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剛來美國的人 VS 久居美國的人,兩種人的衝突實在是太爆(可)笑了~

 

久居美國的人好像都馬有股優越感...  拜託,台灣才沒你們想像的那麼差呢!

 

---------------------------------------------------------------------------------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開學前夕),紐約,學校大門口

 

「 大星,這就是你的學校! 」

 

「 哇靠! 我學校也離家太遠了吧! 算一算有幾公里遠啊? 我平常怎麼去? 我可沒錢搭公車耶! 」

 

開學前一天,我大伯開車載我來「瞄幾眼」我要念的學校,由於學區內的學校沒有雙語課程,我只能念離家遠一些、但有雙語課程的學校。

 

「 別怕,也才5miles而已,我幫你和你姑爹借了腳踏車,以後你就騎著腳踏車上下學。 」

 

「 腳踏車? 在哪裡? 我早就想要一台腳踏車了~ YES! 」

 

在台灣的時候,我也都是騎著腳踏車上下學,所以要我騎腳踏車,我並不會排斥,何況騎腳踏車還可以載著女同學兩小無猜的一塊兒回家,光想我就興奮了。

 

「 腳踏車在車子的後車廂,噹噹!! 」

 

「 這... 這是我要騎的腳踏車嗎? 」

 

天啊! 姑爹竟然借我一台好像有十年久、既發霉又生鏽的破老爺腳踏車!!

 

「 等一下你就騎著腳踏車跟在我車子後頭回家,這樣你便可以順便熟悉路該怎麼騎。 」

 

「 這... 這台幾乎要報銷的腳踏車真... 真的能騎嗎? 我極度懷疑它騎到一半就解體了。 」

 

「 安啦! 你姑爹說OK啦! 我也試騎過,只是後輪沒有煞車罷了。 」

 

 唉... 沒得選擇了,兩袋空空來美國,什麼都要無中生有,沒魚蝦也好,我就硬著頭皮上吧!

 

「 Fxxk you! You didn't see the sign!? 」

 

才正要騎過第一個路口,有一部從旁開過來的汽車突然在我面前緊急煞車,然後駕駛者搖下車窗好像是在罵我不長眼睛,罵完要開走時,還跟我比了個中指。

 

「 對了~ 大星,我忘了和你講這裡的交通規則,每當你看到路口寫STOP的紅標誌時,都要先停,看看兩側沒有來車才能過,如果沒有STOP,那就不用停、直接過,就如剛剛那部汽車,因為你沒有看標誌和來車就衝了,所以無需讓你過的那個駕駛者才會破口大罵。 」

 

「 哇哩咧!? 大伯你也早說嘛!! 」

 

忽然我開始有不祥的預感,我真的能在和台灣大不一樣的美國平安活著嗎?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大門口

 

「 呼~ 終於到了,屁股騎得好疼喔! 」

 

一大早,懶洋洋的我帶著惺忪的睡眼和拖著沉重的雙腿,花了將近一小時才騎到學校。

 

「 Hey! Do you have cigarettes? 」

 

一到學校,門口就有一位白人女學生比著夾香菸的手勢找我要煙抽。

 

「 So... sorry, me... no smoking. 」

 

望眼看過去,在學校門口抽煙的人還真多,男男女女都有。

 

奇怪的是,這些都應該是未成年的學生,公然在學校門口抽煙,這也太大膽了吧! 老師、教官都沒在管的嗎!?

 

「 OH YEAH! 美國的女生穿得好辣好辣喔~ 嘿嘿~ 」

 

旁邊一個說中文、看起來很色的肥仔,不遮掩地在上下打量著辣妹們。

 

「 是呀! 我也有同感~ 在台灣上學哪能這麼穿,學校會以勾引男老師的罪名給她們記過吧! 」

 

在美國的公立學校上學都是穿便服,這我在看電視影集時就已經知道了,只是我沒想到美國女學生會敢穿露事業線(求學線?)的小背心和超短的小熱褲及人字拖就來上學。

 

