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成績沒有進步的牛奶人離開了學校到外州打工去,一塊兒在美國學校奮鬥的戰友因此少了一個。


成績也沒有進步、不知道如何進步的我徬徨無助,本來打算就此放棄的說。


這時,阿Lee學長一語驚醒夢中人,他要我放下身段,來去作弊...


-----------------------------------------------------------------------------


民國八十七年一月中旬 假日上午,紐約,大伯家的廁所


「嗯... 嗯... 怎麼辦呢? 是否我要虛心接受阿Lee學長的真心建議,採用作弊的方式過關呢?  嗯... 嗯... 出來了~ 出來了~ 呼~ 爽啊!」


我相信很多人一生當中的許多重要決定,都是在馬桶上一邊解放一邊思考出來的,當然我也不例外。


「如果不作弊的話,以我現在的英文程度,肯定會留個一兩年級,更慘的,搞不好連高中都畢不了業。 這樣,不是丟臉死了嗎? 老爸老媽不殺了我才怪! 沒辦法,為了生存,我看我乾脆就......」


「喂! 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廁所外傳來老媽和大伯吵架的大吼聲,整個打斷了一位正在認真作人生抉擇的青少年。


「老媽在鬼叫什麼啊?」我起身,想趕快擦好屁股到外頭看熱鬧。


「哇! 好燙啊!! 我的屁股───」


大伯家的「外人」用廁所,除了超小到彎腰擦屁股的時候,屁股會把門頂開之外,裡頭還有一根粗粗長長、會燙屁股的暖氣管鑲在牆壁上。


「OOXX! 這廁所的設計真是有夠CHICKEN EIGHT的!! 總有一天我的小菊花會因此報廢的,在錯誤的地方轉大人,很嘔耶!」我揉著屁屁。


「潘大星,你是大完了沒? 快來拉住馬麻啦! 不然馬麻和大伯會打架!!」妹妹叫我快點解決廁事,並出來當和事佬。


「蛋幾勒捏~ 我的屁股受傷了啦!」雖然屁屁不是我的生財工具,但怎麼說它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比起老媽和大伯,屁屁重要太多了。


「屁股受傷,有麥克表哥免費醫你,怕什麼? 你快大完出來就是了!」才不管我死活的妹妹仍然在那邊催。


其實,我就是因為不想麥克表哥醫我,所以才怕屁股受傷。(請看第五集)


 


大伯家的洗衣間


「馬麻,妳是在吵什麼啊?」我問老媽。


「對啊! 我準備在外頭享受飯後一根菸,妳害我剛點火才抽沒多久,就得熄掉,白白浪費一根。 妳可知道美國一根菸比台灣貴多少嗎?」在屋外抽菸的老爸聽到老媽的聲音也趕來。


「你看看你哥啦! 他不給我們用洗衣機!」老媽指著大伯,向老爸投訴。


「我沒說不給你們用,只是你們一個禮拜洗太多回了,浪費我很多水,所以我斷水斷電,希望你們節制一點。」大伯說。


「拜託! 我們一家有六口耶! 而且,我們有付你房租啊!」老媽不客氣地對大伯說。


「爸、馬麻~ 原來你有付給大伯房租,不是白吃白住喔?」我說。


「廢話! 天下有哪個白痴會平白讓人白吃白住? 你爸爸和我一個月才賺一千塊美金,有九百都進了你大伯的口袋了!」老媽講了我才知道,我也覺得有付大伯房租,幹嘛大伯還要限制我們洗衣服。


「講話客氣點OK? 你們這區區九百塊哪夠我付房貸啊?」大伯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他想漲房租。


「你講話也憑良心! 我們不但付你房租,連你們家的買菜錢也都是我們在出耶!」老媽再攤牌。


「老婆,大家都是一家人,買菜是大家都在吃的,不用計較這個啦~」老爸拉住老媽,怕老媽再把牌攤下去,他和大伯會斷了兄弟情。


「既然都是一家人,那為什麼你爸和你媽全是我們在顧? 你哥哥都不用出錢出力的喔!?」老爸拉也沒有用,老媽還是攤出王牌諷刺大伯,說大伯都沒在照顧爺爺和奶奶。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十五歲的我已經能體會了......


「我不給妳多說了,反正你們現在不准用洗衣機就是了,你們要洗就花錢去洗衣店洗,要不然,你們都給我滾!」然後無「顏」以對的大伯便把我們轟出去。


「好! 誰怕誰! 走就走!」老媽氣呼呼地奪門而出,我、老爸、妹妹,三人望著老媽孤單的背影,怕她衝動中鑄下大錯,只好也跟出去。


 


同日中午,公園


「好冷好冷,冷斃了! 馬麻,妳看都是妳的意氣用事啦! 害我們被大伯趕出來了!」我用兩手摩擦著全身上下,希望可以製造點熱能避寒。


極度寒冷的紐約冬天,我、老爸、老媽、妹妹被大伯趕出家門,東走走西走走,沒地方可去的我們走到了公園。(值得慶幸的是,大伯沒把爺爺和奶奶兩位老人家也趕出來,還算是有「孝心」。)


