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與牛奶人結為好朋友的我,聽完牛奶人講述他來美國的原因後,本以為牛奶人已經夠特別的,結果卻沒想到同學們的故事一個比一個誇張。

 

而我呢,奶奶和我爆出我們家前往美國的來龍去脈,之前都被蒙在鼓裡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家的精彩程度也不下於我的同學們。

 

-------------------------------------------------------------------

 

民國八十六年 十一月初,紐約,慶仔家

 

「這就是我家,水吧?」

 

「哇塞! 慶仔你家裡好大,好豪華喔!」

 

「天啊! 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軟、這麼大的皮沙發,還有這麼大螢幕的電視及閃亮亮的水晶燈呢!」

 

「呵呵~ 不然怎麼叫豪宅呢~」

 

放學回家,慶仔邀我和牛奶人去他家打電動,到了慶仔家,我才知道我住的大伯家還有姑姑家的房子跟慶仔家的房子相比之下,還真是夠破爛的。

 

搞不清楚大伯和姑姑這來美國二十年的資深移民是怎麼混的,竟然比不上慶仔這「二年級生」(在美國的第二年)。

 

「慶仔,你帶同學來玩啊?」(台語)

 

「阿姨您好~」

 

「咦? 聽你兩位同學的口音,好像不是台灣人耶...」(台灣國語)

 

「嗯! 我是中國福州人。」

 

「原來是阿六仔喔... 那你呢,這位長得像猩猩的同學?」(台灣國語)

 

「我是台灣人啊! 阿姨您聽不出來嗎?」

 

「我是聽不出來,因為你說話沒有台灣國語,所以我想你是外省人。」(台灣國語)

 

「就算我祖籍是外省,但我媽媽不是外省,而我也在台灣出生長大,我愛台灣這塊土地,我是如假包換的台灣人準沒錯啦!」

 

「那你會講台語嗎?」(台灣國語)

 

「我... 我不會講...」

 

「不會講台語,怎麼能說自己是愛台灣的台灣人呢?」 (台灣國語)

 

「我不會講台語,是因為我是被從山東逃難來台灣的奶奶一手帶大的,她不會講台語,當然我也學不到台語囉~」

 

「別找理由了~ 看電視不就能學到台語了嗎? 拍謝~ 阿姨我就是認為不會講台語,沒資格說自己是台灣人! 甚至,台灣人不用台語文,卻用中國語寫作是可恥的行為!!」(台灣國語)

 

沒想到慶仔他老媽的台灣族群意識這麼深,我還是生平頭一次被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

 

還有,台語文... 在台灣也沒幾個人會好不好! 用這樣的高標準要求台灣人,那麼台灣人不都幾乎厚顏無恥了嗎?  (方言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文字。硬要把方言文字化的目的到底在哪? 文字跟語言是兩碼子的事,現行的國語只是將中文字用國語​發音,一樣的中文字也是可以用台語發音的。誰說台語​就一定要另外找文字呢?)

 

什麼跟什麼嘛!?  明明大家都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挑撥族群分裂、促進種族仇恨,有意義嗎!?

 

 

 

「喂! 慶仔,你老媽怎麼講話這麼衝? 擺明對我和牛奶人有敵意嘛!」

 

「我上次就和你說過,我家是極‧深綠的家庭,當然嫉外省人和阿六仔如仇囉~」

 

「奇怪? 我在台灣時都從沒遇過像你媽這樣偏激的...」

 

「這原因呢,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外省人小朋友,我問你,你在台灣是不是住在台北?」(台灣國語)

 

「是... 是啊! 怎麼了嗎?」

 

「老實和你講,你也別介意,其實阿姨很不喜歡台北,也不喜歡台北人。」(台灣國語)

 

「為瞎米!? 台北曾惹到阿姨您了嗎? 您在台北有過痛苦的回憶嗎?」

 

「哼! 惹得可多了呢! 像台北人都以為台北以南的人都是南部人或是鄉下人。」(台灣國語)

 

「啊? 有這款代誌!? 可是我並沒有這種思想啊!」

 

