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爺爺的喪禮,

 

我看見了爺爺的遺體,

 

因為經過了一個禮拜,

 

不管再怎麼化妝,

 

爺爺看起來還是怪怪的。

 

 

 

不知道為什麼?

 

我今天就是哭不出來,眼淚掉不出來!

 

總覺得我的氣多過於悲傷。

 

 

 

真的來了一些不知道是誰的ㄧ群人,

 

原來喪禮是這樣搞的...

 

收錢、宴客...

 

我那母親昨天還在家,比誰給多少誰給多少,

 

有一個捐350的,就在那邊大聲嚷嚷,

 

好像要給全天下知道自己的朋友最好給最多了!

 

其實不管誰捐多少,

 

我根本笑不出來好不好...

 

 

 

這是我今天在喪禮講的話:

 

 

 

當我去年在台灣的時候,我看了一部叫 " 推手 " 的電影,我就想起我的奶奶、我的爺爺。

 

我想要改變,我想要回到以前那個時候、那個模樣。

 

可是在這過程裡,我失敗了,我沒做到,爺爺走了。

 

每當我想起爺爺的晚年...

 

我25歲,我是個老把夢想掛在嘴邊的傻蛋年輕人,因為爺爺,我現在想把 "夢想" 這兩個字改成 " 做喜歡的事" ,人應該快樂。

 

 

 

 

 

其實我還是有所保留,我沒把我家裡的事和爺爺曾經跟我講的俏俏話給抖出來。

 

算了!  今天還弄僵總是不好...

 

 

 

然後...

 

爺爺棺材關了起來,入土下葬...

 

 

 

 

這是爺爺留給我的錶,很奇妙,本來在爺爺走的那天停了,可是今天又忽然開始動了!

    全站熱搜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