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醫院檢查後,發現我的肺破了個洞,必須要開刀才行。

 

除了開刀痛到沒辦法之外,我的天兵家人與肇事者還在醫院裡上演了鬧劇。

 

----------------------------------------------------------------------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中旬,白天,紐約,醫院大門口

 

「呼~ 我重見天日啦! 老爸~ 你有替我準備豬腳麵線和過香爐的儀式嗎?」

 

手術後,我住院住了一個星期,終於離開這間位於紐約、疑似蒙古的恐龍醫院,歹戲才免於拖棚。

 

住院的生活好比監獄風雲,伙食差還小事也,最受不了人的則是...

 

「Am I gonna die? Am I gonna die? Help me, please! I don't wanna die now.」

 

周遭的人幾乎都是要死不活的病患,整天都在碎碎念說自己會不會死掉,搞得我也神經衰弱了。

 

「護士阿桑... 我要喝水,你給我尿壺幹嗎? 我要大號,你給我湯匙幹嗎? 你聽不懂我的英文,也該能意會我的比手畫腳吧? 妳覺得妳的玩笑惡作劇很幽默風趣嗎? 嗚~ 我要回家。」

 

「Let me go home, if not, my wife and my mom will bring other men to my home!」

 

「護士阿桑... 我只說我好久沒洗澡了,所以好想洗澡... 我並沒叫你脫我衣服幫我洗澡啊! 而且,妳也脫衣服幹嘛? 妳在興奮什麼!? 莫非,我真的誤入夜勤病棟? 嗚~ 我好想家...  」

 

「Don't touch me again! Im yelling the help......   My lovely wife and my mom, if I can go home, I will say 『I love you』thousand time, I will go home early, won't smoke, won't drink, won't hit you anymore.」

 

我敢說沒有人不想早日從住院生涯解脫,甚至每個人都有些非得趕快回家的傷心理由,多誇張的都有。

 

原來... 住院真的會讓一個人這麼愛家呢!

 

 

 

同日晚上,我住的大伯家

 

「大星~ 你院也出了,該是時候好好念書、好好學英文了。你休息兩天就得上學,免得你趕不上別人的成績、進度。」

 

「什麼? 我還要在美國上學喔? 我... 我們還要留在美國喔!?」

 

「廢話! 問這什麼蠢問題?」

 

「我哪有蠢? 你看我在美國都被白人開車撞到了,撞到了後還要被他痛罵,美國這有種族歧視的爛地方,我們再留著,也只是作賤自己啦!」

 

「你說誰賤? 你這小孩子越來越口無遮攔囉! 呼~ 念你有傷在身,老爸就不罵你了,不過老爸希望你要長大,思想成熟些,突破這個難關。」

 

「我... 想也想不透啊! 我想回台灣、不想留在美國受種族歧視就是沒有長大的行為嗎?  這麼說的話,從沒想出國,自始自終都願意在台灣奮鬥的人,難道全是幼稚的小鬼頭囉?」

 

「對! 沒有錯!! 你有機會來到美國,就要當寶貝來珍惜這個許多人肖想卻沒辦法擁有的機會。你要是回去台灣的話,大家一定都會笑你是隻夾著尾巴逃回狗窩的喪家之犬。兒子,你要往上看,向上爬啊! 在台灣,你就永遠只是隻在低處打滾的井底之蛙。」

 

「哇靠! 老爸你還真敢講,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言論得罪多少台灣人啊? 你會被台灣鄉民公幹的!!」

 

「哼! 我才不怕呢~ 我人又不在台灣且我又不會回到台灣~ 咬我啊?」

 

真不知老爸是在台灣遭遇過什麼事,讓他對他出生長大的故鄉台灣這麼鄙視。

 

 

 

兩天後,學校體育課

 

「歐哈喲~ 慶仔~ 好久不見了,原來你體育課跟我同班啊?」

 

「哇! 看到鬼!? 大星,你還沒死啊? 你被車撞死,又不是我害的,找我幹嘛?」

 

「看! 你說誰死啦? 仔細瞧瞧我是用雙腳走路,不是飄飄的... 咦? 怎麼有股臭味? 你嚇到尿褲子囉?

