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五年三月七日,公立XX國民小學對六年三班展開大規模的掃黑行動,XX小學與放牛班之間的對立關係一觸即發,XX小學為了防止放牛班在校園裡變本加厲的為非作歹,通過了「 放牛班戒嚴令 」,擴充了解釋犯罪的構成要件,縱容情治單位機關介入放牛班同學們的學校生活。

 

XX小學公權力在發佈放牛班戒嚴後受到濫用,放牛班同學們的基本權利完全失去保障,這倒底是鞏固當權者統治地位的白色恐怖? 還是反社會人格的死孩子們活該呢?
 

 

今天我就扮演 被宮刑的司馬遷,帶大家重返這段被放牛班稱作「 三七事件 」 的歷史慘劇:

 

 

 

一九九五年三月七日,我永遠忘不了的一天...

 

「 晴空萬里~ 大地含笑~ 」

 

當司令台響起 疑似同志小哥費X清 的愛國歌曲,就是我們最厭煩的每日一朝會的時候到了。

 

「 三民主義───  是國民黨A代誌─── 」

 

「 魔音穿腦啊! 聽三班的 大牛 唱歌,根本就是拷問... 他有那麼愛國嗎!? 」

 

朝會嘛,參加升旗典禮表示愛國,我是很贊同,也正好可以讓有 技安 之稱的我,好好地練練嗓子,難得有此機會給我張口大聲唱出靈魂,不會有人逼我閉嘴,我哪可以放過呢?

 

可是唱完國歌升完國旗之後,要繼續留在操場上頂著大太陽或淋著毛毛雨,聽 校長、主任、導護老師、學生會長輪流報告一些我完全記不得的代誌,還真是耐不住我的性子,好想趕快回教室繼續睡我的回籠覺。

 

「 校長 在台上說話,注意聽! 我等一下會考你們 校長 說什麼! 」

 

不知道從哪來的新訓導主任 鮑大人,才剛到我們學校就一直在顯他的官威。

 

「 你這是什麼樣子!? 站沒站像,給我站好!! 」

 

長官 ( 校長 ) 講話的時候,旗下幕僚 ( 老師 ) 的工作,就是肅清一些準備莫名其妙倒大楣的二等兵 ( 一臉衰像的同學 )。

 

「 帽子怎麼沒戴? 制服怎麼沒紮進褲子裡?  學生沒有學生樣!! 」

 

說到我們學校的制服,尤其是當天穿的冬季制服,還真是我們XX小學孩子們的惡夢,能設計出來這種制服的人,一定是無話可說的蠢才。

 

我們學校在朝會時規定要帶的橘色學生帽,對於頭大的人,就像 孫猴子 的頭箍,小帽配大頭,再加上帽底鬆緊帶的設計,戴上去就和被念緊箍咒一樣折磨。

 

至於冬季制服... 藍色長袖襯衫配上深藍色運動長褲... 這西瞎米碗糕,襯衫配上卡其褲不行嗎?

 

配運動褲根本就不搭好不好?  而且最可笑的是,學校還規定穿制服時要把襯衫紮進褲子裡,而且褲子一定要穿高過肚臍眼。

 

想像一下,長袖襯衫紮進運動長褲...  平時愛奇裝異服的 阿展哥,還把褲子拉到太高腰直逼奶頭,長褲變成七分褲,腳上再穿著白襪及破球鞋,請問,有必要把小學生打扮像一個變態歐吉桑嘛?

 

其實在 肖導師 執政放牛班的日子裡,我們就已經受過其辱,肖導師 比校規還誇張,連穿運動服或便服,不管在學校穿任何衣服,都強迫我們把衣服紮進褲子裡,害我每次都被老媽罵說我活像對 志村健大叔 有偶像崇拜的癡漢,還擔心我是否有奇怪的性癖好。

 

肖導師 離開學校後,我原以為我終於可以有我的穿著自由,但...

 

「 你的制服褲呢? 」鮑大人 質問我。

 

當天我是穿著長袖制服,不過我把運動長褲換成故意弄破破的牛仔褲,自以為是 浪子王傑 的我,很顯然地在違反校規。

 

「 你! 給我上去司令台罰站!! 」

 

然後我就被 鮑大人 抓去司令台上罰站,真沒想到我第一次站上司令台,不是領獎就算了,竟然是為了這麼點芝麻小事。

 

鮑大人 您有必要那麼氣嗎? 您是婚姻不美滿? 還是... 您是個老處男? 所以有一大早未洩的起床氣!?

 

「 噗ㄘ~ 台上這個人好醜喔! 我從沒看過有這麼醜的人耶! 澎恰恰 都比他帥一百倍~ 」

 

「 鮑大人 處罰得好呀! 讓三班的 醜男大牛 終於得到他應得的報應! 」

 

「 咦? 醜男大牛 是哪裡得罪你了嗎? 」

 

「 長得太醜,強X大家的眼睛,這難道不是罪嗎? 」

 

一個人罰站在司令台上面對學校眾生,這種不枉此生的糗讓我實在永生難忘,我還隱約聽到有人幸災樂禍地閒話家常。

 

「 連服裝都不整的 大牛,真是一個不值得依靠的爛男人。  」

 

誰笑我都不打緊,不過要是 郭保保我的有紀 看到我這歹像,還會有跟我交往的可能性嗎?

