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牛奶人家和慶仔家簡直是兩個不同的世界,真的很讓人感嘆,好比哈林區和曼哈頓,這可悲的貧富差距,典型的紐約風。

 

------------------------------------------------------------------------------------------

 

民國八十六年 十一月中旬,紐約,英文課

 

「慶仔~ 你領到成績單了嗎? 給我瞧瞧~」我問著坐在旁邊的慶仔。

 

PS:

 

美國高中和台灣一樣,一年有兩個學期,上學期是九月到隔年一月中旬,感恩節和聖誕節會放一到兩個星期的假,下學期是二月到六月中旬,四月的時候會放一個多星期的春假。每一個學期各科會有三次大考和不定時的小考,第一次和第二次大考(midterm)後,學校會發成績單給學生,成績單記錄著各科在這一段時間的平均成績,第三次大考(final)後,也就是這一學期的結束,學校則會發給學生這一學期的總成績單。

 

「靠! 你又不是我阿母,瞧三小啊?」

 

「我想彼此有個競爭,互相勉勵嘛~   天啊! 你竟然滿江紅!? 連中文課和體育課都不及格,你也太混了吧! 看來... 你是不配當我的對手了~」

 

「看! 你五十步笑百步,你也只有中文、體育、數學三科及格而已,所有只要用到英文的,你也都不及格啊! 告訴你,在美國英文沒學好,你還是沒屁用的啦!」

 

「我知道你講話衝,是因為你在嫉妒我的成績比你好,所以我原諒你~  那你呢,牛奶人,你這次成績如何?」

 

「我... 我只有中文和體育及格。 唉... 我回家一定會被我媽罵個半死,我想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和你們坐同學了。」

 

「沒這麼嚴重吧!? 你才剛來美國念書,頭幾次拿到爛成績很正常的啊!」

 

「可是我媽並不這麼想,她說如果我在學校學不好英文,就叫我跟我爸到外州的餐館打工賺錢,英文就在餐館裡學餐館專用的就足夠了。」

 

「我有辦法,我叫我哥用電腦幫你做張假成績單怎樣? 別客氣,我這次也有做假的打算,我也叫我哥順便幫你做一張~」

 

「不用了啦~ 其實我也覺得我媽講得對,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在上學,反正家裡有我弟比較會念書,全家讓我弟一個孩子念就好了。

 

「所以... 你真的要離開我們了? 今天便是我最後一天看到你囉~」

 

「嗯! 大星,你不要難過嘛~ 你哭我也是會哭的,嗚...」

 

「看你倆如此依依不捨,搞得我也要流下男兒淚了...  這樣好了,我身上這件不便宜的羽毛厚外套送給你穿,你應該沒體驗過紐約的冬天吧? 超冷的喔! 看你每天都穿同一件薄夾克,這樣是無法在紐約過冬的。」

 

「慶仔,人家牛奶人說他要去外州打工,不是在紐約,搞不好他去的是德州或加州,那裡很熱,是沒有冬天的。不然這樣,你送我算了,沒錢買的我正需要它~」

 

「大星,我要去的是康州,那裡也很冷,你就可憐我,讓慶仔送我吧...」

 

「和你開玩笑的啦~  牛奶人,我詞窮了,到那裡可別忘了我這位兄弟喔~」

 

放學後,我和慶仔各拿出五塊錢,買了巧克力餅乾和汽水,到學校附近的公園為牛奶人開了個離別趴。

 

然後隔天,就真的沒看到牛奶人來上學了。

 

 

 

民國八十六年 十二月中旬,紐約,生物實驗課

 

「唉! 又是我最討厭的實驗課,害我又要挨餓!!」

 

在美國高中上生物課,每個星期會抽一天做實驗,但比較特別的是,學校排實驗課,會排在學生的吃飯時間或是體育課來上,被分配在吃飯時間上實驗課的我,不能享用喜愛的美國垃圾速食,這就是我會討厭實驗課的一個原因。

 

「牛奶人離開一個月了,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樣? 美國冬天的『凍』死人了,慶仔送他的那件羽毛外套,一定還不夠暖和,希望牛奶人別因捨不得買厚衣服而著涼生病。」

 

紐約冬天和台灣相比已經不能只用「冷」來形容了,要用「凍」來形容才恰當,十二月中旬,華氏27度大約等於攝氏零下3度,如果人沒有穿暖和,身體則會凍到發疼,例如我的手沒有戴手套,在外頭待五分鐘的話,手便會凍的痛到連知覺都沒。尤其像我這種剛從熱帶來到寒帶過冬的,嘴巴還會凍到發抖、舌頭會凍到發麻,然後講話就會大舌頭。