 

「不... 我是挫塞了... 我先去擦擦屁股、換條褲子,咱們待會兒聊。」

 

PS:

 

美國高中雖然是穿便服上課,但是上體育課的時候,必須到更衣室換穿學校規定一制的運動服(也就是印著學校名字的T-shirt和短褲),如果沒換,也沒「好」理由給老師的話,同等缺席。

 

而在美國上學,每天的課都一樣是「八節不一樣」的課,例如今天有生物、數學、英文、體育,明天也照樣有,不像台灣的學校每天的課都不相同、學生會因此忘記帶課本。

 

 

 

「嘿~ 阿Lee學長~」阿Lee學長體育課也是和我同班。

 

「天啊! 大星~ 你這幾天跑去哪裡了, 都不見你來上課? 你知道每一堂課只要無故缺席四次,就會被當掉嗎?」

 

「沒關係~ 我有醫生幫我開的『曠課特權』給學校,免死金牌ㄋㄟ~」

 

「醫生? 你生病啦?」

 

「如此如此... 這般這般...」

 

「唉... 你還真倒楣,剛來美國、才上學兩天就遇到這麼多鳥事。 不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啦! 我看你以後就不要騎腳踏車上學了,學校有給學生免費公車、地鐵票的福利,下課我就帶你去辦~」如果阿Lee學長早點說就好了,我也不用被車撞... 不過美國教育部還真有錢,學校營養午餐免費、公車、地鐵票也免費。(1997年的時候是這樣子,但到了經濟蕭條的現今2011年,美國沒錢了,學生也要自付了。)

 

「對啊! 我也覺得你的生命力跟蟑螂一樣打不死耶!」從運動服換回便服的慶仔也趕回來聽我講衰事,聽得津津有味。

 

「你會不會講話啊? 請說我是浴火重生的鳳凰,OK? 何況大家都被唬弄了,怕拖鞋的小強才不是不死身呢! 你忘了在唐伯虎點秋香的小強死得有多慘嗎?」

 

 

 

「OK~ Everybody, come and get the basketballs, then play~」

 

體育課老師超混的,點完名後,發給大家籃球玩,就什麼都不管了,我原本還以為美國高中會有很專業的籃球課程,讓我可以跟NBA更進一點。

 

「對了,慶仔~ 怎麼開學頭兩天沒見你來上體育課,我都不知道你也和我體育課同班呢?」

 

「你看我的樣子是喜歡運動的嗎? 我翹課了啦!」

 

「那麼,你就只剩下兩次翹課的福利,你今天又沒換運動服,二減一,剩一次,這樣好嗎? 現在才開學沒多久,你子彈就已快打光了~」

 

「哈哈~ 我剛跟老師說我生理期來了,所以不方便運動~」

 

「哇哩咧? 原來慶仔你是母的!?」 我看你之前對女生這麼哈,怎麼想也不會是女生啊! 不對! 美國什麼人都有,我表哥都疑似gay了,妳是T也不稀奇。」

 

「白痴喔!? 你看我的樣子像女生嗎? 我當然是騙老師的啦! 反正老師也不會過問什麼,可能怕問太多的話,會被控訴言語性騷擾,因為就算我是陰陽人也要尊重我的大姨媽來探親~ 而且,美國的老師都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好。」

 

「大星,你才開完刀剛出院,傷口應該還沒好,可以打球嗎?」 阿Lee學長關心地問。

 

「激烈的當然不行,但只是投投籃應該沒問題的~ 你們想看我的開刀的地方嗎? 我好想秀一下我正港男子漢的標記。」我無厘頭的說。

 

「哇塞! 你的傷口跟彈孔一樣,看起來超像中槍的。超酷的啦! 我也好想要......」慶仔更耍智障的與我一搭一唱,彷彿周星馳和吳孟達這對搞笑搭擋重現江湖了。

 

 

 

打球打了五分鐘後......

