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和疑似女主角的大眼秋吵架,在學校被大陸同學列為不歡迎台灣人的我,回到家後,卻被姑姑上了一課說... 原來我不是台灣人!?

 

幾天後的早上,和大眼秋一塊兒搭公車時,沒想到大眼秋竟然說她對我有好感,可是我們卻在此可能天雷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刻,忽然遭到陌生白人的莫名其妙的欺負,而沒膽保護大眼秋的我這男人也在此刻顏面盡失了。

 

-------------------------------------------------------------------------------

 

民國八十六年 十月初,紐約,學校英文課

 

「愛愛愛... 康康康... 服服... 朗... ( I come from... )」

 

「David! Please study hard at home, ok?」

 

「踢踢踢...秋, 愛...莉莉...死心踏地... ( Teacher, I really study... )」

 

英文老師請一位學生念課文,這位學生連一段最簡單的句子都無法順利念完,我很驚訝,因為沒想到班上竟然有英文比我更爛的人。

 

「牛奶人,你和我一樣講英文會結巴耶~ 每次聽你講英文,我都心有戚戚焉。」

 

這位英文比我更爛的學生就是上次在食堂裡一口氣偷十幾瓶牛奶的「牛奶人」。(請看第7集)

 

「是呀! 我都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回家都有在練習念英文啊,我還對著鏡子念,看說能不能克服障礙。可是來到學校,每當老師叫我當眾念,我就是會念不出來。」

 

「我懂! 我懂這種fu,有些音就是沒法發出來,講話吞吞吐吐,聽起來好像喘氣似,旁人聽了還以為我們是腦殘或變態。」

 

「我弟跟我同時間來美國,現在他的英文進步的比我快,我媽說要是我英文學不會、念書不行的話,就叫我馬上去打工賺錢,不要再浪費時間上學了。」

 

「唉... 我小學二年級的妹妹,才上一個月的學,就已經能跟同學用英文對答入流了,我媽還說我國三生怎麼連一個小二生都比不上,甚至很氣憤地說為什麼生了我這白痴兒子,真是家門不幸。」

 

「嗚~ 沒想到我遠從老家福州到他鄉美國來,能遇見大星你這位能深深體會我的『知音』!」

 

「嗯! 我才是三生有幸、七世修來的福氣啊~」

 

結巴見結巴,兩眼淚汪汪,就醬子我和牛奶人成為了好朋友。

 

 

 

同日,學校食堂

 

「牛奶人~ 我很好奇耶~ 你當初來美國的原因...? 上次聽你說你家挺貧困的,你又沒什麼語言天份,那為啥還要來美國受罪呢?」

 

「這事說來話長了,在我們福州啊,男人不去外地闖天下,待在家鄉裡會被左鄰右舍笑話的。」

 

「還有這種事喔!?」

 

「更誇張的你不知道,在我村裡啊,現在都幾乎沒男人了,因為男人全都出走了。」

 

「哇靠!!」

 

「其實我家在福州一點也不貧困,算是小康家庭,生活還蠻怡然自得的。但是來了美國後,因為幣值緣故,人民幣不值錢,當然就窮囉~ 至於我家會選擇來到美國,也就是看上美金值錢,在美國打零工賺一個月,等於中國上班族賺好幾月的薪水,然後我家再把美國賺的錢寄回中國... 哇! 我們馬上就變富翁耶!」

 

「嗯~ 我家和你差不多,也是想在美國掏金,不過我家還有個比較特別的原因~」

 

「什麼原因?」

 

「因為我爸媽離婚啦~ 他們小倆口的關係還搞到反目成仇呢~ 香港小,我媽不想在街上遇見我爸和他的狐狸精,所以想盡辦法移民來美國,而我又是跟我媽的,當然也就這麼來美國了,可是...」

 

「可是什麼?」

 

「我媽還是躲不了我爸,在我來了美國一年後,我爸也申請移民核准來到美國,因為他擔心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後,香港會變得不民主、沒自由,動不動就因為共產主義而被抄家。」