「 我記得我老媽和我說過,美國是個文化水平粉優的國家,怎麼這些人上學沒有上學樣,穿得少到好像要去海灘玩一樣? 」

 

「 同學,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眼睛吃吃冰淇淋,消暑嘛~ 」

 

「 也對啦! 大飽眼福、補補目珠、何樂而不為... 但是... 你看那隻巨無霸妹! 」

 

「 看XX! 這史前生物幹麻學人類露些有的沒的,她有沒有體諒到路人甲路人乙啊!? 這是在強X我的眼睛嘛! 」

 

美國連大胖子恐龍妹都敢穿露肚臍(肥油)的背心和緊到包不下屁屁(連股溝的青春痘都看得一清二楚)的熱褲,這... 這是哪來的自信啊!?

 

阿豆仔的穿著文化,我真是服了......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教室

 

「 喂! 你也是台灣人喔? 哎呀!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 你怎麼知道我是台灣人? 你會心電感應? 」

 

「 笨啊你~ 你剛剛說看XX,這不是台灣特有的髒話嗎? 我是以髒話辨識出來的。 」

 

這個好色肥仔叫做慶仔,跟我一樣是九年級、台灣人,他是已來美國一年的「 前輩 」

 

班上的同學,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說西班牙話的、有說印度話的、有說韓國話的、有說廣東話的、有操大陸我從沒聽過的方言的,而華人同學裡,也就只有我和慶仔是台灣人。

 

「 你下一節課是什麼課? 」

 

「 我是數學~  美國的學校和台灣好不一樣喔! 每堂課的教室都不同,要跑來跑去的,好麻煩~ 」

 

「 咦? 你數學是第五級的耶! 好強喔! 你這樣能和漂亮的學姊一塊兒上課呢! 」

 

「 你口味太重了,我現在想吃的菜還是幼齒的... 」

 

「 幼齒的? 那簡單,被當重修,就能跟學妹有上不完的課,跟學姊一塊兒上課的機會比較難得啦! 我好羨慕你喔~ 」

 

美國的年級制度沒有什國一國二、高二高三的稱呼,都是稱幾年級,例如我是國三,就是九年級。

 

還有,美國的高中是九年級到十二年級,和大學一樣採取學分制,也就是「國三」的我,只要我有能力修到高程度的課,我便會和「高三」的學長學姊一起上課。

 

「 同學們,please open the page 20,x加2y等於... 」 ( 廣東話夾雜著英文)

 

「 媽呀! 我聽得懂才怪!? 我該不會來美國除了英文,連廣東話也要學吧? 香港不是已回歸大陸了嗎? 應該是這些港仔要開始學說國語吧! 」我心裡這麼想,但嘴裡不敢和老師說...

 

數學課,老師是位說廣東話的老師,同學幾乎全是只會說廣東話、不會說國語的香港人,所以老師也乾脆用廣東話來教課。

 

「 Everybody, I believe you guys 來美國有一段時間了,應該看得懂草寫吧? 那老師就寫草寫囉~  」 ( 廣東話夾雜著英文)

 

「 老師,你幹麼寫草寫啦? 我在台灣的國中都沒學過草寫耶! 」我還真想和老師說「草你個大頭」,我又沒同意,你卻擅自決定,那你問屁啊!?

 

就這樣,數學課在有聽沒有懂,黑板也不知如何抄的狀態下,快混過去了。

 

不過呢,幸運的是,美國學校教的數學都很簡單,數學第五級的課程正常來說是美國十二年級生才會學到,但在我們台灣國二就已經在教了,而在台灣的數學基礎打得還不錯的我,光靠數字意會,不需要知道英文寫什麼鬼,就已能搞懂課本了。

 

「 同學,我想你不懂草字對吧? 我的筆記借你抄好了~ 」

 

「 哇! 大哥你真罩~ 班上就你一個願意主動跟我講話、幫我,小弟我就感心耶~ 」

 

這位好心人士叫做阿Lee,十一年級,他會說國語、也懂廣東話,因為他是小學時才移居到香港的大陸福州人,而他來美國已經有三年了。

 