「別吵! 我正在想我們現在要去哪。」做事沒計畫的老媽煩惱著說。


「馬麻~ 妳看那裡有人穿著破破爛爛的睡在板凳上耶~」妹妹指著睡在公園裡的遊民。


不管哪個國家,就算是在那個「號稱」世界第一強國、世界最富裕的美國也是和台北龍山寺一樣有露宿街頭的遊民。


「爸~ 美國不是有遊民救濟站嗎? 現在是午餐時間,我們去那兒求救、要飯吃吧!」我向老爸提議。


「他們不可能會收留我們的啦! 我們又不是美國公民,沒有這款福利的。」老爸搖搖頭否決。


說得也是,我們不是美國公民,美國政府會收留我們這些「黃皮膚的來路不明」,那就表示國安有問題。


「那麼... 老公,我們去投靠你姊姊吧?」老媽向老爸提議。


「這更不可能,我爸之前在我姊那兒住,和我姊夫翻臉了,所以他們會接納我們才有鬼!」老爸又搖搖頭否決。(爺爺和姑爹的恩恩怨怨,請看第五集和第九集~)


哇塞! 怎麼我們到哪裡都是惹人嫌啊?


「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嗎? 怎麼紐約的親戚都這麼絕啊?」老媽緊張了。


「哪裡都是一樣,在台灣也是一樣,寄人籬下久了都會惹人討厭的。 唉... 老婆妳搞砸我省錢買房子的計畫了,本來我打算在哥哥家能忍則忍,忍到我存夠錢買房子。」老爸開始怪起老媽來。


「你是白目喔!? 憑你這點點薪水,何況又全繳給你哥投資房產和貼補家用,你這冤大頭是一輩子也存不到啦!」老媽也怪起老爸,你怪我,我怪你,這就是人的劣根性。


「什麼話!? 人家的薪水也是會漲的啊! 以後加薪了,自然就存到了嘛~」老爸似乎忘了房價也是會跟著漲...


說真的,我也認為一向不擅理財的老爸在痴人說夢,不意外他以前在台灣會做生意失敗。(這是我們潘家來美國的原因之一,想知道更詳細的情形,請看第十三集~)


 


「等一下再吵吧~ 我們應該先想想今晚要住哪才對,不然這樣... 我有個叫慶仔的同學,他家大的不得了,我問他看看能不能接納我們,大家都是台灣人,他應該會答應的。」我又提議。


「好主意,那還不趕快去問! 再「呆」在公園裡受天寒地凍,明天我們都得上社會新聞了。」老爸還真有閒情雅致,講話挺幽默的。


「喂~ 慶仔啊~ 我有事情想拜託你幫忙搞定...」我們走到有裝置公共電話的地方,打電話給慶仔。


「不要! 你一定是出了亂子,想把麻煩扔給我。」慶仔馬上拒絕,連話都不讓我說完。


「看! 你先聽我說完嘛! 如此如此... 這般這般...」因為事態嚴重,我還是逼慶仔聽完。


「我沒法度啦~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媽超小氣的,而且...」慶仔說。


「COME ON~ 不要而且啦~ 就住個一兩天而已,這點忙都幫不上,怎麼當兄弟的?」


「這不是兄不兄弟的問題,是我老媽不可能會答應的,我表哥和表姊最近才被我媽趕出去,就是因為一個交了大陸妹當馬子,另一個去倒貼外省人男友,嚴重違反我們家族的天條。 所以囉~ 你家又是外省人,我老媽肯定拒你們於千里之外。」


「沒這麼誇張吧? 生來就是外省人也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況且,我媽是正港的台灣人,我也有台灣血統啊!」我繼續向慶仔盧。


「厚~ 你還沒聽懂,我表哥和表姊也是正港的台灣人,可是我們家族認為他們背叛了台灣人,一個傾中共,一個傾國民匪黨。 反正,你們就是不能住我家啦! 我還有好片要忙著欣賞,我要掛電話了,BYE~」慶仔不想跟我耗了,急忙掛下電話。


我、老爸、老媽、妹妹四顆人球被踢來踢去,無家可歸的滋味,十五歲的我也體會到了。


 


「抱歉,孩兒辦事不力,談判破裂了...」失敗的我向老爸老媽道歉。


「哇嗚~ 我們該怎麼辦啦? 老公?」老媽哭了。


「還能怎麼辦? 回哥哥家臥薪嘗膽吧~」老爸摟著老媽,安慰著說。


最後,老爸老媽選擇委曲求全,繼續賴在大伯家。


 


不過呢,有一就有二,老媽和大伯吵架依然接二連三的上演。


一個月後,老爸老媽便帶著我和妹妹、爺爺、奶奶,一家六口搬離大伯家......


--------------------------------------------------------------------


下集預告:


穿插了一段家務事,接下來要回到學校繼續我海外求學的奮鬥史。


江湖上流傳下來的【 作弊十一口訣 】是瞎米?


賣關子,下回給各位在課業上迷失的小羔羊指引開示~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