「你還小,你不知道自從國民黨逃到台灣、硬是執政後,實施了不合理的外省權貴政策,把台灣國家重心都放在蔣阿公住的台北,外省人也大多住在台北,所以什麼好康的也都給台北和外省人。」(台灣國語)

 

「這... 這我真的不知道,在學校老師沒有教...」

 

「例如... 學校不准台灣人說台語、說台語要罰錢。 很多老芋仔明明沒有念什麼書,政府卻可以讓他們不用考試,就可以當小學老師,或是其他工作很涼的公務員,退休還有不公不義的18趴。你告訴我! 為瞎米佔總人口85%以上、以農民及勞工為主的台灣人族群,卻未能得到如此優惠的福利照顧,還必須負擔國家的主要稅收!? 這根本就是剝削嘛!! 是安抓!? 台灣人活該是三低一高(低所得、低文化水準、低社會階層、高年齡層)的X人嗎!? 還有... 還有最令台灣人憤怒、死傷台灣人幾萬的二二八大屠...」(台灣國語)

 

「阿母! 妳別講了好不好!! 我和同學要打電動啦!!!」

 

還好慶仔制止了他老媽,不然他老媽真的要沒完沒了。

 

唉... 為什麼上一代的人都要把仇恨延續到這一代呢? 你們上一代的自己單挑解決好不好? 不要連累這一代,這一代的我是無辜的啦!

 

 

 

「別理我媽了,咱們打電動~」

 

「你家的電玩真是多耶~ 不過... 怎麼全是盜版的?」

 

慶仔家的電視遊樂器從舊世代到次世代,有紅白機、超任配磁碟機、Sega Saturn、Playstation,可以說是應有盡有,遊戲數量也是超多到嘆為觀止,只不過呢,全是盜版的...

 

「你家這麼有錢,應該要買正版的才對啊! 你這樣很黑心耶,我看不起你!!」

 

「少白痴了啦! 你難道沒聽過,無奸不成商、無商不成富,我哥在美國就是在做盜版生意的,能A的錢不A,就是對不起自己的蠢蛋。」

 

「小朋友們~ 來喝飲料囉~」(台灣國語)

 

「你家這麼有錢,你媽媽是不是要給我們燕窩喝啊? 我好期待喔~」

 

結果,期待高,失望也高...

 

「媽媽咪呀! 怎麼會是白開水配方糖?」

 

「如果不甜的話,向我媽多要一顆,我想她應該是不會拒絕妳的...」

 

「小朋友們~ 晚上要留下來吃完飯嗎?」(台灣國語)

 

「不用了,阿姨,我們回家吃就好了...」

 

我不想留在慶仔家吃飯,因為看慶仔他媽招待飲料的小氣程度,肯定晚餐比粗茶淡飯還要更粗淡。

 

「慶仔,如果你同學要在我們家吃晚餐的話,就幫他們把冰箱裡早上沒吃完的稀飯用微波爐熱一熱,還有把剩下一點點的醬瓜和麵筋都吃掉好了,不要浪費。難得你有同學來我們家,我們要有待客之道,不能虧待人家。」(台灣國語)

 

果然... 不出我所料,慶仔他媽如果不虧待我們,便對不起她的待客之道。

 

 

 

「時候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對了~ 我還沒讓你們看過我家的愛駒呢~ 噹噹!」

 

「酷斃了! 你家有三台奔馳耶! 有貴氣的轎車、寬敞的休旅車、還有拉風的敞篷跑車!!」(大陸人叫賓士為奔馳)

 

其實看慶仔住豪宅,不難猜出他家開的車是名車,只是不理解為啥他媽會這麼小氣的對待客人。

 

「別看了,牛奶人~ 慶仔他家有賓士跟我們又有啥關係? 我們也只能看、不能坐。 慶仔,你覺得你媽會開車送我和牛奶人回家嗎?」

 

「你都知道答案了,還問我...」

 

「慶仔,叫你同學不要亂碰我們的車喔! 要是刮到或是弄壞哪裡,還要送去原廠修,又貴又麻煩。年輕活跳跳的學生就是要搭公車或是用兩條腿走路,順便和你同學說路上小心、一路好走ㄋㄟ!」(台灣國語)

 

有錢人都是小氣的嗎? 靠小氣來省錢而至富的嗎? 或是... 不歡迎我和牛奶人,直說就好了,用不著這樣吧!