 

「呼~ 呼~ 累死我了! 喘不過氣來!」

 

「大星~ 你不是吹說你打籃球很強嗎? 還說叔叔有練過...  怎麼才打了五分鐘就不行了? 你不是正港男子漢嗎? 你這樣只比鹹蛋超人好多兩分鐘耶~」

 

奇怪? 雖然說自從上次在公園打籃球被打流鼻血後(請看第三集),我就沒再打過籃球、運動過了,但也不至於打個五分鐘後就氣喘如牛啊? 我還這麼年輕...

 

「大星,我看你還是休息吧! 我幫你去和老師說。」

 

「我想是肺破掉的後遺症。一定是的,不然我才不會這麼不堪使用。別擔心,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醫生也說過我平時要用有氧運動來做復健,不然肺會萎縮退化。」

 

「大星啊! 我看你就算好了,壽命怎麼說也會減個幾年...」

 

「死胖子! 你哪壺不提、提哪壺!? 少幸災樂禍、唯恐天下不亂,你給我閉嘴!」

 

其實被慶仔這麼老實一說,小小年紀的我,已開始對我的健康憂慮了。

 

沒有來美國,我就沒經歷過生死關頭,這該值得驕傲嗎?

 

 

 

英文課

 

「大星啊~ 你『不在』的期間,我有新發現喔~」 慶仔故意把「不在」說得字正腔圓。

 

「你說誰『不在』啦? 我從頭到尾都沒去世過! 你有什麼新發現? 有屁快放! 是被單字的訣竅嗎? 我現在正需要的說~」

 

「ㄘㄟˊ 少假仙了啦! 我才不信你有這麼認真~  是我的雷達發現到我們班上有一位大正妹,就是她-- 林秋秋,外號大眼秋。」

 

「嗯... 真的挺正的~ 除了大眼睛外,還有高挑的身材,感覺好像明星梁詠琪。」

 

「哈~ 經過我認證的,品質有保證的啦! 大眼秋果真會讓人起秋對吧?」

 

「那個... 作者說,你要是再把小說染黃的話,就沒下次出場的機會了! 大眼秋是粉正沒錯啦~ 可是我沒有興趣。」

 

「瞎米!? 你沒有性趣!? 你該不會... 車禍傷到的不是肺,而是那話兒吧? 所以那裡被截短導致你現在心有餘而力不足? 真可憐... 我好同情你~」

 

「呸呸呸! 你少在那邊歐背共!! 我沒有興趣是因為...  我在台灣已經有女朋友了啦!」

 

-----------------------------------------------------------------------

 

下集預告:

 

女主角來囉! 女主角終於來了!! 而且還疑似兩位?

 

等了十集,陽盛陰衰的小說終於可以陰陽調和...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醫院檢查後,發現我的肺破了個洞,必須要開刀才行。

 

除了開刀讓我痛到沒辦法之外,我的天兵家人與肇事者,還在醫院裡上演了鬧劇。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中旬,白天,紐約,醫院大門口 

 

「呼我重見天日啦老爸你有替我準備豬腳麵線過香爐的儀式

 

手術後,我住院住了一個星期,終於離開這家位於紐約、疑似蒙古的恐龍醫院,歹戲才免於拖棚。

 

住院的生活好比監獄風雲,伙食差還小事也,最受不了人的則是……

 

 

 

回想中)醫院病房 

 

Am I gonna die? Am I gonna die? Help me, please! I don't wanna die now.