 

唉... 我想破處的日子又得延期了......

 

 

 

當然,三七事件怎麼會只有我一人遭遇不幸,我這只是一個開端而已!

 

「 老師,我想去上大號! 」

 

在司令台上的我看著台下的 大便中 忽然跑去找 鮑大人 講話,身為 大便中 知己兼難兄難弟的我,用屁股也猜到一定是 大便中 的小菊花在蠢蠢欲動、等著綻放了。

 

但是,不熟悉 大便中,沒吃過咱們 大便中 虧的新官上任 鮑大人,是不可能讓解放軍小孩那麼為所欲為的。

 

「 啵... 噗... 」水屁聲響。

 

沒過多久,大便中 抓著屁股往廁所的方向跑,大在褲子上的歷史又重演了... ( 請看第四篇 老師,我想去上大號! )

 

鮑大人,我就求求您,讓 大便中 在屬於他的地方存在吧!

 

 

 

「 睡什麼!? 青蛙跳五十下! 看你還想不想睡! 還有那個誰,笑什麼! 你也跳! 」

 

「 主任,你應該指責 阿威 的,不是睡覺,而是他想到什麼在ㄎㄧ ㄑㄧㄡ。 」

 

接著,還沒完,練成站立睡覺心法的 三點威 正在朝會時做著白日春夢,睡著睡著睡到晨舉,小Y雞還指向位於三點鐘方向的 鮑大人,站在 阿威 旁邊的 鳥蛋 看到此生理反應還性奮地笑歪了。

 

 

 

「 好累喔! 朕早朝開得累了,朕要坐坐、酥湖一下...  鮑太師,替朕準備八爪椅和幾位宮女過來~ 」 

 

咱們的 皇上阿展哥 更是不甩 鮑大人,大家都站著,只有他敢坐著。

 

「 你... 給我站... 」

 

「 主任,忍住! 三班的 洪X展 是罵不得的啊!! 」

 

沒辦法,阿展哥 乃特殊案例,鮑大人 也拿他沒轍,要是 阿展哥 抓狂後,波及到其他女同學,我看 鮑大人 也別想幹主任了。

 

 

 

一個朝會開了將近一個小時,校長、老師的口水我看都可用來淹沒大陸及萬惡的共匪。

 

「 這位胖子,偷偷告訴你,你長得很像我小時候愛欺負我的同學,所以,主任我肖想這個虐待你的機會很久啦~ 科科~ 」

 

鮑大人 則是巡邏到無聊,跑回司令台尋我開心,叫衣衫不整的我把襯衫的釦子釦到最上面一顆。

 

「 主任,你自己也沒扣,為什麼叫我扣呢? 沒道理嘛~ 上一代的仇恨沒必要延續到這一代吧? 」

 

「 廢話這麼多! 叫你扣你就扣! 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學生的本分就是服從!! 」

 

天啊! 這是在整胖子嗎? 為了要把釦子釦到脖子,我弄得都快窒息了我!

 

 

 

最後這場朝會的結束,是因為本班的 小娘娘秋龜 突然臉色發白、嘴唇發紫、站到昏倒,校長 看了不得不馬上結束朝會,免得用生命在朝會的愚忠犧牲者會越來越多。

 

「 老師,我可以回去了嗎? 」

 

「 不行! 你給我留在這邊。 」

 

靠! 大家都回教室上課了,鮑大人 還要我留在司令台上罰站,這是什麼意思!? X的!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有想上課的念頭,鮑大人 還不讓我去!? 等下沒感覺了怎麼辦?

 

「 同學,你回去吧! 下次注意點。 」

 

後來是在學校失勢的 前訓導主任 叫我回教室,我的罪與罰才得到赦免...   看著 前訓導主任 在學校滿腔熱血地奮鬥了那麼久,曾經風光一時,現在卻是頭頂一片地中海的學校米蟲,我深深覺得他可憐沒人愛,便為他掉了一滴淚當做同情與感謝。

 

 

 

結果回去教室時,明明是上課時間,班上卻亂哄哄的,我才想起這節課是 陳班導 的國語課,而 陳班導 又因盲腸炎請假,學校也還沒請到代課老師,所以我們放牛班正處於無政府狀態。

 

無政府狀態有多爽? 大家看看十幾年後的今天:

 

索馬利亞海盜 搶錢搶糧搶娘兒們,可以吃好穿好交配好,因此人人都想當海盜。

 

「 海賊王 」哥爾‧D‧羅傑 在死前說出他留下了具有財富、名聲、力量世界第一的寶藏「 ONE PIECE 」,許多人為了爭奪  ONE PIECE,爭相出海當海賊,並樹立霸權,而形成了「 大海賊時代 」,因此某個日本人還把這傳說畫成漫畫海撈了一大筆。

 

人家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我們也要在無政府狀態的環境中找尋著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進入偉大航道,目標當上 海賊王,說不定我們的匪類傳奇可以讓感染 富奸病毒的林老師 有感而發,然後就會畫出 YOUNG GUNS 的完結篇,現在的六七年級生也不會死不瞑目。

 

 ( YOUNGS GUNS 是當年一部台灣人氣漫畫,但是 林政德老師 畫了十集就從此無聲無息,像謎一般,一直到二零一零年,大家根本就忘了的時候,才突如其然的畫出完結篇。 ) 

 

 

 

就當我們以為不可能有老師會來上課,準備拿著球跑去操場玩的時候...