 

 

 

過兩天,紐約,牛奶人家

 

「大星、慶仔,今天輪到我招待你們了~」

 

「不用了,沒關係,真的不用了啦!」

 

牛奶人覺得前兩天給慶仔「招待」很不好意思,因此也邀我和慶仔去他家玩,可是我們都知道牛奶人的家境貧困,所以我們比牛奶人更不好意思受他的招待。

 

「牛奶人,你家跟我家都一樣是住在地下室耶~」

 

「地下室不是不能出租的嗎? 地下室怎麼可以有廚房? 這在美國都是違法的耶!」

 

「小聲點啦! 就是因為違法的,租金才便宜啊!」

 

牛奶人全家五口租一個小小的地下室,裡頭沒有隔間,房間和廚房連在一起,房間裡擺著一張看起來絕對是撿來的很舊很舊的雙人床和沙發。

 

「這麼小一間地下室,你們一家五口晚上睡覺不是擠死了?」

 

「還好啦~ 我父親在外州打餐館,一個月才回來一次,而我媽在工廠裡做晚班的流水線,晚上不會回來睡覺的,所以床就我祖母和我弟睡,我打地鋪便行了。」

 

「你帶同學來玩啊?」(福州話)

 

「奶奶您好~」

 

「奶奶,妳今天又去撿寶特瓶和易開罐了啊? 真的是... 爸爸不是說叫妳別這麼辛苦了嗎?」

 

「這有什麼關係嘛~ 做資源回收賺點小錢、貼補家用,減輕你爸爸和你媽媽的負擔,這樣很好啊!」(福州話)

 

「哎喲! 奶奶,我不是和妳說過,不要撿垃圾桶裡的便當來吃了嗎? 很髒、很不衛生,吃了一定會生病的!」

 

「別怕別怕~ 不乾不淨吃了沒病,何況我聞了聞... 你也聞聞看,這咖哩飯沒有餿掉,還可以吃的。你爸爸和你媽媽賺錢這麼辛苦,新鮮好吃的讓你們先吃,尤其是你和你弟弟兩個正在發育的小孩子,奶奶我這老人家吃這個便行了。」(福州話)

 

牛奶人的奶奶真是顆催淚彈,其實呢,在紐約華人區的街上,常常會看到華人老人家在垃圾桶翻啊翻、挖啊挖,找寶特瓶和易開罐還可以理解,但把沒吃完的便當也收起來... 這種刻苦耐勞的精神真的太讓人佩服了。   

 

「對了~  你的同學要喝點什麼?」(福州話)

 

「不用了,奶奶~」我和慶仔深怕牛奶人的奶奶會從垃圾袋裡拿出喝剩一半的可樂出來。

 

「冰箱冰著幾罐可樂,自己拿,把我們家當作自己家,不要客氣啊!」(福州話)

 

「哇~ 是沒打開過的可樂耶~」

 

「是啊! 慶仔,妳媽真的該檢討了...」

 

 

 

「來打電動吧~ 我有超任和格鬥版的七龍珠喔~ 聽說你們台灣人特別會打電動,趕快教我怎麼破關。」

 

「你電視和電動也是撿到的嗎? 哪裡的垃圾桶這麼多寶!?」

 

「怎麼有可能連這些都能撿? 電視是房東租給我們的,電動是我弟向同學借的。」

 

「牛奶人,我一直想問你耶~ 大陸不是規定一胎化嗎? 你怎麼會有弟弟呢?」

 

「這還不簡單,我家是鄉下農村,中國這麼大,政府也是有管不到的地方啦~」

 

「我也有問題~ 你爸媽都在做工,奶奶也都這麼省吃儉用,你家怎麼會窮啊?」

 