 

「說到慶仔,慶仔他X的又翹課了,害我一個說中文的伴都沒有。」

 

很奇怪,學校知道我是有念雙語課程、英文不好的學生,但卻讓我的實驗課的同學們幾乎沒有華人,唯二的牛奶人和慶仔現在也都不來了,讓我一個人好孤單。

 

PS:

 

有念雙語的學生,因為英文程度不比當地的美國人,所以學校會把相同語系的雙語學生歸類在同一班上課(例如華人和華人、韓國人和韓國人),不會讓他們跟當地美國人一塊兒上課(除了體育課)。雙語學生念的英文課程也比較簡單,老師和同學們如果同樣是華人,老師便會用同學們熟悉的中文或是廣東話上課,如果老師只會說英文,也會特地說最簡單文法的英文。

 

「Hey! King Kong, you try to do this, cut this frog.」與我同組的白人同學有嘗試著讓我加入他們實驗的行列。

 

「What? I don't know.」聽不懂英文的我,怎麼有可能參與他們的實驗嘛!? 他們和我說什麼,我也只會回答「什麼? 我不知道。」

 

「Forget it, you don' know English.」因此到最後,和我同組的同學們都會放棄我這位組員,把我扔在一邊,讓我自生自滅。(不然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要是我在台灣,同學是完全不會說中文的人,我想我也是會拋下這無法溝通的拖油瓶。)

 

「你會說中文對不對? 你能不能教我做實驗啊?」

 

其實實驗課有個會說中文的華人學生助教,但我每次請求他教我,他都會...

 

「你等一下~  你等一下好嗎? 你等一下可以嗎!?」

 

這個華人助教每次都會用中文跟我說等一下,然後...

 

「噹噹噹噹!!」下課鐘聲。

 

然後我乖乖地等到下課,他卻理都沒理過我。

 

「Hey~ If you need help, ask me whenever you want, ok?」

 

「Oh~ you are so nice guy.」

 

可是看他對那些白人學生都挺好的,都有求必應,像隻哈巴狗。

 

「可惡! 華人都不幫華人,他又不是不會說中文不能幫我!! 是嫌不會英文的我很麻煩? 還是很丟臉!? X的! 超想扁他的!!」

 

 

 

同日 生物課

 

「呼~ 呼~」

 

「大星,別睡了啦! 老師在看你了!」

 

「管他的~ 我就偏要睡!」

 

成績不好,大家笑我,沒人教我功課,所以左想右想,我終於領悟到一種絕佳的應對措施,那就是...

 

「大星,我記得剛認識你時,你是個有理想抱負,很有幹勁的追風少年,怎麼你現在的眼神看起來似乎已對人生放棄了?」

 

沒錯! 我的應對措施就是-- 「放棄」!

 

 

 

放棄三大守則:

 

一. 只要上課聽不懂,就給它睡到下課。

 

「Mr. King Kong,你怎麼一直在睡覺呢? 你這樣沒有認真聽老師上課,考試會不及格的喔~」(廣東國語) 生物老師插著腰問。

 

「老師,我就是聽了還不及格,才下定決心睡覺的。我解不了惑,是表示老師妳傳道、授業的功力不行,所以我睡覺是應該的。」

 

「那你想老師怎樣? 老師已經盡力了。」(廣東國語)

 

「慶仔,現在交給你替我發言,我要繼續補眠了。」

 

「老師~ 我這裡有捲日本教學錄影帶,妳拿回家參考參考,如果有需要,我可陪妳一塊兒演練喔~」

 

「是金八老師嗎? 老師也有以金八老師為目標過... 這是什麼? 『那些夜,我們一起睡的女教師』?」(廣東國語)

 

 

 

二. 考試不會寫,別絞盡腦汁想太多,簡簡單單就給它算了。

 

「大星,今天生物課要小考,你準備好了沒?」

 

「當然準備好了~ 你看我的鉛筆四面各刻了1 2 3 4,等一下擲鉛筆,看轉到哪個數字,我就填哪個~」

 

「媽媽咪呀! 你這哪叫準備啊? 你媽要是看你這樣會傷心的。」

 