 

「哼~ 你們這些都小case,我來美國的原因才叫勁爆!」

 

「怎麼勁爆法?」

 

「有一天,我在我女朋友家跟我女朋友妖精打架的時候,忽然... 她老爸闖進來抓姦在床!」

 

「喂! 你用詞用得很不適當耶! 有沒有學過中文啊!? 老爸抓女兒跟男朋友水乳交融,怎麼能說抓姦在床呢? 你又不是和他老婆... 就你女朋友她媽魚水之歡...」

 

「嗯! 問得好! 我可以理解你的懷疑~ 結果後來發現,我女朋友的老爸並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而是她的PAPA。」

 

「PAPA?」

 

「就是包養我女朋友的中年男子啦~ 日本愛情動作片常見的男角色~」

 

「這偽父女關係也太亂了吧? 不過這跟你來美國有啥狗屁關係?」

 

「你們聽我說完嘛~ 本來我女朋友的PAPA要給她搬家轉學遮羞,讓我們倆不能再見面,就此一刀兩斷、井水不犯河水,可是...」

 

「可是什麼? 你快說嘛! 你的故事好精采喔~」

 

「我先喝口水~ 咕嘟~  可是,有一天,我女朋友的肚子突然大起來了,於是便跑來要我負責,還說什麼PAPA看她大肚子,PAPA不相信肚子裡的孩子是PAPA的,所以PAPA就不再包養她了。」

 

「看! 然後呢?」

 

「然後... 雖然我書念不好,但我怎麼樣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學生,出外不好找工作,不可能養得活我女朋友跟我小孩的,我也不想這麼早做爸爸,剛好因緣際會下,我是在美國出生的,我有美國身分,所以我就馬上逃到美國來了,連墮胎費都省了呢!」

 

「你們真他X的是一對狗男女,但你更是隻畜生!」

 

「好說好說~ 呵呵~」

 

「親愛的~ 我跟你來美國的原因很像喔~ 本來這是個秘密,我不打算告訴你的。」

 

「哎喲~ 妳太見外了,寶貝~ 我們倆的感情之深會那麼禁不起秘密的逆襲嗎? 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包容了。」

 

「那我說了喔... 我就是被搞大的那個,然後我家覺得我做了見不得光的事,就逼我來美國避風頭,免得我這個敗壞門風的未婚小媽媽被周遭的三姑六婆閒言閒語。」

 

「天啊! 這麼說... 寶貝妳現在有小孩?」

 

「討厭~ 我早就墮胎了啦! 我又不愛我前男友,才不想替他生呢! 我現在只愛親愛的你一個。」

 

聽完我差點沒吐剛吃完的漢堡、薯條和牛奶,原來我眼前就有好一對狗男女......

 

「慶仔~ 那你呢? 你來美國的原因是什麼?」

 

「我嘛... 因為我家是高調支持民進黨、反對國民黨的雲林深綠望族,現在國民黨又一直在當政,我那做大生意的阿爸對台灣政治失望、痛恨繼續繳稅給國民黨,就叫我媽帶著我哥和我來美國置產,順便把錢洗一洗。」

 

大家來美國的原因一個比一個誇張,天下的確無奇不有,驚嘆大過於感嘆。

 

「大星,輪到你講了,你來美國又是瞎米鳥原因? 你的故事可不能輸人也輸陣喔~」

 

「嗯...我... 我... 我聽我老爸老媽說,是因為美國好~美國妙~美國美國呱呱叫才來美國的。」

 

「就這樣? 他們沒給你具體的原因?」

 

「有啦! 就是美國不用像台灣一樣必須當兵浪費時間,還有美國的任何一個高中、大學都比台灣的建中、台大好,留美的在台灣就是上流... 很瞎吧?」

 

