

 

「我沒什麼胃口耶... 妳就幫我騙馬麻說我吃過了。」

 

我和燒仙草現在都學會吃貓乾乾,只有哥哥還是不肯吃。

 

馬麻也說過,如果不學會吃貓奶以外食物的話,就會營養不良且餓肚子。

 

「吃一點嘛~ 葛格...」

 

「呼嚕~ 呼嚕~ Zzzz」

 

「又睡了? 這就是所謂的睡貓嗎?」

 

 

 

「啪!」

 

「幹嘛打我啊!? 臭妹!!」

 

「追我啊? 來追我啊!」

 

「呼! 呼! 不行啦~ 跑不動啦!」

 

其實哥哥昨天有好一點了,我昨天還找他玩了一會兒你追我打,雖然他很快就累了,但我認為哥哥應該是差不多病快好了才對。

 

「燒仙草,你耳朵癢不癢? 我來幫你舔舔吧!」

 

像從來不主動幫貓的哥哥,昨天竟然幫燒仙草舔耳朵。

 

「葛格~ 我也來幫你舔眼睛。」

 

受寵若驚的燒仙草,也難得體貼地幫哥哥把眼屎清乾淨。

 

「那我要做什麼呢?  嗯... 給你個抱抱吧~」

 

覺得好像什麼不做會很尷尬的我,最後給哥哥一個愛的抱抱。

 

「臭妹啊~」

 

「?」

 

「妳真的胖了,還是別抱了吧...」

 

 

 

「我們來和奶茶哥哥說再見好不好?」

 

後來我們一同向哥哥道別,馬麻就叫醜八怪幫忙把哥哥拿到洞穴外。

 

醜八怪帶走哥哥的剎那,我和燒仙草急著跑去把哥哥全身都聞透了一遍,希望能永遠記住哥哥的味道。

 

我不知道哥哥為什麼今天會忽然去了天堂,我真的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但是又何奈。

 

「喵嗚... 喵嗚...」

 

燒仙草在角落邊難過的哭著,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他。

 

可是,我並不覺得傷心,因為我知道我們總有一天會和哥哥見面的,現在則是暫時分開罷了。

 

我一定要好好地活著,把哥哥的那一份也一起活下來。

 

「再見囉~  我們會想你的,哥哥~」

 

 

PS:

 

醜八怪也向奶茶哥哥說了再見,他還說,他好想看到哥哥長大的模樣。

    全站熱搜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