「不然咧? 昨天在家溫了老半天的書,還是有看沒有懂,寧可浪費時間溫書,倒不如把時間花在找美眉溫存,讓我爺爺能在有生之年抱到曾孫,這是和樂而不為的孝道啊! 經國先生頒訂的青年守則裡『孝順為齊家之本』在第二條,而『學問為濟世之本』在第十一條,就是強調說實際溫存、多多益善,傳宗接代就是至孝,齊了家後,也就不怕我們老了後,國家沒有下一代繳稅養我們。 你說,這是不是比溫書學習紙上談兵的大道理重要太多了!?  」

 

「對!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沒有齊家,那來的治國平天下呢! 讓我們一起來促進生育率吧! 不過... 大星,讀者可能承受不起你的硬扯,而且... 太冷了啦! 不好笑到我連給你吐槽的點都找不到。 我講的準備意思是,你用鉛筆當骰子扔,那也只不過是用運氣在考試,沒有努力的過程,就算運氣不錯,考好了也是沒有成就感,你不妨用真誠感動筆仙和你一塊兒在考場上並肩作戰,搞不好還更有保障呢!」

 

 

 

三. 心情不爽,哪怕是不是正在上課,儘管走人就是了。

 

「Mr. King Kong, Where are you going?」

 

「大星,現在還在上課,你要去哪裡?」

 

「老子不爽上了,我現在就要回家,我還有信要寫給我台灣的女朋友,身為一個受歡迎的男人,忙的咧~」

 

「那我也閃好了,昨晚有個愛情動作片沒研究完,我想趕快回家融會貫通,順便做局部運動減減肥~ 身為一個好學不倦又重視健康的男人,忙的咧~」

 

「喂! 你們兩個 come back!! Can you respect teacher? Can you respect me 一下呢?」(廣東國語)

 

「老師,我就是尊師重道,才不想繼續打擾妳上課的,妳要瞭解我的一番苦心啊!」

 

「唉... 現在的學生無藥可救了......」(廣東國語)

 

 

 

民國八十七年 一月中旬(九年級上學期即將結束),紐約,食堂

 

「大星,我看你最近墮落了耶~  是怎麼了呢? 有心事嗎?」

 

「是呀! 我已放棄在美國求學了,來美國都半年了,英文還是一樣破,每次考試都只考20分,讓我的幼小心靈很受傷。」

 

「可是我看你的數學很強,幾乎每次都是拿滿分。  我想你在台灣的功課應該很好,來美國想必也唸得沒問題才對啊!」

 

「我在台灣的功課是很好沒錯,可是來美國後,卻因為英文差,不但壞了我整張成績單,還要我被同學笑,在台灣我從來不曾受此屈辱的。 我真的打擊很大,阿Lee學長你知道嗎?」

 

「那就更要努力,不能自暴自棄啊!」

 

「算了啦! 語言天分是我的罩門,像我在台灣住了這麼久,卻不會講台語。 你說,我怎麼有可能會在美國說好英文嘛!? 我想我還是趕緊回台灣唸書好了,以免耽誤我人生最重要的青春。」

 

「你現在這樣才叫耽誤吧!」

 

「你不懂啦! 我的策略是... 我爸媽看到我在美國一直拿爛成績,就會想通把我送回台灣。」

 

「拜託! 大星你現在人都已經在美國了,不要一直想著回台灣好不好? 再說,你家不是在台灣出了事,才不得不來美國的嗎? 你覺得你自己回台灣安全嗎? 你自己一個學生,也養不活自己吧? 你覺得你爸媽願意在美國辛苦打工,然後把錢送到台灣給你花嗎?  你真的要該面對現實了...」

 

「可是... 這樣我不甘心啊! 在美國這半年,我真的不快樂,我很委屈。 」

 

「忍住,把氣吞下去!」

 

「我吞不下去啦!」自比楊淑君他爸

 

「是男子漢就別無理取鬧了,我先警告你,在美國高中是採學分制的,太多課不及格,是會留級,沒法畢業的。」

 

「留級? 我可不能留級啊! 這會成為我人生中的汙點,潘家也會視我為敗家子,甚至不把我當人看。 你要救救我,幫我想辦法啊! 阿Lee學長~」

 

「暑假時,只要參加暑期輔導( Summer School ),把不及格的學分補回來,就不會留級了。」

 

「厚~ 那還不是一樣! 暑期輔導我還是照樣會不及格呀! 還有,下學期要怎麼辦? 如果又是一堆課不及格,幾個暑假都補不完好不好!」

 

「看來,我只有教你我的殺手鐧了,這可是每個新移民學生代代相傳的必殺技,讓你在任何考場都能過關斬將!」

 

「是什麼招那麼神奇!? 莫非是...」

 

「嗯! 就是... 『作弊』!」

 

----------------------------------------------------------

 

下集預告:

 

作弊? 看似老實的阿Lee學長竟然要教我作弊?

