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融會貫通作弊十一口訣,讓我考試通通順利過關~


而不作弊的僑生也有他們各自獨特的一套來戰勝這一切。


---------------------------------------------------


民國八十七年三月,紐約,體育課


「哎喲喂呀!」我摔在地上,發出慘叫聲。


「對不起大星,我不是有意的。」慶仔連忙道歉。


體育課打籃球時,我正打算用犀利的切入在慶仔頭上硬吃,結果沒想到慶仔肥胖的身軀太穩重了,撞他的我反而被頂飛到體育館的牆壁。


「看! 我手流血了啦!」我責怪慶仔害我受傷。


「那A安捏? 撞到牆就流血囉? 大星你也太脆弱了吧? 外強中乾喔~」慶仔嘻皮笑臉的說。


「咦? 怎麼牆上會有釘子!?」還是阿Lee學長比較理性和人性,立即查明我流血的原因。


超倒楣的! 我撞到的那面牆莫名其妙鑲著未釘下去的釘子,讓我嚴重懷疑是不是有人要暗算我。


 


學校裡疑似保健室的地方


「What happen?」保健老師問。


這是我第一次走進美國學校的保健室,沒想到,這保健室實在太不像樣,醫療設備只有一個急救箱,連保健老師都只是穿便服,沒有穿白袍。(文明先進的美國? ㄘㄟˊ!)


「Because... because... So... so...」阿Lee學長和保健老師說明我為什麽受傷。


「My... my hand 血流不止,how... how... how to sssstop?」我按著手掌上尚未止住血的傷口,用我破英文請求救援。


「叭啦叭啦...」保健老師說。(不懂英文,聽到的只有一堆叭啦叭啦...)


「老師說,傷口太大了,要去醫院縫才行。」阿Lee學長替我翻譯。


「去醫院縫!? ......................... OK,那咱們去吧~」我說。


「叭啦叭啦...」保健老師說。


「老師說,學校不能帶你去的,要叫你的家長來帶你去,而且你未成年,到醫院也必須要家長替你簽字同意才能縫,學校不負這個責任。」阿Lee學長說。


「哇哩咧? 不負責!? 我在學校被不明的釘子刺中,學校不就是明顯沒有顧好學生的安全嗎!?」我難以置信地說。


「你complain也沒用,你才剛被刺完,校方就把釘子拔掉、湮滅證據,現在死無對證了...」阿Lee學長也無可奈何。


「叭啦叭啦...」保健老師說。


老師給我一大堆衛生紙試圖止血,然後打電話叫我老爸來接我,還叫我到校門外等,怕我的血有不明病毒會感染其他學生那就糟了。


 


一會兒,我家


「老爸,我們不是要去醫院嗎? 我們回家幹嗎?」我問老爸。


「老實說,我們沒法去醫院,因為... 沒錢。」老爸兩手一攤。


「怎麼這樣!? 生命要緊耶!!」


「命你個頭啦! 用口水塗一塗,頂多用OK繃貼一貼,不用縫啦~」


其實,我也覺得學校有點小題大作... 被釘子劃了一下下也必要去醫院嗎? 我猜保健老師不是沒仔細看,就是沒受過保健的專業訓練。


「今天醫院寄來一封信到家裡,我到公司請會英文的同事幫我看,你猜是什麼?」老爸拿出封信遞給我。


「什麼? 帳單喔?」我把信拆開,看到一堆數字和$符號。


「對! 就是上次你出車禍動手術及住院,一共三萬多塊美金! 一百多萬台幣!」


「哇靠! 一百多萬台幣!?」


美國的醫藥費用,如果沒有健保,真的貴的超誇張! 我開刀要兩萬美金,其他像是住院一天一千,檢查和藥好幾百,連醫生巡房一次也要給他一千!! 至於我這手割傷,我想起碼也要一百。


「挫挫... 挫塞了! 那... 那... 我們家要怎麼付啊!?」我緊張地說。


「兒子,快說! 你是不是在醫院時要求『特別服務』才這麼貴? 把拔我要繳房租,哪有額外這麼多錢幫你收拾爛攤子啊? 連把拔我都沒享受夜勤病棟美國版,你怎麼可以...?」老爸一付委屈。


以我們家的經濟狀況,當然是想付都付不出來。


後來,我們想到大伯曾經說過,如果找律師打官司的話,就可以不必付這天價的醫藥費。(請看第九集)


 