「不瞎不瞎~ 不過你這弱掉了倒是真的~  老實和你講,你家會來美國一定有不為人知、不可告人的原因。我甚至猜測,當你想叫你爸媽踹共的時候,你爸媽就會有口難言,然後用生氣的方式敷衍過去。」

 

「X的! 慶仔你太神了! 全被你猜中了,我真是佩服的五體頭地~」

 

慶仔說得正中我心,我的確講不出來我家來美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我也發現我竟然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

 

 

 

同日下午,我住的大伯家

 

「奶奶~ 奶奶~ 我問妳一件事喔~  你偷偷地告訴我,到底我們家來美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啊?」下午放學回家,我問起奶奶。

 

「乖孫兒~ 這是秘密,秘密是不能說的啦! 不過,你為什麼會忽然想知道呢?」

 

「因為今天在學校,如此如此... 這般這般...  我一直都覺得很納悶,我們家在台灣不是好端端的嗎? 幹嘛要來美國呢?」

 

「唉... 其實,我們家在台灣並不是好端端的。算了~ 秘密一直守在心底,總有一天會憋壞的,俺就告訴乖孫兒你唄~  不要和你爸媽說,是俺跟你說的喔!」

 

 

 

民國八十六年 五月某一天的上午,台灣,我家裡

 

「欠債還錢! 殺人償命! 天經地義!」

 

這一天上午,我去上學,老爸也去開計程車,家裡只有奶奶、老媽還有妹妹在家。

 

有一個中年女人帶著一個刺青壯漢用力敲著我家的鐵門且大吼大叫。(我家是沒有電梯的台灣傳統公寓,位於三樓。)

 

「喂! 我只是欠你們錢,我哪有殺人!? 講這麼難聽,給鄰居聽到,你們要我的面子往哪裡掛啊?」

 

「好啊! 妳終於肯開門了! 趕快還錢啦! 潘太太!!」

 

「媳婦啊! 怎麼我們家又欠錢了? 這次是欠多少啊?」

 

其實我們家早在十年前就因為我爸媽做生意失敗的關係欠了好幾根手指頭的錢,不但賠掉了房子(所以現在的公寓是租的),現在債務也仍然沒還清。

 

「我... 我...」

 

「願賭服輸啦! 朋友一場,我已經給妳打折,還沒加利息咧~ 五百萬! 快點拿來!!」

 

聽奶奶說,老媽是一個麻將狂熱者,常上班時翹班,偷跑去打麻將打一整天,有好幾次都被奶奶逮個正著,可是上了賭癮的老媽講也講不聽,還是一直想再賭、戒不掉。

 

「哼! 不還錢,阿某哩系妹安抓?」

 

「安抓? 就john啦!!」

 

「碰!」

 

刺青壯漢先給我媽臉上一拳,然後用槍頂著我媽的頭。

 

「救命啊! 我要報警囉!!」

 

「哇! 有人要殺我馬麻~」

 

「不准叫! 否則要你們通通遭殃!!」

 

「我... 我... 我現在真的沒有錢啦! 我們家本來就每個月有好多錢必須還給銀行,我真的沒有多餘的錢還給妳啦! 等我... 等我... 下個月標了新會,再把錢還給妳好不好? 求妳啦~」被打成熊貓的老媽哭著求饒。

 

 

 

民國八十六年 十月初,紐約,我住的大伯家

 

「所以囉~ 我們家就是為了躲債才不得不逃到美國來,也剛剛好我們在這時獲得美國的移民批准,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難怪! 我從一年前就常看到家樓下站著個女人盯著我家看,一看就是好幾個小時,還不畏懼日曬雨淋呢! 真是佩服她要債的決心~」

 

「看看還事小,有幾次還有撒冥紙、穿喪服、頭綁白布條、哭天喊地的花槍呢!」

 

「奶奶,我有問題~  美國有這麼容易移民嗎? 那不是毎個欠債的人都會躲來美國? 這樣被欠錢的一方很衰耶! 天下會大亂!!」

 

「哪會這麼容易移民!! 我們家從十年前就因為想躲債而申請親屬移民,整整等了十年才排到,要是再晚一點,俺真怕我們家會被滅門!」

 

如果這是別人家的故事,那會蠻好笑的,但這是我家的事,就... 好像不值得同情,挺可恥的。

 

 

 

觀眾們,憋笑會得內傷,你們盡情地笑到脫肛吧~ 我潘大星允許你們!