 

但阿Lee學長說這是新移民學生的生存之道,叫我還是別在美國把道德感看得太重。

 

可是... 在我思考到底要不要面對現實時...

 

家裡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

 

寄人籬下的我們被大伯趕出家了!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牛奶人家和慶仔家簡直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這可悲的貧富差距,就好比台北市這個大都會裡,有睡在龍山寺裡的遊民,和信義區、大安區裡有好幾間房屋的土財主,真的很讓人感嘆。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十一月中旬,紐約,英文課 

 

慶仔你領到成績單了嗎?給我瞧瞧~」我問著坐在旁邊的慶仔,伸出手向他要。

 

PS美國高中和台灣一樣,一年有兩個學期,上學期是九月到隔年一月中旬,感恩節和聖誕節會放一到兩個星期的假;下學期是二月到六月中旬,四月的時候會放一個多星期的春假。每一個學期各科會有三次大考和不定時的小考,第一次和第二次大考(Midterm)後,學校會發成績單給學生,成績單記錄著各科在這一段時間的平均成績,第三次大考(Final)後,也就是這一學期的結束,學校則會發給學生這一學期的總成績單。)

 

「靠!你又不是我阿母,瞧三小啊?」慶仔趕緊從書包拿出他的成績單,想把它藏到口袋裡。

 

「我想彼此有個競爭,互相勉勵嘛~ 天啊!你竟然滿江紅!?連中文課和體育課都不及格,你也太混了吧!看來……你是不配當我的對手了~」我眼明手快,在慶仔還沒藏進口袋,就已一手搶過來。

 

「看!你五十步笑百步,你也只有中文、體育、數學三科及格而已,所有只要用到英文的,你也都不及格啊!告訴你,在美國英文沒學好,你還是沒屁用的啦!」慶仔也從我書包翻出我的成績單。

 

「我知道你講話衝,是因為你在嫉妒我的成績比你好,所以我原諒你~那你呢,牛奶人,你這次成績如何?」我說。

 

「我... 我只有中文和體育及格。唉……我回家一定會被我媽罵個半死,我想今天是我最後一天和你們做同學了。」牛奶人愁眉苦臉地說。

 

「沒這麼嚴重吧!?你才剛來美國念書,頭幾次拿到爛成績很正常的啊!」我說。

 

「可是我媽並不這麼想,她說如果我在學校學不好英文,就叫我跟我爸到外地的餐館打工賺錢,英文就在餐館裡學餐館專用的就足夠了。」牛奶人說。

 

「我有辦法,我叫我哥用電腦幫你做張假成績單怎樣?別客氣,因為我這次也有做假的打算,我也叫我哥順便幫你做一張~」慶仔笑嘻嘻的,好像不知道事態嚴重。

 

「不用了啦~其實我也覺得我媽講得對,我還是不要浪費時間在上學,反正我弟比較會念書,全家讓我弟一個孩子念就好了。」牛奶人看起來真的很灰心。

 

「所以……你真的要離開我們了?今天是我最後一天看到你囉?」我難過地說。

 

「嗯!大星,你不要難過嘛~你哭我也會哭的,嗚……」性情中人的牛奶人馬上眼眶泛紅。

 

「看你倆如此依依不捨,搞得我也要流下男兒淚了……這樣好了,我身上這件不便宜的羽絨厚外套送給你穿,你應該沒體驗過紐約的冬天吧?超冷的喔!看你每天都穿同一件薄夾克,這樣是無法在紐約過冬的。」慶仔把掛在椅子背後的羽絨厚外套拿給牛奶人。

 

「慶仔,人家牛奶人說他要去外地打工,不是在紐約,搞不好他去的是德州或加州,那裡很熱,沒有冬天的。不然這樣,你送我算了,沒錢買的我正需要它~」我把羽絨厚外套故意奪過來,假裝我也很想要。

 

「大星,我要去的是康州,那裡也很冷,你就可憐我,讓慶仔送我吧……」看我搶走得來不易的羽絨厚外套,牛奶人整個囧了起來。

 