「 大星啊! 我看你的課表,你和我同一時間吃午餐耶,你不知道食堂在哪吧,等一會兒我帶路~ 」

 

「 3Q啦! 可是我一個星期只有五塊零用錢,我怕我吃不起... 」

 

「 沒關係! 美國學校裡的午餐只要一塊錢,而且,美國現在的經濟還挺不錯的,還蠻照顧窮人,你只要家裡是低收入戶,就有資格辦學校免費的午餐卷和早餐卷。 等一下我就帶你去辦~ 」

 

阿Lee學長真是太熱心了,這也是我在美國第一次感到人情的溫暖。

 

 

 

民國八十六年 九月初 (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食堂外的走廊

 

「 天呀! 人也太多了吧! 」

 

食堂門口大排長龍,此景象好比街友們在難民營排隊等要飯。

 

「 怎麼會這麼多人啊!? 」

 

「 哎呀! 他們應該也是領免費的午餐卷,不要錢的當然人滿為患囉~ 」

 

「 ㄆㄧㄚ! 」

 

「 痛! 」

 

我和阿Lee學長講話講到一半,突然有人在我背後彈我耳朵,還彈得挺大力的。

 

 

 

是誰啊?

 

是誰那麼無聊地在惡作劇!?

 

--------------------------------------------------------------------

 

下集預告:

 

開學第一天遇到的事當然不只這樣,一集是哈啦不完的~

 

彈耳朵的到底是哪位無聊人士?

 

不懂英文的我上起英文課會是怎樣的情況?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剛來美國的人VS久居美國的人,兩種人的衝突,實在是太爆笑了~

 

久居美國的人,好像都有股優越感……拜託,台灣才沒你們想像的那麼差呢!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初開學前夕,紐約,學校大門口 

 

「大星,這就是你的學校」大伯說。

 

「哇靠學校也離家太遠了吧算一算有幾公里遠啊我平常怎麼去我可沒錢搭公車耶……」這輩子從來沒在異鄉鄰鎮上過課的我,開始擔憂起來。

 

 開學前一天,大伯開車載我來「瞄幾眼」我要唸的學校;由於住家學區內的學校沒有雙語課程,所以我只能唸離家遠一些、但有雙語課程的這所「遠得要命」的學校。

 

「別怕,也才5 Miles而已。我幫你向你姑爹借了腳踏車,以後你就騎著腳踏車上下學。」大伯叫我免驚

 

「腳踏車在哪裡我早就想要一台腳踏車了YES

 

在台灣的時候,我也都是騎腳踏車上下學,因此要我騎腳踏車,我並不會排斥,何況騎腳踏車還可以載著女同學,兩小無猜地一塊兒回家。光想著,我就興奮了。

 

「腳踏車在車子的後車廂,噹噹」大伯得意地把腳踏車秀出來。

 

「這……這是我要騎的腳踏車嗎」我嚇到。 

 

天啊姑爹竟然借我一台好像有十年久、既發霉又生鏽的破老爺腳踏車

 

「等一下你就跟在我車子後頭,騎著這腳踏車回家。這樣,你也可以順便熟悉一下這路該怎麼騎。」大伯說。

 

「這……這台幾乎要報銷的腳踏車,真真的能騎嗎?」我極度懷疑它騎到一半就會解體了。

 

「安啦你姑爹說OK我也試騎過,就只是後輪沒有煞車罷了。」大伯拍拍胸膛,跟我保證沒問題。

 

      ……沒得選擇了。兩袋空空來美國,什麼都要無中生有;沒魚蝦也好,我就硬著頭皮上吧

 

Fxxk you! You didn't see the sign?