「這個嘛... 我爸媽每天都上十多小時的班,兩個人加起來,一個月好說也有五千塊美金,還是現金,不用繳稅呢! 可是,這些錢我們家有大半以上都要還給人蛇集團。」

 

「人蛇集團?」

 

「嗯! 就是幫忙偷渡的人蛇集團,我們家有十幾萬要還給他們。 你們有所不知啊~ 我們全家是躲在運往墨西哥的船貨櫃裡,然後再由卡車載著貨櫃從墨西哥開到美國。唉... 又讓我想起很不願想起的事了...  貨櫃裡,想也知道又熱又悶,大家又不能出去,所以屎尿都得拉在裡面,臭氣連薰上天都沒辦法,我看有幾個人還沒等到美國就已經死在裡頭了。」

 

「......」

 

「有必要那麼辛苦嗎? 坐飛機不就好了嗎?」

 

「當然有必要! 我們中國來美國,不像你們台灣來美國這麼容易,我真的很羨慕你們可以跳機偷渡或合法移民的。」

 

聽完牛奶人的貨櫃人生,我深深覺得我和慶仔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啊!

 

 

 

「糟糕! 我想起一件事!」

 

「瞎米!?」

 

「我們明天要發第二次段考的成績單!」

 

「那又怎樣? 反正都是不及格,被老媽多罵幾次就會習慣了~」

 

「我媽才不會這樣簡單就放過我的啦! 如果我明天的成績全科都是不及格的話,明天就是我最後一天和你們做同學了!」

 

「最後一天?」

 

-----------------------------------------------------------

 

下集預告:

 

牛奶人說的最後一天,到底是什麼意思?

 

拿到一張爛成績單,原本在台灣功課很好的我,幼小心靈會不會受到打擊?

 

那麼,我又會有怎樣的應對措施呢?

 

--------------------------------------------------

 

(向上版)

 

 

 

前情提要:

 

與牛奶人結為好朋友的我,聽完牛奶人講述他來美國的原因後,本以為牛奶人已經夠特別的,結果卻沒想到同學們的故事一個比一個誇張。

 

而我呢,奶奶和我爆出我們家前往美國的來龍去脈,之前都被蒙在鼓裡的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家的精彩程度也不下於我的同學們。

 

 

 

 

 

2fa11176cff2a57491715073b3f862ac_n.jpg

 

 

 

 

 

民國八十六年 十一月中旬,紐約,慶仔家

 

「這就是我家,水吧?」慶仔開起他的家門,帶我和牛奶人進去他家。

 

鹽酥雞0831.jpg  

 

「哇塞! 慶仔你家裡好大,好豪華喔!」我說。

 

「天啊! 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軟、這麼大的皮沙發,還有這麼大螢幕的電視及閃亮亮的水晶燈呢!」牛奶人興奮地衝到沙發上坐了下來,還一副很Enjoy的表情。

 

「呵呵~ 不然怎麼叫豪宅呢~」慶仔臉上掛著「炫富」的討厭笑容。

 

放學回家,慶仔邀我和牛奶人去他家打電動,到了慶仔家,我才知道我住的大伯家,還有姑姑家的房子,跟慶仔家相比之下,真是夠破爛的。

 

搞不懂大伯和姑姑這兩個來美國二十年的資深移民是怎麼混的,竟然比不上慶仔這「二年級生」(在美國的第二年)

 

「慶仔,你帶同學來玩啊?」(台語)慶仔他媽聽到我們的聲音,從二樓走下來。

 

「阿姨您好~」我和牛奶人向慶仔他媽打招呼。

 

「咦? 聽你兩位同學的口音,好像不是台灣人耶......」(台灣國語)慶仔他媽皺起眉頭,感覺好像對我和牛奶人很厭惡,不歡迎我們。

 

「嗯! 我是中國福州人。」牛奶人說。

 

「原來是阿六仔喔...... 那你呢,這位長得像猩猩的同學?」(台灣國語)我和慶仔他媽才第一次見面,她就以貌取人,真的是很不禮貌可是她是我長輩,我又能怎樣呢?