「和你開玩笑的啦~ 牛奶人,我詞窮了,到那裡可別忘了我這位兄弟喔~」我拍拍牛奶人的肩膀,把羽絨厚外套還給他,再給他個男人的擁抱。

 

放學後,我和慶仔各拿出五塊錢,買了巧克力餅乾和汽水,到學校附近的公園為牛奶人開了個離別趴。

 

然後隔天,就真的沒看到牛奶人來上學了。

 

 

 

民國八十六年十二月中旬,紐約,生物實驗課 

 

「唉!又是我最討厭的實驗課,害我又要挨餓!!」我摸著我的肚皮,自言自語,抱怨著說。

 

美國高中的生物課,每個星期會抽一天做實驗,但比較特別的是,學校會利用學生的吃飯時間或是體育課來上實驗課,而被分配在吃飯時間上實驗課的我,對於不能享用喜愛的美國垃圾速食,實在是很不甘心。

 

「牛奶人離開一個月了,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樣?美國冬天『凍』死人了,慶仔送他的那件羽絨外套,一定還不夠暖和,希望牛奶人別因捨不得買厚衣服而著涼生病。」

 

紐約冬天和台灣相比,已經不能只用「冷」來形容了,要用「凍」來形容才恰當。十二月中旬,華氏27度大約等於攝氏零下3度,如果沒有穿暖和,身體就會凍到發疼,例如沒有戴手套,在外頭待五分鐘的話,手便會凍到連知覺都沒有。尤其像我這種剛從熱帶來到寒帶過冬的,嘴巴還會凍到發抖、舌頭會凍到發麻,然後講話就會大舌頭。

 

「說到慶仔,慶仔他X的又翹課了,害我連一個說中文的伴都沒有。」

 

很奇怪,學校知道我是在念雙語課程、英文不好的學生,但卻讓我的實驗課同學中幾乎沒有華人,唯二的牛奶人和慶仔現在也都不來了,讓我一個人好孤單,這就是另一項我討厭實驗課的原因。

 

PS有念雙語的學生,因為英文程度不比當地的美國人,所以學校會把相同語系的雙語學生歸類在同一班上課例如華人和華人、韓國人和韓國人,不會讓他們跟當地美國人一塊兒上課除了體育課。雙語學生念的英文課程也比較簡單,老師和同學們如果同樣是華人,老師便會用同學們熟悉的中文或是廣東話上課,如果老師只會說英文,也會特地說最簡單文法的英文。)

 

HeyKing Kong, you try to do this, cut this frog.與我同組的白人同學有嘗試著讓我加入他們實驗的行列。

 

WhatI don't know.聽不懂英文的我,怎麼有可能參與他們的實驗嘛!?他們和我說什麼,我也只會回答──「什麼?我不知道。」

 

Forget it, you don' know English.因此到最後,和我同組的同學們都會放棄我這位組員,把我扔在一邊,讓我自生自滅。不然還有更好的辦法嗎?要是我在台灣,同學是完全不會說中文的人,我想我也是會拋下這無法溝通的拖油瓶。

 

「你會說中文對不對?你能不能教我做實驗啊?」

 

其實實驗課有個會說中文的華人學生助教,但我每次請求他教我,他都會──

 

「你等一下~ 你等一下好嗎?你等一下可以嗎!?」

 

這個華人助教每次都會用中文跟我說等一下,然後──

 

「噹噹噹噹!!」下課鐘聲。

 

然後我乖乖地等到下課,他卻理都沒理過我。

 

HeyIf you need help, ask me whenever you want, ok?」華人助教親切地問白人學生需不需要幫助。

 

Ohyou are so nice guy.」白人學生摸摸華人助教的頭,開心地稱讚著華人助教很乖。

 

可是看華人助教對那些白人學生都有求必應,像隻幫主人咬拖鞋的哈巴狗。

 

「可惡!華人都不幫華人,他又不是不會說中文不能幫我!!是嫌不會英文的我很麻煩?還是很丟臉!?X的!超想扁他的!!」我再摸摸我的肚皮,感覺一點也不餓了,應該是滿肚子氣,讓我氣都氣飽了。

 

 

 

同日生物課 

 

「呼呼~」我趴在桌上,睡覺不但打呼,還流了滿桌的口水。

 

「大星,別睡了啦!老 師在看你了!」慶仔把我拍醒。

 

「管他的~我就偏要睡!」被拍醒的我很不爽,用手把桌上的口水撥到地上,然後再繼續趴在桌上睡。

 

成績不好,大家笑我,沒人教我功課,所以左想右想,我終於領悟到一種絕佳的應對措施,那就是……

 

「大星,我記得剛認識你時,你是個有理想、抱負,很有幹勁的追風少年,怎麼你現在的眼神看起來似乎已對人生放棄了?」慶仔再度把我拍醒。

 

沒錯!我的應對措施就是──「放棄」!