 

「 現在是上課時間,你們想去哪? 快回教室! 」

 

哇靠! 校長 來了! 他來幹嗎!?

 

「 今天 校長 我要親自拿起教鞭來為你們班代課。 」

 

這... 代課老師又那麼難請嗎? 弄到連 校長 都要離開乾領高薪的涼差崗位?

 

然而事實上,不知哪年哪月曾當過老師的 校長,早就拿不起課本和粉筆了,所以 校長 根本不是來代課,他是來教訓人的。

 

「 是誰說你們班沒有人管的? 被學校放棄的?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

 

咦? 這句話不是前幾天 芃哥 在朝會時的自言自語:「 我們班都沒有人想要管! 我們被學校放棄了啦! 」

 

OOXX的,我就說我們班一定有哪個人是 校長 的暗部,這種私房話也會傳到 校長 的耳朵!

 

「 是我說的! 」

 

瞎米!? 總會給我們出亂子的俗仔 芃哥,竟然會知恥近乎勇,瀟灑地認罪?  ( 現在想起來,我猜是情緒起伏大的 芃哥 當時因為失戀中,所以自暴自棄的自首。)

 

之後 校長 講了一堆人生大道理,我唯一記得的重點就是「 這樣你們將來會沒有出息! 」

 

好吧,如果您堅持要用小學生的頑劣扯到他們的將來......  ( 校長,就當您神機妙算! )

 

最後 校長 可能也領悟俗話說「 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 」,便搖搖頭離去。

 


「 你看看你們!! 像什麼話!?ABCDEFG......... 」

 

唉... 校長 才從前門走,我們最討厭的 九班老師 就從後門來,沒聽過井水不犯河水嗎?

 

至於 九班老師 罵了什麼,秉持放空狀態的我們都讓它去,成語所謂 對牛彈琴, 我們乃活教材也。

 

 

 

下午掃地時間,放牛班的清潔管轄是誰都不想掃的廁所。

 

「 為什麼都我一個人在刷大便? 大便中,你用得最多,你大的你自己清啦! 」

 

習慣上,我們會把不想幹的差事全丟給 阿煩,但誰也沒想到 阿煩 今天哪根筋不對,把沾濕沉重的拖把甩向廁所的鐵窗...

 

「 碰! 」

 

「 救命啊! 學校爆炸了! 」

 

老舊腐朽的鐵窗從三樓掉到一樓,差點就壓死樓下正在掃後花園的學弟,我們還被誤會成是恐怖份子 ( 也差不多啦~ ) 。

 

「 這是意外,我也沒想會這樣,我跪下來求求你不要向老師揭發我的罪狀,否則我的一世英名、在老師心中的美好印象就都毀了! 」

 

「 開什麼玩笑? 意外難道就不用負責、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嗎!? 我不去廖北仔,不但便宜了你,我也少了一份好戲可以享受。 」

 

雖然我們都知道 阿煩 不是故意的,但這殺人未遂的嫌疑犯,總是要有個替死鬼去頂。

 

「 說! 你是不是 前訓導主任 派來的間諜!? 你是不是想在我上任的時候製造動亂,好把我轟下台、讓 前訓導主任 東山再起!? 」

 

後來平常愛扮正義使者的 阿煩鮑大人 罵到狗血淋頭,要是我早就改正歸邪,誤入歧途,反正人在做鬼在看,傷天害理,何樂而不為。

 

 

 

屋漏偏逢連夜雨,從 三七事件戒嚴開始 ( 離畢業只剩三個月 ),我們放牛班整個被盯上,學校好像在全民拼治安,每週平均我們班會有十個人被糾察隊記名字。

 

就算輪到我們班當糾察隊、別班的同學被我們記到名字,照理說學校都應該在朝會時通輯這些罪犯的,可是學校卻一點也沒懲罰他們,通通當我們亂記就是了,感覺我們當糾察隊就只是用來指揮交通、肉身擋車的。

 

而且呢,學校為了預防血氣方剛的放牛班把肝火動在球場上,我們體育課也就只能玩扯鈴、踢毽子、跳箱、跳繩,最愛的籃球則變成體育課的一場遙遠回憶......

 

 

 

 

 

那時怎麼沒想到綁架 衛會長 做人質搞政變這招呢? 不然我們最後的小學時光一定會更有趣!! 

 

 

 

 

這是我校的兩大最高權力 校長衛會長,最後一張照片是我們的校軍。

 

 

 

PS:

 

以上是幼稚鬼的一篇抱怨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派大猩&野狗阿徹 的頭像
派大猩&野狗阿徹

你們鬼哥の三貓流的某一年夏天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