 

周遭的人幾乎都是要死不活的病患,整天都在碎碎唸說自己會不會死掉,搞得我也神經衰弱了。

 

「護士阿桑……我要喝水,妳給我尿壺幹麼我要大號,妳給我湯匙幹麼妳聽不懂我的英文,也該能意會我的比手畫腳吧妳覺得妳的玩笑、惡作劇,很幽默風趣嗎我要回家!」我快受不了這家醫院的護士了。

 

Let me go home! If not, my wife and my mom will bring other men to my home!」同樣的,我旁邊病床的床友……「病」友,也和我一樣要崩潰地說。

 

「護士阿桑……我只說我好久沒洗澡了,所以好想洗澡我並沒叫妳脫我衣服、幫我洗澡啊而且,妳幹麼也脫衣服啊妳在興奮什麼莫非,我真的誤入夜勤病棟我好想家……

 

Don't touch me again! I’m yelling the help...My lovely wife and my mom, if I can go home, I will say “I love you” thousand time, I will go home early, won't smoke, won't drink, won't hit you anymore.

 

我敢說,沒有人不想早日從住院生涯解脫,甚至每個人都有些非得趕快回家的傷心理由,多誇張的都有。

 

原來……住院真的會讓一個人變得這麼愛家

 

 

 

同日,晚上 

 

「大星~你院也出了,該是時候好好唸書、好好學英文了。你休息兩天就得上學,免得趕不上別人的成績和進度。」老爸說。

 

「什麼?我還要在美國上學喔?我……我們還要留在美國喔!」我很不爽,因為老爸他竟然還想要我待在美國。

 

「廢話!問這什麼蠢問題?」老爸帶著怒氣,說話開始大聲起來。

 

「我哪有蠢?你看我在美國都被白人開車撞到了,撞到了後還要被他痛罵,美國這個有種族歧視的爛地方,我們再留著,也只是作賤自己啦!」我也不怕被老爸罵了,於是攤牌把心底話一口氣講出來,講著講著,我還流下了男兒淚,有夠瓊瑤說。

 

「你說誰賤?你這小孩子越來越口無遮攔囉!呼~念你有傷在身,老爸就不罵你了。不過老爸希望你要長大,思想成熟些,突破這個難關。」老爸見我帶傷哭訴,吐了口氣後,換用婉轉的語氣,跟拿出苦肉計的我狡辯。

 

「我……想也想不透啊!我想回台灣、不想留在美國受種族歧視,就是沒有長大的行為嗎?這麼說的話,從沒想出國、自始自終都願意在台灣奮鬥的人,難道全是幼稚的小鬼頭?」見招拆招,我挑老爸的語病和他講「道理」。

 

「對!沒有錯!你有機會來美國,就要當寶貝來珍惜這個許多人肖想卻沒辦法擁有的機會!你要是回台灣去的話,大家一定都會笑你是隻夾著尾巴逃回狗窩的喪家之犬!兒子,你要往上看,向上爬啊!在台灣,你就永遠只是隻在低處打滾的井底之蛙。」老爸用貶低台灣的他人來抬高來到美國的自己,這招真是高招得亂七八「招」。

 

「哇靠!老爸你還真敢講!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的言論得罪多少台灣人啊?你會被台灣鄉民公幹的!」老爸說的話讓身為台灣人的我火大了,如果他不是我老爸,我可能一拳打過去。

 

「哼!我才不怕呢!我人又不在台灣,而且我又不會回到台灣!咬我啊~」老爸仍然面不改色,持續他的莫名其妙的理直氣壯。

 

真不知老爸是在台灣遭遇過什麼事?竟讓他對他出生長大的故鄉台灣這麼鄙視……

 

 

 

兩天後,學校體育課 

 

「歐哈喲~慶仔,好久不見了!原來你體育課跟我同班啊?」我站在慶仔背後拍他的背,跟他打招呼。

 

「哇――!看到鬼了!大星,你被車撞死,又不是我害的,找我幹麼?」慶仔轉身,看到我像看到鬼似地嚇了一跳。

 