 

千萬別用同情的眼光看我呦~ 因為再怎麼樣,這是搞笑小說~

 

----------------------------------------------------------------------------------------

 

下集預告:

 

去慶仔家玩,才知道這好色的胖子真的家世非凡、有錢的不得了!

 

去牛奶人家玩,才知道他家可真不是蓋的苦...

 

這就是紐約的名產-- 貧富差距。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和疑似女主角的大眼秋吵架,而且在學校也被大陸同學列為不歡迎台灣人的我,回到家後,卻被姑姑上了一課說……原來,我不是台灣人!

 

幾天後的早上,和大眼秋一塊兒搭公車時,沒想到大眼秋竟然說她對我有好感,可是我們卻在可能天雷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刻,忽然遭到陌生白人莫名其妙的欺負,而沒膽保護大眼秋的我 (男人?)也在此刻,顏面盡失。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十月初,紐約,學校英文課 

 

愛愛愛……康康康……服服…………( I come from... )

 

David! Please study hard at home, ok?

 

踢踢踢……秋,愛……莉莉……死心踏地……( Teacher, I really study... )

 

英文老師叫了一名學生唸課文,而這學生竟連一段最簡單的句子都無法順利唸完!我很驚訝,沒想到班上居然還有英文比我更爛的人。

 

牛奶人,你和我一樣,講英文會結巴耶每次聽你講英文,我都心有戚戚焉。」

 

這個英文比我更爛的學生,就是上次在食堂裡一口氣偷了十幾瓶牛奶的「牛奶人」(請看第7集)

 

「是呀我都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我回家都有在練習唸英文的啊!我還對著鏡子唸,看說,能不能克服障礙。可是來到學校,每當老師叫我當眾唸,我就是會唸不出來。」牛奶人愁眉苦臉地說。

 

「我懂我懂這種Fu,有些音就是沒法發出來,講話吞吞吐吐,聽起來好像喘氣似的,旁人聽了還以為我們是腦殘變態呢!」

 

瞭解這種痛苦的我,抓起了牛奶人的雙手不捨得放開,因為我在茫茫大海之中,終於遇見了可遇不可求的結巴同伴」。

 

「我弟跟我同時間來美國,現在他的英文進步得比我快。我媽說,要是我英文學不會、唸書不行的話,就叫我馬上去打工賺錢,不要再浪費時間上學了。」牛奶人跟我哭訴。

 

……我小學二年級的妹妹才上一個月的學,就已經能跟同學用英文對答如流了。我媽還說,我國三生怎麼連一個小二生都比不上?甚至她很氣憤地說,為什麼生了我這白痴兒子,真是家門不幸。」我也和牛奶人交換心裡的傷痛。

 

「嗚沒想到我遠從老家福州到他鄉美國來,能遇見大星你這位能深深體會我的『知音』

 

「嗯我才是三生有幸、七世修來的福氣啊

 

結巴見結巴,兩眼淚汪汪,就醬子,我和牛奶人成為了好朋友。

 

鹽酥雞0824(阿毛)..jpg  

 

(插畫-代班小天使 阿毛)

 

 

 

同日,學校食堂 

 

「牛奶人我很好奇耶你當初來美國的原因是什麼上次聽你說你家挺貧困的,你又沒什麼語言天分,那為啥還要來美國受罪呢」我問牛奶人。

 

「唉……這事說來話長了。在我們福州啊,男人不去外地闖天下、只待在家鄉裡,會被左鄰右舍笑話的。」牛奶人嘆了口氣。

 