 

「我是台灣人啊! 阿姨您聽不出來嗎?」我希望我說了我是台灣人後,慶仔他媽會歡迎我。

 

「我是聽不出來,因為你說話沒有台灣國語,你是外省人吧?」(台灣國語)慶仔他媽一口斷定我是外省人。

 

「就算我祖籍是外省,但我媽媽不是外省,而我也在台灣出生長大,我愛台灣這塊土地,我是如假包換的台灣人準沒錯啦!」我說。

 

「那你會講台語嗎?」(台灣國語) 慶仔他媽問我。

 

「我……我不會講……」我很慚愧地說。

 

「不會講台語,怎麼能說自己是愛台灣的台灣人呢?」(台灣國語)慶仔他媽對著我搖搖頭。

 

「我不會講台語,是因為我是被從山東逃難來台灣的奶奶一手帶大的,她不會講台語,當然我也學不到台語囉~」我急忙地解釋。

 

「別找理由了~看電視不就能學到台語了嗎? 拍謝~ 阿姨我就是認為不會講台語的人,沒資格說自己是台灣人!甚至,台灣人不用台語文,卻用中國語寫作是可恥的行為!!」(台灣國語)慶仔他媽的口氣越來越不好。

 

沒想到慶仔他老媽的台灣族群意識這麼深,我還是生平頭一次被台灣人不承認自己是台灣人。

 

還有,台語文……在台灣也沒幾個人會好不好!用這樣的標準來要求台灣人,那麼台灣人的數量不就要銳減了嗎? 

 

(作者按:方言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文字。硬要把方言文字化的目的到底在哪?文字跟語言是兩碼子的事,現行的國語只是將中文字用國語發音,一樣的中文字也是可以用台語發音的。誰說台語就一定要另外找文字呢?)

 

什麼跟什麼嘛!  明明大家都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的,挑撥族群分裂、促進種族仇恨,有意義嗎!?

 

「喂! 慶仔,你老媽怎麼講話這麼衝?擺明對我和牛奶人有敵意嘛!」我偷偷地和慶仔抱怨。

 

「我上次就和你說過,我家是深~~綠的家庭,當然嫉外省人和阿六仔如仇囉~」慶仔似乎早就料到會發生這種事。

 

「奇怪? 我在台灣時都從沒遇過像你媽這樣偏激的......」說實話,我挺反感的。

 

「這原因呢,你馬上就會知道了~」慶仔像是在等著看熱鬧。

 

「外省人小朋友,我問你,你在台灣是不是住在台北?」(台灣國語)慶仔他媽像是在問罪般的質問我。

 

「是……是啊! 怎麼了嗎?」我有點害怕慶仔他媽等一下會指責我什麼。

 

「老實和你講,你也別介意,其實阿姨很不喜歡台北,也不喜歡台北人。」(台灣國語)

 

「為瞎米!?台北惹到阿姨您了嗎?您在台北有過痛苦的回憶嗎?」如果慶仔他媽在紅塵滾滾中,曾被台北男人傷了感情,那我還可以原諒她對台北人有偏見。

 

「哼!惹得可多了呢!像台北人都以為台北以南的人都是南部人或是鄉下人。」(台灣國語)慶仔他媽氣憤地說。

 

「啊?有這款代誌!?可是我並沒有這種思想啊!」

 

「你還小,你不知道。自從國民黨逃到台灣、硬是執政後,實施了不合理的外省權貴政策,把台灣國家重心都放在蔣阿公住的台北,外省人也大多住在台北,所以什麼好康的也都給台北和外省人。」(台灣國語)

 

「這……這我真的不知道,在學校老師沒有教……」

 