 

      我才要騎過第一個路口,就有一輛從旁邊開過來的汽車,突然在我面前緊急煞車,然後駕駛搖下車窗,好像是在罵我不長眼睛,罵完要開走時,還跟我比了個中指。

 

「對了大星,我忘了跟你說這裡的交通規則了。每當你看到路口寫『STOP』的紅標誌時,就要先停,看看兩側,確定沒有來車後才能過。如果沒有STOP標誌就不用停,可以直接過,就像剛剛那輛汽車一樣,它是直行車,不需要讓你先過。你因為沒看標誌和來車就衝了,所以那個駕駛者才會破口大罵。」大伯趕緊解釋。

 

「哇哩咧,大伯你也早說嘛

 

此時,開始有不祥的預感――我真能在這個和台灣大大不一樣的美國,平安地活著嗎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初開學第一天,紐約,學校大門口 

 

「呼終於到了,屁股騎得好疼喔

 

一大早,懶洋洋的我帶著惺忪的睡眼、拖著沉重的雙腿,花了將近一小時才騎到學校。

 

Hey! Do you have cigarettes?

 

一到學校,門口就有一名白人女學生比著「夾香菸」的手勢,找我要煙抽。

 

So...sorry, me... no smoking.」我用我的破英文、外帶著「雙手比X」的手勢回答她。

 

望眼看過去,在學校門口抽煙的人還真多,男男女女都有。

 

奇怪的是,這些都是未成年的學生,怎麼公然在學校門口抽煙?這也太大膽了吧老師、教官都沒在管的嗎

 

OH YEAH美國的女生穿得好辣好辣喔嘿嘿」旁邊一個說中文、看起來很色的肥仔,不遮掩地在上下打量著辣妹們說。

 

「是呀我也有同感在台灣上學哪能這麼穿!學校會以『勾引男老師』的罪名給她們記過吧」我點點頭,表示我贊成好色肥仔的說法。

 

在美國的公立學校都是穿便服上學,這我在看電視影集時就知道了,只是我沒想到,美國女學生竟敢穿著露事業線求學線?)的小背心、超短的小熱褲以及人字拖就來上學。

 

「我記得我老媽和我說過,美國是個文化水平粉優的國家,怎麼這些人上學都沒上學樣?穿得這麼少,好像要去海灘玩一樣」我真的對美國充滿疑問,因為跟我「道聽塗說」中的太不相同了。

 

「同學,這樣不是挺好的嗎眼睛吃吃冰淇淋,消暑嘛」好色肥仔帶著色情的微笑、拍拍我的肩膀說。

 

「也對啦大飽眼福、補補目珠,何樂而不為但是你看那隻巨無霸妹」我摸摸自己沒長幾根鬍子的下巴,指著另一頭的妞。

 

XX這史前生物幹麼學人類露些有的沒的?她有沒有體諒路人甲、路人乙啊這是在X我的眼睛嘛」好色肥仔摀住眼睛,強烈表示他的眼睛受傷了。

 

美國連大胖子恐龍妹都敢穿露肚臍肥油的背心和緊到包不下屁屁連股溝的青春痘都看得一清二楚的熱褲,這……這是哪來的自信啊

 

阿豆仔的穿著文化,我真是服了……

 

 

 

同日,紐約,學校教室 

 

「喂你也是台灣人喔哎呀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我搭著好色肥仔的肩膀,開心地和他說。

 

「你怎麼知道我是台灣人你會心電感應」好色肥仔傻傻地問。

 

笨啊你你剛剛說XX,這不是台灣特有的髒話嗎我是以『髒話』辨識出來的。」

 

 這個好色肥仔叫作「慶仔」跟我一樣,是九年級、台灣人,他是已來美國一年的「前輩」。

 

       班上的同學,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說西班牙話的、有說印度話的、有說韓國話的、有說廣東話的、有操大陸我從沒聽過的方言的,而華人同學裡,也就只有我和慶仔是台灣人。

 

「你下一節課是什麼課」好色肥仔問我。

 

「數學美國的學校和台灣好不一樣喔每堂課的教室都不同,要跑來跑去的,好麻煩」我回答。

 

「咦你的數學是第五級耶好強喔你這樣能和漂亮的學姊一塊兒上課呢」好色肥仔口水快要滴下來地說。

 

「你口味太重了,我現在想吃的,還是幼齒……

 