同日晚上


「這個喔,別擔心啦! 我已幫你請好律師了,還是猶太人呢~」我打電話給大伯,大伯和我說。


「為什麼要特別指名猶太人?」我問。


「因為猶太人在美國很有地位,勢力比黑社會還恐怖。」


「是有多恐怖?」


「上一次在猶太社區,發生了件孩童失蹤案,猶太人立刻出動了三千人搜尋,就是有這麼恐怖!」


「哇塞... 真的粉恐怖,台灣的竹X、O海幫根本沒法比耶~」


「還有,你在美國上學會比台灣多放假,也是因為老師、政府官員、控制華爾街金融都已猶太人居多,猶太人的民族節慶在哪時候,總統不得不為他們特定假日。」


「黑白通吃,太豪掰了吧!?」


「不意外,聖經上就記載,猶太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上帝揀選的子民,其餘則是外邦人,猶太人也應比外邦人享有更多的上帝恩賜,所以只要大官是猶太人,好康的當然也都只非猶太人莫屬。」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啥希特勒會想殺猶太人了......」


台灣有外省權貴,美國有猶太權貴,悲哀啊!


「相信我,有猶太律師幫你打官司,一百萬美金輕鬆到手~」


「一百萬美金耶~ 我們家可以買房子了呢~」想到我會一下子有那麼多錢,我高興地簡直要飛了!


「到時可別忘了你大伯喔~ 好姪兒~」連把我們一家趕出去的大伯也突然改變態度,好有親切感。


但是,真的有這麼容易拿到一百萬美金,一夕致富嗎?


 


兩個月後,法院


「You cannot speak English, you should have a person translate for you.」法官說。


這一天,我到法院去打官司,法官說我不會英文,需要有一個法院指定的翻譯才能出庭。


「叭啦叭啦...」法官問。


「法官叫你說出你出車禍的情形兒。」替我翻譯的阿姨問我。


「喔! 如此如此... 這般這般... 那傢伙超速撞到我。」我回答。


「He says 叭啦叭啦......」翻譯的阿姨替我向法官翻譯。


「OK~ 叭啦叭啦......」依然,法官說的,我只聽得懂OK兩字母。


「法官說什麼? 阿姨你有沒強調那傢伙超速撞到我?」我問翻譯的阿姨。


「No talking when I am not calling you!」法官兇巴巴地警告我們住嘴。


這乃我生平第一次上法庭(也希望不會有下一次),庭內的人有我、翻譯的阿姨、還有由於我未成年必須有監護人陪同的老爸坐在法官的正前方面對著法官。


「奇怪? 那個撞我兒子的肇事者怎麼沒有來呢? 我們的律師是哪一位?」老爸滿腹懷疑地說。


「Hey! If you are still talking, get out!!」法官拍桌子,大聲地再警告我們。


是呀! 撞我的那混蛋怎麼沒有出庭呢? 這不是官司嗎? 他不來代表放棄了嗎? 而且我忽然想到我這被害者連律師都還沒見過,他到底有沒有來啊?


「OK~ That's it. All you can leave now.」法官說退堂了。


結束了嗎? 法官只叫我敘述當時車禍的發生情形就叫打官司嗎?


毫無經驗、不會英文的我和老爸就這麼懵懵懂懂的像是被法官「趕」回家,之後的一切事就全任人宰割。


 


等消息等了一個月,我家


「對方的律師和我們的律師希望我們私下和解,願意賠我們兩萬塊,醫藥費全由他們負責。」老爸失望地說。


「才這樣喔? 太小氣了吧? 我肺都破了,打籃球都只能打十分鐘耶~」我更失望,還夾帶著重重怒火。


「律師說,雖然他的當事人是有超速沒有錯,但你也不是完全沒有錯,因為你騎腳踏車的時候在看地上,如果要繼續訴訟、敗了的話,可能連兩萬也拿不到。」


「這擺明是要脅嘛!? 我們不怕他們,再告!!」


「可是... 把拔我要打工賺錢養家,這份工作也不能再讓我請假當監護人陪你出庭了,姑姑和大伯兩人也工作很忙沒時間,所以我們決定乾脆和解算了。」


「哪有這樣的..?.」我很驚訝,老爸竟然會這麼算了。


「反正... 我們怎麼告也告不贏,對方也是請了猶太律師,法官好像也是猶太人,要是他們互相勾結,我們不可能有勝算的。」老爸又兩手一攤,這是他表示放棄的慣性動作,我想是真的又沒辦法了。


「希特勒! 你為啥沒殺光猶太人? 留下他們活口繼續造孽幹嘛啊!?」我氣到連思想都偏激了。


最後,理賠金兩萬在我十八歲時拿到(美國法律規定我要十八歲才能使用這理賠金),這件事也就john不了了之。


-------------------------------------------------


下集預告:


暑假來了!


來美國的第一個暑假,我要做些什麼好呢?


想回台灣,但是沒有錢,那只好自己打工去賺!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