「例如……學校不准台灣人說台語、說台語要罰錢。 很多老芋仔明明沒有念什麼書,政府卻可以讓他們不用考試,就可以當小學老師,或是其他工作很涼的公務員,退休後還可以領不公不義的18。你告訴我!為瞎米佔總人口85%以上、以農民及勞工為主的台灣人族群,卻未能得到如此優惠的福利照顧,還必須負擔國家的主要稅收!?這根本就是剝削嘛!!是安抓!?台灣人活該是三低一高(低所得、低文化水準、低社會階層、高年齡層)的X人嗎!?還有...... 還有最令台灣人憤怒、死傷台灣人好幾萬的二二八大屠......」(台灣國語)

 

「阿母! 妳麥勾共了好不好!! 我和同學要打電動啦!!!」(台語)還好慶仔制止了他老媽,不然他老媽真的會沒完沒了。

 

唉……為什麼上一代的人都要把仇恨延續到這一代呢?你們上一代的自己單挑解決好不好?不要連累這一代,這一代的我是無辜的啦!

 

「別理我媽了,咱們打電動~」慶仔搬出電動。

 

「你家的電玩真是多耶~不過……怎麼全是盜版的?」本來我是很羨慕的,可是看到盜版就開始有點鄙視了。

 

慶仔家的電視遊樂器從舊世代到次世代,有紅白機、超任配磁碟機、Sega SaturnPlay station,可以說是應有盡有,遊戲數量也是超多到嘆為觀止,只不過呢,全是盜版的。

 

「你家這麼有錢,應該要買正版的才對啊! 你這樣很黑心耶,我看不起你!!」我罵著慶仔。

 

「少白痴了啦! 你難道沒聽過,無奸不成商、無商不成富,我哥在美國就是在做盜版生意的,能A的錢不A,就是對不起自己的蠢蛋。」慶仔用歪理來讓自己的惡行正當化。

 

「小朋友們~ 來喝飲料囉~」(台灣國語)慶仔他媽叫著我們大家。

 

「你家這麼有錢,你媽媽是不是要給我們燕窩喝啊? 我好期待喔~」牛奶人高興地說。

 

結果,期待高,失望也高……

 

「媽媽咪呀! 怎麼會是白開水配方糖?」我很吃驚,因為我原本也是抱著第一次喝到燕窩的期待,結果卻是「這種」的……

 

「如果不甜的話,向我媽多要一顆,我想她應該是不會拒絕你的……」慶仔說得一點也不會不好意思,看來慶仔很清楚他家習慣用「這種」飲料招待客人。

 

「小朋友們~晚上要留下來吃完飯嗎?」(台灣國語) 慶仔他媽問我和牛奶人。

 

「不用了,阿姨,我們回家吃就好了……」我說。

 

我不想留在慶仔家吃飯,因為看慶仔他媽招待飲料的小氣程度,肯定晚餐比粗茶淡飯還要更粗淡。

 

「慶仔,如果你同學要在我們家吃晚餐的話,就幫他們把冰箱裡早上沒吃完的稀飯用微波爐熱一熱,還有把剩下一點點的醬瓜和麵筋都吃掉好了,不要浪費。難得你有同學來我們家,我們要有待客之道,不能虧待人家。」(台灣國語)慶仔他媽和慶仔千叮嚀、萬交待,好像深怕我和牛奶人把她家吃垮似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慶仔他媽如果不虧待我們,便對不起她的待客之道

 

「時候不早了,我要回家了。」我帶著不爽繼續待下去的心情說著。

 

「對了~我還沒讓你們看過我家的愛駒呢~」

 

想再炫富的慶仔帶我們到他家的車庫,秀出他家的車。

 

「噹噹!」

 

「酷斃了!你家有三台奔馳耶!有貴氣的轎車、寬敞的休旅車、還有拉風的敞篷跑車!!」(大陸人叫賓士為奔馳)牛奶人一看到名車,瞬間產生侵犯名車的衝動。

 

其實看慶仔住豪宅,不難猜出他家開的車是名車,只是不理解為啥他媽會這麼小氣地對待客人。

 

「別看了,牛奶人~慶仔他家有賓士跟我們又有啥關係? 我們也只能看、不能坐。 慶仔,你覺得你媽會開車送我和牛奶人回家嗎?」我拉住牛奶人,希望他別靠近慶仔家的名車,免得自討沒趣、惹挨罵。