「幼齒的那簡單,被當重修,就能跟學妹有上不完的課!跟學姊一塊兒上課的機會比較難得啦我好羨慕你喔……」好色肥仔拿起手帕擦著汗。

 

這樣他就很慾火焚身了,我真是搞不懂他的誇張。

 

美國的年級制度沒有什國一國二、高二高三的稱呼,都是稱幾年級,例如我是國三,就是九年級。

 

還有,美國的高中是九年級到十二年級,和大學一樣採取學分制;也就是「國三」的我只要有能力修到高程度的課,我便可以和「高三」的學長學姊們一起上課。

 

「同學們,Please open the page 20X2Y等於……廣東話夾雜著英文

 

「媽呀我聽得懂才怪我該不會來美國除了英文,連廣東話也要學吧香港不是回歸大陸了嗎這些港仔應該要說國語了吧」我心裡這麼想,但嘴裡不敢和老師說

 

      數學課老師是位說廣東話的老師,而且班上同學們也幾乎都只會說廣東話、不會說國語的香港人,所以老師乾脆就用廣東話教課。

 

Everybody, I believe you guys, 來美國有一段時間了,該看得懂草寫吧?那老師就寫草寫囉~廣東話夾雜著英文

 

「老師,你幹麼寫草寫啦我在台灣的國中都沒學過草寫耶」其實我是想跟老師說:「草你個大頭,我又沒同意你就擅自決定了,那你還問屁啊

 

就這樣,數學課在有聽沒有懂、黑板也不知如何抄的狀態下,很快就混過去了。

 

紐約-6-72.jpg  

 

      不過呢,幸運的是,美國學校教的數學都很簡單;正常來說,數學第五級的課程是美國十二年級生才會學到,但在我們台灣國二時就教了,因此在台灣把數學基礎打得還不錯的我,光靠數字就能意會,根本不需要知道英文在寫什麼鬼,就已能搞懂課本了。

 

「同學,我想你不懂草字,對吧我的筆記借你抄好了」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好心人士借我他的筆記本。

 

「哇大哥,你真罩班上就你一個願意主動跟我講話、幫我,小弟我就感心」我向他行了個童子軍禮。

 

這位好心人士叫作「阿Lee,十一年級,他會說國語、也懂廣東話,因為他是小學時才移居到香港的大陸福州人,而他來美國已經三年了。

 

「大星啊我看你的課表……你和我同一時間吃午餐耶!你不知道食堂在哪吧?等一會兒我帶路」阿Lee學長和我說。

 

3Q可是我一個星期只有五塊零用錢,我怕我吃不起……」我愁眉苦臉地說。

 

「沒關係美國學校裡的午餐只要一塊錢。而且美國現在的經濟還挺不錯的,蠻會照顧窮人,如果你家裡是低收入戶,就有資格申辦學校的免費午餐券和早餐券。等一下我就帶你去辦」阿Lee學長豎起大拇指表示一切就交給我了」。

 

Lee學長真是太熱心了,這也是我在美國第一次感到人情的溫暖。

 

 

 

同日,紐約,學校食堂外的走廊

 

「天呀人也太多了吧」我吃驚地說。

 

食堂門口大排長龍,此景象好比街友們在難民營排隊、等要飯。

 

「怎麼會這麼多人啊」我問阿Lee學長。

 

「哎呀他們應該也是領免費午餐券的。不要錢的,當然人滿為患囉」阿Lee學長回答。

 

「ㄆㄧㄚ」我耳朵被彈的聲音。

 

「痛」飛來一筆的耳彈式攻擊,讓沒準備的我把痛給叫了出來。

 

我和阿Lee學長講話講到一半,突然有人在我背後彈我耳朵,還彈得挺大力的……

 

是誰啊是誰那麼無聊,在惡作劇

 

 

 

下集預告:

 

開學第一天遇到的事當然不只這樣,一集是哈啦不完的~

 

彈耳朵的到底是哪個無聊人士?

 

不懂英文的我上起英文課,會是怎樣的情況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派大猩&野狗阿徹 的頭像
派大猩&野狗阿徹

你們鬼哥の三貓流的某一年夏天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