 

 

紐約-10-72.jpg  

 

 

 

「看!你說誰死啦?仔細瞧瞧,我是用雙腳走路,不是飄飄的……咦?怎麼有股臭味?你嚇到尿褲子囉?」

 

「不……我是挫塞了……我先去擦擦屁股、換條褲子,咱們待會兒聊。」

 

 

 

PS:

 

美國高中雖然是穿便服上課,但上體育課時,必須到更衣室換穿學校規定的運動服(也就是印著學校名字的T-shirt和短褲),如果沒換、也沒「好」理由給老師的話,就等同缺席。

 

而在美國上學,每天的課都一樣是「八節不一樣」的課,例如今天有生物、數學、英文、體育,明天也照樣有;不像台灣的學校,因每天的課都不相同,常弄得學生會忘記帶課本。

 

 

 

「嘿~阿Lee學長~」阿Lee學長的體育課和我是同一堂。

 

「天啊!大星~你這幾天跑去哪裡了?都不見你來上課。難道你不知道每一堂課只要無故缺席四次,就會被當掉嗎?」阿Lee學長很訝異我怎麼忽然不見了好幾天,所以關心地問。

 

「沒關係~我有醫生幫我開的『曠課特權』給學校,免死金牌ㄋㄟ~」

 

「醫生?你生病啦?」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唉……你還真倒楣,剛來美國、才上學兩天,就遇到這麼多鳥事。不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啦!我看你以後就不要騎腳踏車上學了,學校有給學生免費公車、地鐵票的福利,下課我就帶你去辦~」

 

如果阿Lee學長早點說就好了,我也不用被車撞……不過話說回來,美國教育部還真有錢,學校營養午餐免費,公車、地鐵票也免費PS1997年的時候是這樣,但到了經濟蕭條的現今2011年,美國沒錢了,學生也就要自付了。)

 

「對啊!我也覺得你的生命力跟蟑螂一樣打不死耶!」從運動服換回便服的慶仔也趕回來聽我講衰事,聽得津津有味。

 

「你會不會講話啊?請說我是浴火重生的鳳凰,OK?何況大家都被唬弄了,怕拖鞋的小強才不是不死之身呢!你忘了在《唐伯虎點秋香》裡的小強死得有多慘?」提到蟑螂小強,我不得不為「其實牠只不過是隻脆弱的小昆蟲」的牠平反。

 

 OK~ Everybody, come and get the basketballs, then play~

 

體育課老師超混的,點完名、發給大家籃球玩後,就什麼都不管了。原本我還以為美國高中會有很專業的籃球課程,讓我可以跟NBA更近一點說……

 

「對了,慶仔~怎麼開學頭兩天沒見你來上體育課?我都不知道你也和我體育課同班呢?」我問慶仔。

 

「你看我的樣子是喜歡運動的嗎?我翹課了啦!」慶仔表示他是個胖子,不愛運動,所以翹體育課是理所當然。

 

「那麼,你就只剩下兩次翹課的福利嘍?你今天又沒換運動服,二減一,剩一次!這樣好嗎?現在才開學沒多久,你子彈就已經快打光了~」我糗慶仔。

 

「哈哈~我剛跟老師說我生理期來了,不方便運動~」慶仔完全不在乎地以開玩笑帶過。

 

「哇哩咧,原來慶仔你是母的?可是我看你之前對女生那麼哈,怎麼想也不會想到你是女生啊!不對!美國什麼人都有,我表哥都疑似Gay了,你是T也不稀奇。」

 

「白痴喔!你看我的樣子像女生嗎?我騙老師的啦!反正老師也不會過問什麼,可能怕問太多的話,會被控訴言語性騷擾,因為就算我是陰陽人也要尊重我的大姨媽來探親~而且美國的老師都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慶仔這麼一講,我覺得台灣的老師比美國的老師負責任多了。

 