 

「你都知道答案了,還問我……」慶仔說。

 

「慶仔,叫你同學不要亂碰我們的車喔! 要是刮到或是弄壞哪裡,還要送去原廠修,又貴又麻煩。年輕活跳跳的學生就是要搭公車或是用兩條腿走路,順便和你同學說路上小心、一路好走ㄋㄟ!」(台灣國語) 聽到我們在車庫的說話聲,擔心她家名車被非禮的慶仔他媽,在二樓用河東獅吼來警告我們。

 

有錢人都這麼小氣的嗎?靠小氣來省錢而至富的嗎?或是……不歡迎我和牛奶人,直說就好了,用不著這樣吧!

 

 

 

過兩天,紐約,牛奶人家

 

「大星、慶仔,今天輪到我招待你們了~」

 

「不用了,沒關係,真的不用了啦!」

 

牛奶人覺得前兩天給慶仔「招待」很不好意思,因此也邀我和慶仔去他家玩,可是我們都知道牛奶人的家境貧困,所以我們比牛奶人,更不好意思受他的招待。

 

「牛奶人,你家跟我家都一樣是住在地下室耶~」我說。

 

「地下室不是不能出租的嗎? 地下室怎麼可以有廚房? 這在美國都是違法的耶!」慶仔覺得地下室能住人這種代誌彷彿是另一個世界才有的。

 

「小聲點啦! 就是因為違法的,租金才便宜啊!」牛奶人說。

 

牛奶人全家五口,租一個小小的地下室,裡頭沒有隔間,房間和廚房連在一起,房間裡擺著一張看起來絕對是撿來的很舊很舊的雙人床和沙發。

 

「這麼小一間地下室,你們一家五口晚上睡覺不是擠死了?」我問牛奶人。

 

「還好啦~我父親在外地餐館打工,一個月才回來一次,而我媽在工廠裡做晚班的流水線,晚上不會回來睡覺的,所以床就我祖母和我弟睡,我打地鋪便行了。」牛奶人讓我和慶仔坐在沙發上,自己卻是坐在地上。

 

「你帶同學來玩啊?」(福州話)牛奶人的奶奶從外頭進門回家,手裡提著兩大袋東西。

 

「奶奶您好~」我和慶仔和牛奶人的奶奶打招呼。

 

「奶奶,妳今天又去撿寶特瓶和易開罐了啊? 真的是……爸爸不是叫妳別這麼辛苦了嗎?」牛奶人趕緊過去幫他奶奶拿那兩大袋東西。

 

「這有什麼關係嘛~ 做資源回收賺點小錢、貼補家用,減輕你爸爸和你媽媽的負擔,這樣很好啊!」(福州話)牛奶人的奶奶摸著牛奶人的頭,笑瞇瞇地和他說。

 

「哎喲! 奶奶,我不是和妳說過,不要撿垃圾桶裡的便當來吃了嗎?很髒、很不衛生,吃了一定會生病的!」牛奶人看到其中一大袋有吃剩的便當,很難過地向他奶奶勸說不要再這樣委屈自己了。

 

「別怕別怕~ 不乾不淨吃了沒病,何況我聞了聞……你也聞聞看,這咖哩飯沒有餿掉,還可以吃的。你爸爸和你媽媽賺錢這麼辛苦,新鮮好吃的讓你們先吃,尤其是你和你弟弟兩個正在發育的小孩子,奶奶我這老人家吃這個便行了。」(福州話)

 

牛奶人的奶奶真是顆催淚彈。

 

其實呢,在紐約華人區的街上,常常會看到華人老人家在垃圾桶翻啊翻、挖啊挖,找寶特瓶和易開罐還可以理解,但把沒吃完的便當也收起來...... 這種刻苦耐勞的精神真的太讓人佩服了。   

 

「對了~ 你的同學要喝點什麼?」(福州話) 牛奶人的奶奶問。

 

「不用了,奶奶~」我和慶仔深怕牛奶人的奶奶會從垃圾袋裡拿出喝剩一半的可樂出來。

 

