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爺爺自己把嘴上的管子,也就是那隻伸進喉嚨幫助呼吸的管子,


爺爺自己把它給拆掉了!


雖然今天就有預期要幫爺爺拆管子,姑姑就問爺爺要不要把管子拿掉,靠自己呼吸,爺爺就點頭。


但是爺爺等不及了,因為醫生在別的病房看診,而姑姑去上廁所的那段片刻,爺爺就自己把管子拆了。


我想爺爺一定恨死那條管子,一定痛苦夠了,一定不想再痛苦了!


爺爺真是條性情剛烈的山東漢子。


 


爺爺之前說過他待過游擊隊,他們隊長叫李述桂,是爺爺崇拜的人,


爺爺一直說他是條漢子。


當時他們小隊要逃的時候,他們隊長就是不走,說那裏是他的家,還叫他們隊就把他活埋算了!


 


我趕到醫院的時候,爺爺的意識清楚,聽到我來,眼睛睜開一點點,然後伸出手來握我的手。


他一定等很久了...


 


不過爺爺還是沒有力氣講話,後來有個護士進來跟我們聊說爺爺的情況,


她說爺爺的自我呼吸情況很好,但是因為怕爺爺痛或有喘不上氣的現象,


所以就固定時間給爺爺打嗎啡。


其實我聽了要固定打嗎啡,我害怕了,原來嗎啡是要這樣用的,我以為是緊急情況才用的。


這樣固定打,爺爺不就習慣性需要嗎啡嗎?


我害怕爺爺一直用嗎啡後,就一直睡一直睡,醒都醒不過來了...


 


護士跟我們聊完,離開病房的馬上,爺爺就互然動了,睜一點點眼,皺著眉頭,兩隻手摸來摸去在找我們。


原來爺爺剛才都沒有睡著,因為我們講英文,爺爺聽不懂,所以爺爺一定是在害怕。


我就握著爺爺的手跟他講:


" 爺爺,護士說你自己呼吸的很好,情況還不錯,我不會騙你的。"


然後爺爺就對我笑了一下,閉上眼睛又睡了。


我爺爺是最討厭別人騙他的,當我跟他講時,我很小心,我不想對爺爺講謊話。


爺爺是真的呼吸的很好,情況還不錯,我也沒有騙爺爺,


但是,


我沒告訴他一直打嗎啡幫助他舒服的事...


 


爺爺曾經就跟我講過,進了醫院就出不去了...


天阿!


 


剛才,爺爺好像有點醒了,我們問他冷不冷,痛不痛,他都搖頭。


爺爺的手還會因為不舒服自己換姿勢。


 


上帝!


祢看見了嘛?


爺爺和我都需要祢!


阿們


 


我想起了我小一到小四的時候,爺爺每天早上都會帶我去上學,都會買美而美給我吃,


" 兩支沾滿番茄醬的熱狗,和一杯中杯咖啡牛乳 "  我每天的早餐呢!


爺爺! 我回台灣的時候,那家美而美還有開喔!


而且我早上最喜歡搶第一個進教室,自告奮勇的幫大家開門,


我還每天早上六點20起床,然後爺爺就帶我去學校,陪我走到教室門口,打開門,


等到七點的學校鈴聲響,才肯走去搭公車上班。


爺爺! 我好想跟你一塊兒回到那個時候!


 

    全站熱搜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