「大星,你才開完刀、剛出院,傷口應該還沒好,可以打球嗎?」阿Lee學長擔心地問。

 

「激烈的當然不行,但只是投投籃,我想沒問題的啦~你們想看我開刀的地方嗎?我好想秀一下我正港男子漢的標記喔!」我無厘頭地說。

 

「哇塞!你的傷口跟彈孔一樣,看起來超像中槍的。超酷的啦!我也好想要……」慶仔更耍智障地與我一搭一唱,彷彿周星馳和吳孟達這對搞笑搭擋重現江湖了。

 

 打球打了五分鐘後……

 

「呼~呼~累死我了!喘不過氣來!」我累得跪在地上喘氣。

 

「大星~你不是吹說,你打籃球很強嗎?還說叔叔有練過……怎麼才打了五分鐘就不行了?你不是正港男子漢嗎?你這樣只比鹹蛋超人多兩分鐘耶~」剛才我糗慶仔,現在換他糗我。

 

奇怪?雖說自從上次在公園打籃球被打得流鼻血後(請看第三集),我就沒再打過籃球、運動過了,但也不至於打個五分鐘就氣喘如牛啊?我還這麼年輕……

 

「大星,我看你還是休息吧!我幫你去和老師說。」阿Lee學長怕我再打下去會出事地說。

 

「我想是肺破掉的後遺症……一定是的!不然我才不會這麼不堪使用。別擔心,我休息一下就好了~醫生也說過,我平時要用有氧運動來做復健,否則肺會萎縮退化。」我和阿Lee學長說我沒事。

 

「大星啊!我看你就算好了。壽命再怎麼說,也會減個幾年……」搞不清楚狀況的慶仔還在一旁嬉鬧。

 

「死胖子!你哪壺不提、提哪壺!少幸災樂禍、唯恐天下不亂!你給我閉嘴!」我生氣地追著慶仔要扁他,可是我的狀態卻讓我連一個不擅運動的胖子都追不上。

 

其實被慶仔這麼老實一說,小小年紀的我,已開始對我的健康憂慮了。

 

沒有來美國,我就沒經歷過生死關頭,這該值得驕傲嗎?

 

 

 

同日,英文課

 

「大星啊~你『不在』的期間,我有新發現喔~」慶仔故意把「不在」說得字正腔圓。

 

「你說誰『不在』啦?我從頭到尾都沒去世過!你有什麼新發現?有屁快放!是背單字的訣竅嗎?我正需要說~」我沒好氣地說。

 

「ㄘㄟˊ~少假仙了啦!我才不信你有這麼認真!是我的雷達發現到我們班上有一個大正妹~噹噹!就是她,林秋秋,外號大眼秋。」慶仔興奮異常地向我介紹。

 

「嗯……真的挺正的~除了大眼睛外,還有高挑的身材,感覺好像明星梁詠琪。」我點點頭表示我也同意大眼秋挺正。

 

「嘿嘿~經過我認證的,品質有保證的啦!大眼秋果真會讓人起秋,對吧?」慶仔發出痴漢才有的淫笑。

 

「那個……作者說,你要是再把小說染黃的話,就沒下次出場的機會了!大眼秋是粉正沒錯啦~可是,我沒有興趣。」我對想要染指這純潔小說的慶仔感到不恥說……

 

「瞎米?你沒有性趣?你該不會……車禍傷到的不是肺,而是那話兒吧?所以那裡被截短導致你現在心有餘而力不足?真可憐……我好同情你~」慶仔說著說著,眼眶突然紅了、濕了。

 

他還真能演,真以為他是金馬獎影帝啊?

 

「呸呸呸!你少在那邊歐背共!我沒有興趣是因為……我在台灣已經有女朋友了啦!」

 

下集預告:

 

女主角來囉!女主角終於來了!而且,還疑似兩位?

 

等了十集,陽盛陰衰的小說終於可以陰陽調和……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