「冰箱冰著幾罐可樂,自己拿,把我們家當作自己家,不要客氣啊!」(福州話) 牛奶人的奶奶指著他家舊到看似已經要報廢的冰箱。

 

「哇~是沒打開過的可樂耶~可是,不冰耶……」慶仔都已打開可樂喝起來了,但嘴還是嫌著。

 

「你嫌個屁呀! 比起來,慶仔,妳媽真的該檢討了!!」我馬上給慶仔飛踢。

 

 

 

「來打電動吧~我有『超任』和格鬥版的七龍珠喔~聽說你們台灣人特別會打電動,趕快教我怎麼破關。」牛奶人搬出他家的電動。

 

「你電視和電動也是撿到的嗎?哪裡的垃圾桶有這麼多寶!?」慶仔問牛奶人。

 

「怎麼有可能連這些都能撿? 電視是房東租給我們的,電動是我弟向同學借的。」牛奶人說。

 

「牛奶人,我一直想問你耶~大陸不是規定一胎化嗎?你怎麼會有弟弟呢」我也把心中對牛奶人埋藏很久的疑問說出來。

 

「這還不簡單,我家是鄉下農村,中國這麼大,政府也是有管不到的地方啦~」沒想到牛奶人的答案卻是這樣簡單,讓以為會很撲朔迷離的我挺失望的。

 

「我也有問題~ 你爸媽都在做工,奶奶也都這麼省吃儉用,你家怎麼會窮啊?」慶仔又發問了,看來我們真是想要對牛奶人搞個逼供大會。

 

「這個嘛……我爸媽每天都上十多小時的班,兩個人的薪水加起來,一個月好說也有五千塊美金,還是現金,不用繳稅呢!可是,這些錢,有大半以上都要還給人蛇集團。」牛奶人一邊打電動,一邊說道。

 

「人蛇集團?」我和慶仔皆被這名詞嚇到了。

 

「嗯! 就是幫忙偷渡的人蛇集團,我們家有十幾萬要還給他們。 你們有所不知啊~ 我們全家是躲在運往墨西哥的船貨櫃裡,然後再由卡車載著貨櫃,從墨西哥開到美國。唉……又讓我想起很不願想起的事了……貨櫃裡,想也知道又熱又悶,大家又不能出去,所以屎尿都得拉在裡面,臭氣都薰上天了,我看到有幾個人還沒等到美國就已經死在裡頭了。」牛奶人放下電動搖把,哭了起來。

 

「……」我聽了說不出話,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牛奶人才好。

 

「有必要那麼辛苦嗎? 坐飛機不就好了嗎?」何不食肉糜的慶仔說。

 

「當然有必要!我們中國來美國,不像你們台灣來美國這麼容易,我真的很羨慕你們可以跳機偷渡或合法移民的。」

 

聽完牛奶人的「貨櫃人生」,我深深覺得我和慶仔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啊!

 

 

 

「糟糕! 我想起一件事!」坐在地上打著電動的牛奶人忽然站起來大叫。

 

「瞎米!?」我擔心又有哪顆催淚彈要丟下來。

 

「我們明天要發第二次段考的成績單!」牛奶人很害怕地說著。

 

「那又怎樣?反正都是不及格,被老媽多罵幾次就會習慣了~」慶仔毫不在乎地說。

 

「我媽才不會這樣簡單就放過我的啦!如果我明天的成績全科都是不及格的話,明天就是我最後一天和你們做同學了!」牛奶人抱著頭、眼光泛紅,感覺他又要哭了。

 

「最後一天?」我不懂為啥牛奶人會講得這麼嚴重。

 

 

 

下集預告:

 

牛奶人所講的最後一天,到底會發生啥事?

 

拿到一張爛成績單,原本在台灣功課很好的我,幼小心靈會不會受到打擊?

 

那麼,我又會有怎樣的應對措施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派大猩&野狗阿徹 的頭像
派大猩&野狗阿徹

你們鬼哥の三貓流的某一年夏天

派大猩&野狗阿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