 

 

 

紐約-15v.jpg  

 

 

 

放棄三大守則:

 

. 只要上課聽不懂,就給它睡到下課。 

 

Mr. King Kong,你怎麼一直在睡覺呢?你這樣沒有認真聽老師上課,考試會不及格的喔~」(廣東國語)生物老師插著腰,生氣地問。

 

「老師,我就是聽了也不及格,才下定決心睡覺的。我解不了惑,是表示老師妳傳道、授業的功力不行,所以我睡覺是應該的。」我打個哈欠,懶懶散散地回老師話。

 

「那你想老師怎樣?老師已經盡力了。」(廣東國語)生物老師氣嘟嘟地嘟著嘴。

 

「慶仔,現在交給你替我發言,我要繼續補眠了。」我向慶仔擊掌表示交換,然後又趴回桌上繼續睡覺。

 

「老師~我這裡有捲日本教學錄影帶,妳拿回家參考參考,如果有需要,我可陪妳一塊兒演練喔~」慶仔從書包拿出錄影帶,跑到講台上,很熱心地把錄影帶交給老師。

 

「是金八老師嗎?老師也有以金八老師為目標過……這是什麼?『那些夜,我們一起睡的女教師』?」(廣東國語)生物老師看到封面標題和女優裸體,整個傻眼。

 

 

 

. 考試不會寫,別絞盡腦汁想太多,簡簡單單就給它算了。 

 

「大星,今天生物課要小考,你準備好了沒?」慶仔一邊上課吃零食,一邊挖著鼻孔,感覺他對考試一點兒也不緊張。(因為他早有自知之明,反正都是不及格。)

 

「當然準備好了~噹噹!你看我的鉛筆四面各刻了1 2 3 4,等一下擲鉛筆,看轉到哪個數字,我就填哪個~」我秀出我的考試神器給慶仔看。

 

「媽媽咪呀!你這哪叫準備啊?你媽要是看你這樣會傷心的。」慶仔對我搖搖頭,看來他對我此舉失望透頂。

 

「不然咧昨天在家溫了老半天的書,還是有看沒有懂,與其浪費時間溫書,倒不如把時間花在找美眉溫存,讓我爺爺能在有生之年抱到曾孫,這是盡孝道啊!經國先生頒訂的青年守則裡,『孝順為齊家之本』在第二條,而『學問為濟世之本』在第十一條,就是強調說,傳宗接代是至孝,齊了家後,也就不怕我們老了後,國家沒有下一代繳稅養我們。你說,這是不是比溫書學習、紙上談兵的大道理重要太多了!? 」被功課比我還要爛的慶仔批評,讓自尊心很強的我,硬是掰出歪理給自己台階下。

 

「對!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沒有齊家,那來的治國平天下呢!讓我們一起來促進生育率吧!不過……大星,讀者可能承受不起你的硬扯,而且……太冷了啦!不好笑到我連給你吐槽的點都找不到。我講的準備意思是,你用鉛筆當骰子扔,那也只不過是用運氣在考試,沒有努力的過程,就算運氣不錯,考好了也沒有成就感,你不妨用真誠感動筆仙,讓祂和你一塊兒在考場上並肩作戰,搞不好還更有保障呢!」慶仔拿出一支看起來珍貴的鋼筆和一張像是鬼畫符的紙,就這麼在考試中請起筆仙來了……果然,慶仔也沒打算好好考試。

 

 

 

. 心情不爽,哪怕正在上課,儘管走人就是了。

 

Mr. King Kong, Where are you going?」上課中,生物老師看我要從教室後門離開,便把我叫住。

 

「大星,現在還在上課,你要去哪裡?內急嗎?」慶仔問我。

 

「老子不爽上了,我現在就要回家,我還有信要寫給我台灣的女朋友,身為一個受歡迎的男人,忙的咧~」我說。

 