有這種事喔」沒有聽過這般文化的我,很是驚訝。

 

「更誇張的你不知道!在我村裡啊,現在幾乎都沒男人了,因為男人全都出走了。」牛奶人說。

 

「哇靠

 

其實我家在福州一點也不貧困,算是小康家庭,生活還蠻怡然自得的。但來了美國後才知道,人民幣不值錢,當然就窮囉至於我家會選擇來到美國,也就是看上美金值錢,在美國打零工賺一個月,等於中國上班族賺好幾個月的薪水!如果我們在這裡賺錢,再把賺的錢寄回中國……我們馬上就變成富翁了耶

 

「嗯我家和你差不多,也是想在美國掏金。不過我家還有個比較特別的原因……」聽完牛奶人的故事,坐在同一桌的阿Lee學長也開始分享起他的故事。

 

「什麼原因」大家好奇地同聲問阿Lee學長。

 

「因為我爸媽離婚啦他們小倆口的關係,還搞到反目成仇呢香港小,我媽不想在街上遇見我爸和他的狐狸精,於是便想盡辦法移民來美國,而我又是跟我媽的,自然也就這麼來美國了。可是……

 

「可是什麼

 

 「我媽還是躲不了我爸!在我來了美國一年後,我爸也申請移民,因為他擔心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後,香港會變得不民主、沒自由,動不動就會被抄家……」

 

「哼你們這些都是小Case!我來美國的原因才叫勁爆」也和我們坐在同一桌、摟著一個女生、看起來就是花花公子的同學,也迫不及待地想與大家分享他的故事。

 

「怎麼勁爆法」大家很期待花花公子會講出什麼鬼。

 

「有一天,我在我女朋友家跟我女朋友妖精打架的時候,忽然她老爸闖進來抓姦在床」敬業的花花公子為了讓故事更深入觀眾的心,一邊講還一邊用十八禁的逼真動作演起故事來。

 

「喂你用詞用得很不恰當耶有沒有學過中文啊老爸抓女兒與男朋友水乳交融,怎麼能說抓姦在床呢你又不是和他老婆……就你女朋友她媽魚水之歡……」不管再好的戲,都會有人無聊找碴、吐槽的,而這個「嫌人」就是本閒人我。

 

「嗯得好我可以理解你的懷疑結果我後來發現,我女朋友的老爸並不是她的親生父親,而是她的PAPA。」花花公子說。

 

PAPA」聽到PAPA我好像在哪裡常聽到這個名詞,挺熟悉的……

 

「就是包養我女朋友的中年男子啦日本愛情動作片常見的男角色」花花公子解答。

 

果真PAPA是「那種爸爸」原來日本愛情動作片真的沒有欺騙消費者。

 

「這偽父女關係也太亂了吧不過,這跟你來美國有啥狗屁關係

 

「你們聽我說完嘛本來我女朋友的PAPA要給她搬家轉學遮羞,讓我們倆不能再見面,就此一刀兩斷、井水不犯河水,可是……

 

「可是什麼你快說嘛你的故事好精采喔」沒見過世面、還是童子之身的大夥兒叫花花公子別賣關子。

 

「我先喝口水……咕嘟咕嘟,可是有一天,我女朋友的肚子突然大起來了,於是她便跑來要我負責!說什麼PAPA看她肚子大了,不相信肚裡的孩子是的,所以PAPA就不再包養她了。」花花公子再喝口水,繼續講述他的「豐功偉業……

 

然後呢」這故事裡的男女關係,讓我聽了不想飆髒話都難。

 

「然後……雖然我書唸不好,但我怎麼樣都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學生,出外不好找工作,不可能養得活我女朋友跟我的小孩,我也不想這麼早做爸爸……剛好我是在美國出生,有美國身分,所以我就馬上逃到美國來了,連墮胎費都省了呢

 

「你們真他X一對狗男女!而你,更是隻畜生」我再罵。

 