「那我也閃好了,昨晚有個愛情動作片沒研究完,我想趕快回家融會貫通,順便做局部運動減減肥~身為一個好學不倦又重視健康的男人,忙的咧~」慶仔收拾書包,準備也跟我離開教室。

 

「喂!你們兩個 come back!!Can you respect teacherCan you respect me一下呢?」(廣東國語)生物老師氣得跺腳。

 

「老師,我就是尊師重道,才不想繼續打擾妳上課的,妳要瞭解我的一番苦心啊!」我給老師揮手掰掰,慶仔則是給了個飛吻道別。

 

「唉……現在的學生無藥可救了……(廣東國語)生物老師氣到面無表情,看似麻木地說。

 

 

 

民國八十七年一月中旬(九年級上學期即將結束),紐約,食堂

 

「大星,我看你最近墮落了耶~ 是怎麼了呢?有心事嗎?」Lee學長問我。

 

「是呀!我已放棄在美國求學了,來美國都半年了,英文還是一樣破,每次考試都只考20分,讓我的幼小心靈很受傷。」我從書包拿出我不敢放在家裡的十幾張20分考卷給阿Lee學長看,想強調我是真的很受傷。

 

「可是我看你的數學很強,幾乎每次都是拿滿分。 我想你在台灣的功課應該很好,來美國想必也唸得沒問題才對啊!」阿Lee學長說。

 

「我在台灣的功課是很好沒錯,可是來美國後,卻因為英文差,不但壞了我整張成績單,還要被同學笑,在台灣,我從來不曾受此屈辱的。我真的打擊很大,阿Lee學長你知道嗎?」我做出備受委屈的樣子。

 

「那就更要努力,不能自暴自棄啊!」阿Lee學長用拳頭輕擊我胸膛,給我鼓勵。

 

「算了啦!語言是我的罩門,像我在台灣住了這麼久,卻不會講台語。你說,我怎麼有可能會在美國說好英文嘛!?我想我還是趕緊回台灣唸書好了,以免耽誤我人生最重要的青春。」我說。

 

「你現在這樣才叫耽誤吧!」看我執迷不悟,阿Lee學長也發脾氣了。

 

「你不懂啦!我的策略是,我爸媽看到我在美國一直拿爛成績,就會想通,把我送回台灣。」

 

「拜託!大星你現在人都已經在美國了,不要一直想著回台灣好不好?再說,你家不是在台灣出了事,才不得不來美國的嗎?你覺得你自己回台灣安全嗎?你自己一個學生,也養不活自己吧?你覺得你爸媽願意在美國辛苦打工,然後把錢送到台灣給你花嗎? 你真的該面對現實了……

 

「可是……這樣我不甘心啊!在美國這半年,我真的不快樂,我很委屈。」

 

「忍住,把氣吞下去!」

 

「我吞不下去啦!」

 

(如果這是21世紀的今天,我吞不下去的氣,大概和楊淑君和她爸一樣多。)

 

「是男子漢就別無理取鬧了,我先警告你,在美國高中是採學分制的,太多課不及格,是會留級,沒法畢業的。」阿Lee學長拿出校規警告我。

 

「留級?我可不能留級啊!這會成為我人生中的汙點,潘家也會視我為敗家子,甚至不把我當人看。你要救救我,幫我想辦法啊!阿Lee學長~」我聽到留級兩字,覺得大事不妙,也怕了說。

 

「暑假時,只要參加暑期輔導(Summer School),把不及格的學分補回來,就不會留級了。」

 

「厚~那還不是一樣!暑期輔導我還是照樣會不及格呀!還有,下學期要怎麼辦?如果又是一堆課不及格,幾個暑假都補不完好不好!」

 

「看來,我只有教你我的殺手鐧了,這可是每個新移民學生代代相傳的必殺技,讓你在任何考場都能過關斬將!」阿Lee學長摸摸自己的鬍渣,胸有成竹地說。

 

「是什麼招那麼神奇!?莫非是...」其實我心裡有數,阿Lee學長要傳給我什麼東西。

 

「嗯!就是……『作弊』!」

 

 

 

下集預告:

 

我在美國上學的第一個學期就這麼結束了。

 

下個學期,看似老實的阿Lee學長竟然要教我作弊?他還說,作弊是新移民學生的生存之道,叫我千萬別在美國把道德感看得太重?

 

可是,在我思考到底該不該面對現實時……

 

家裡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

 

寄人籬下的我們被大伯趕出家門了!!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