「好說好說呵呵」罵沒用,因為花花公子毫不知恥,還很得意呢

 

「親愛的我跟你來美國的原因很像喔本來這是個秘密,我不打算告訴你的。」花花公子摟著的女生,也有了說故事的Fu

 

「哎喲妳太見外了,寶貝我們倆的感情之深,會那麼禁不起秘密的逆襲嗎我最大的優點就是包容了。」花花公子用很怪的表情對他摟著的女生笑了笑,好像是吃了催情聖藥似的淫賤不能移。

 

「那我說了喔……我就是被搞大的那個!我家覺得我做了見不得光的事,就逼我來美國避風頭,免得我這個敗壞門風的未婚小媽媽被周遭的三姑六婆閒言閒語。」不知為什麼,這女生一點兒也不慚愧地說。

 

「天啊這麼說寶貝,妳現在有小孩」花花公子似乎想甩開這可能已是小媽媽的麻煩女生。

 

「討厭我早就墮胎了啦我又不愛我前男友,才不想替他生呢我現在只愛親愛的你一個。」這女生輕輕拍打了花花公子的手臂一下,然後摟花花公子摟得更緊,還磨蹭來磨蹭去。

 

聽完,我差點沒把剛吃完的漢堡、薯條和牛奶全吐出來,原來,我眼前就有好一對狗男女……

 

「慶仔那你呢你來美國的原因是什麼」大家也問起了又翹課的慶仔。

 

「我嘛……因為我家是高調支持民進黨、反對國民黨的雲林深綠望族,現在國民黨又一直在當政,我那做大生意的阿爸對台灣政治失望,而且痛恨繼續繳稅給國民黨,就叫我媽帶著我哥和我來美國置產,順便把錢洗一洗。」

 

慶仔的故事並沒得到大家的共鳴,只有同是台灣人的我,才聽得懂他故事的奧妙。

 

大家來美國的原因一個比一個誇張,天下的確無奇不有,驚嘆大過於感嘆

 

大星,輪到你講了。你來美國又是瞎米鳥原因你的故事可不能輸人又輸陣喔」慶仔問我。

 

「嗯…………我聽我老爸老媽說,是因為美國好~美國妙~美國美國呱呱叫,才來美國的。」我答。

 

「就這樣他們沒給你具體的原因」慶仔追問。

 

「有啦就是美國不用像台灣一樣必須當兵浪費時間!還有,美國的任何一個高中、大學都比台灣的建中、台大好,留美的在台灣,就是上流……很瞎吧」我照我老爸老媽講的,一字不漏地轉述給大家聽。

 

「不瞎不瞎不過你這理由弱掉了倒是真的老實和你講,你家會來美國,一定有不為人知、不可告人的原因!我甚至猜測,當你想叫你爸媽踹共的時候,你爸媽就會有口難言,然後用生氣的方式敷衍過去!」慶仔懷疑,他認為我家不可能這麼單純地就來美國。

 

X慶仔,你太神了全被你猜中了!我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慶仔說的正中我心,我的確講不出來我家來美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我也發現,我竟然到現在還被蒙在鼓裡。

 

 

 

同日下午,大伯家 

 

「奶奶奶奶我問妳一件事喔~妳偷偷告訴我,到底我們家來美國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啊」下午放學回家,我問奶奶。

 

「乖孫兒這是秘密,秘密是不能說的啦對了,你為什麼會忽然想知道呢山東話奶奶說。

 

因為今天在學校,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一直都覺得很納悶,我們家在台灣不是好端端的嗎幹麼要來美國呢」我仍然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

 

「唉,其實我們家在台灣並不是好端端的……算了秘密一直守在心底,總有一天會憋壞的,俺就告訴乖孫兒你唄~但不要和你爸媽說是俺跟你說的喔(山東話)奶奶說。

 

<spa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派大猩&野狗阿徹 的頭像
派大猩&野狗阿徹

你們鬼哥の三貓流的某一年夏天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